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特赦1959》背后的真实历史

时间:2019-08-15 12:08   编辑:本站

《特赦1959》背后的真实历史

  《特赦1959》剧照资料片  电视剧《特赦1959》最近在央视热播,这部电视剧围绕“特赦”主题,讲述了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领导人高瞻远瞩,对战犯进行改造和特赦的历史事件。 第一批特赦的战犯中,有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武、杜聿明、陈长捷、宋希濂,还有伪满皇帝爱新觉罗·溥仪。

  A  宽大为怀分期释放  关于战犯处理问题,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就作过重要批示:“把一批战争罪犯接收关押起来进行改造,要做到一个不跑,一个不死,将来也可以考虑一个不杀,分期释放。

”  1959年9月,经毛泽东批示同意,中共中央下发了《关于特赦战争罪犯的指示》。 全国人大常委会随后作出《关于特赦确实改恶从善战争罪犯的决定》。 1959年适逢新中国成立10周年,中国政府鉴于大批在押的国民党战争罪犯和其他战争罪犯10年间改造的现状,决定在10年大庆之际,对一批确实改过自新的在押战犯实施特赦。   12月4日,户外下着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东北抚顺战犯管理所内却温暖如春。 这里正在隆重举行首批国内战犯的特赦释放大会,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对国内战犯的首批特赦。 因此,所有参加这次特赦大会的在押人员,都显现出从未有过的兴奋和激动。 第一批特赦的战犯中,大多是些国民党高级将领,如王耀武、杜聿明、郑庭笈、陈长捷、宋希濂等,而作为伪满皇帝的爱新觉罗·溥仪,也在这次特赦之中。

当中国政府特赦首批33名国内战犯的决定公布以后,海内外的反应比3年前释放日本战犯时更加激动。

因为当时的台湾当局仍然与大陆隔海对峙,而中国共产党居然在此时对国民党在押战犯宽大为怀,实在令世人为之震撼。   接着,又对第二批50名战犯实施特赦,其中国民党战犯45名。 在45名获准特赦的国民党战犯名单中,出现了范汉杰、李仙洲这些战场上的强硬人物。

第三批特赦战犯68名,名单中出现了廖耀湘、杜建时等战犯的名字。 第四批特赦战犯35名,其中国民党战犯30名。

第五批释放53人,其中国民党战犯45名。 第六批57人,其中国民党战犯52名。

至此,共有改造好的296名国内战犯获得了新生。

  B  有能力的  安排适当的工作  1975年3月,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这次会议经过讨论,一致同意周恩来总理关于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犯的建议和华国锋副总理所作的说明,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争罪犯的决定》。

会上,华国锋发表讲话:“这次特赦释放的战犯共293名。 其中,蒋帮军官219名、党政人员21名、特务50名,伪满战犯2名,伪蒙战犯1名。 至此,在押的战争罪犯,即全部处理完毕。

遵照毛主席的指示精神,对这次特赦释放的全部在押战犯,每人都给公民权。

有能力的,安排适当的工作;有病的,和我们干部一样治,享受公费医疗;丧失工作能力的,养起来;愿意回台湾的,可以回台湾,给足路费,提供方便,去了以后愿意回来的,我们欢迎。

”  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向特赦战犯颁发了释放通知书。 特赦仪式在抚顺、西安、济南和北京同时举行。 这一天,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大礼堂内人头攒动,在押多年的战犯们脸上交织着兴奋和激动,聆听着法官当众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 3月23日下午,叶剑英、华国锋、吴德等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了第七批获得特赦释放的战犯代表,他们中有黄维、李九思、王秉钺、陈士章、沈策、文强等27人。

叶剑英代表中共中央讲了话。 黄维、文强等特赦释放人员代表也当场发言,纷纷感谢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宽大处理。

  C  愿意赴台的  给足路费设宴饯行  在第七批获释人员中,有280余名战犯向政府提出欲留在大陆生活和安排工作,有10名申请前往台湾与亲友团聚。 党和政府很快同意了他们的申请。   前往台湾的人员中,有原国民党第51军中将军长王秉钺、原国民党第25军中将军长陈士章、原国民党军统西南特区少将副区长周养浩、原国民党国防部青年救国军赣东青年服务总队少将总队长蔡省三等。

  对王秉钺等希望赴台与亲人相聚的获释人员,中央不仅给足路费,而且还在他们将要离开北京前往香港之前,由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童小鹏在全国政协礼堂设宴饯行。 抵达广州后,他们受到广东省委、省政府领导的亲切接见,并再次隆重饯行。

  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王秉钺动情地谈到他在抚顺战犯管理所里的生活:“我们的食住都得到了优待,共产党做到不杀不辱。 我们虽是战犯,但所居住的管理所跟普通民居差不多,吃的粮食和共产党干部一样。

我长期患胃病,在扣押时曾多次复发,每次都手肿脚肿,但每次都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曾有两次送北京及沈阳医院治疗……政府根据我们各人的情况批准回台湾,政府没有对我们有什么要求,也没有任务。

我的妻子、儿女都在台湾,我怀念他们,我想尽早与他们相聚。

”  D  赴台遭拒  重返大陆得安排  然而,当10名获释人员抵达香港以后,台湾方面对于他们的到来并没有表现出预想的友善姿态。

  10人在香港停留的时间只有7天,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台湾当局却没有任何欢迎他们回到台湾的表示。 他们不明白,当年在战场上为国民党卖命,被俘以后又坐了20多年监狱的他们,在得到中共的宽大处理和礼遇出境后,竟然连赶去台湾和亲人相聚的要求也得不到满足。

  就在这个时候,蒋介石于1975年4月5日在台北病故。

  不久,台湾领导人严家淦发表谈话,把10名获释人员统统称为“中共的间谍”,称他们“回台湾并不是为了探亲,而是在为中共做统战工作。

我们不欢迎任何间谍和统战工具”。 随后,又有消息说,如果他们想回台湾,唯一的办法就是以“难民”的身份,向“大陆难民救济总会”提出申请。 10名获释人员宁死也不肯以“难民”的身份向“大陆难民救济总会”提出赴台申请。

  王秉钺对返回台湾探亲产生了绝望。

经过思考,他于9月下旬从香港起程前往美国。

继陈士章、段克文、王秉钺赴美定居之后,周养浩也于11月办好赴美定居的一切手续,并于11月12日飞往美国。 面对台湾当局的冷遇,蔡省三、王云沛两人仍然不肯放弃在有生之年前往台湾与亲友会面的愿望。

经过慎重思考,两人决定暂留香港,将来在适当时候再飞往台湾。

赵一雪等3人则选择重返大陆,再返大陆后,他们都分别被安排到省级政协任职。   文据《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