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09章 脚正也怕鞋歪

时间:2019-05-15 15:27   编辑:本站

  偌大的植物园,各式各样的植物成百上千种,闵姜西以为老太太是喜欢植物才来看的,但是老太太一路走马观花,一会儿吐槽这棵树长得奇怪,一会儿嫌弃那朵花开的不够大,最后的结束语:“还是我们路边种的栀子花好,又好看又好香,这些都是中看不中用的。

”  闵姜西说:“我小时候屋后的栀子花有两人多高,要翻墙才能摘得到,现在好像都找不到了。 ”  老太太看了眼闵姜西,“你还敢翻墙?”  闵姜西眸子微挑,“您不要小看人,我是我们那里翻墙翻得最好的。 ”  闵姜西也跟老太太讲方言,大家交流起来毫无障碍。

  老太太说:“我家门口就有很大颗的栀子花,兴许你还来摘过。 ”  闵姜西道:“您这不是碰瓷嘛,我摘的是附近邻居家的。

”  老太太说:“你小时候住在桥南,我住在凌埠,也就隔着一条河,那时候很多小娃都在门口跑来跑去,其中有一个小女娃,总爱穿红色裙子,梳着两个小辫子,长得很漂亮,是不是你?”  闵姜西笑得无奈,“我小时候爱翻墙爬树,从来不穿裙子,头发剪得跟男生一样短,您一定是认错人了。

”  老太太狐疑,“不是你吗?我看着可有点像…”  许是老太太碰瓷儿太过,惹得一旁的楚晋行说:“那条河划船过去都要三十五分钟,绕路过去要两三个小时,怎么会有凌埠的人来摘你的花。

”  老太太闻言,很快道:“怎么没有?凌埠跟桥南的口音我还能分不清楚?你那时候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  楚晋行侧头看向别处,老太太念他,“搞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花啊树啊,还不如种些栀子花,好看又驱蚊。 ”  楚晋行一脸平和的回答:“好,我跟这里的人反映一下。 ”  老太太这才转过头继续跟闵姜西聊天。

  闵姜西亲眼见识了楚晋行跟老太太之间的相处方式,更加明白‘常美’生态园的意义,不像外界揣测的噱头,亲情牌,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应该如此,所以他从不主动提及。   先行的年会在这里开,闵姜西就没想过侥幸碰不到熟人,才逛了半个多小时,已经遇见几波熟面孔,他们不是深城区的同事,但在聚餐时见过,眼看闵姜西搀扶着老太太,楚晋行从旁跟着,不知跌了多少人的眼镜。

  闵姜西是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心底虚的不行,虽说脚正不怕鞋歪吧,但有时候鞋长得太歪,别人也看不出脚是怎么回事儿。

  偏偏楚晋行就是有雷打不动的定力,大家跟他打招呼,他一一颔首,表情云淡风轻。

  老太太毕竟年纪大了,一路逛着,走走坐坐,街边的长椅可以坐三个人,但每次闵姜西扶着老太太坐下,楚晋行都会避开,要么去买喝的,要么去一旁看手机,也不知道是真有事还是找个理由。

  逛了两个多小时,楚晋行没有休息过,闵姜西走到他身旁,出声说:“楚先生,您去坐一下吧。 ”  楚晋行说:“不用,你坐吧。

”  闵姜西说:“我去趟洗手间,您坐下休息一会儿。

”  楚晋行应声,闵姜西迈步离开。

  植物园的洗手间修得很漂亮,外面是仿热带雨林屋的设计,里面也很大,颇有点九曲十八弯的意思,因此闵姜西走进去的时候,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说闵姜西跟楚总在逛植物园,吓得我赶紧赶过来瞧瞧,这是要公开的节奏?”  另一个女声说:“怪不得在深城惹出那么大的事还能高调来年会,丁恪一口一个学妹喊着,感情是正宫娘娘。 ”  “大老板的女朋友,要是我我也供着,我现在就搞不清一件事,到底是丁恪借闵姜西上位,还是闵姜西借丁恪上位。

”  “反正他们都是一个学校的,保不齐早年就认识。 ”  “大老板这些年一直没什么绯闻,闵姜西才去深城,马上就沦陷了,啧……”  “英雄难过美人关,以前没绯闻,也许只是我们没看到。 ”  “也是,关键他长得也太禁|欲了,就算没钱没势也想谈场恋爱试试。

”  “你是想谈恋爱吗?感觉你要饿虎扑食……”  两人对着镜子补妆,镜子中突然显现出闵姜西的身影,她旁若无人的走至盥洗池处,低头洗手。   两个女人顿时表情僵住,各自对视一眼,无比的…不安,眼下的情形已经不能用尴尬来形容。   闵姜西洗完手,抬起头,对着镜子中的两人微微勾起唇角,笑了笑。

  两个女人马上挤出笑容,当真是笑比哭还难看。   闵姜西什么都没说,转身往外走,默默地记住了这两张脸,等回头看看是哪个城区的。   汉城的冬天,气候一日三变,中午还是大太阳,一阵乌云就暗了天,关键雨是说下就下,毫无征兆。   闵姜西带着老太太躲在建筑边沿下,这边车子开不进来,楚晋行说:“你们等一下,我去买伞。

”  他冒雨出去,不多时回来,手里多了两把雨伞,其中一把递给闵姜西,“附近的店就剩下两把,我们先出去,车在门口。

”  闵姜西自己撑一把伞,楚晋行撑开另一把,罩在老太太头上。

园区的伞本就是捎带脚卖的,质量暂且不论,透明的,很小一把,一个人将将够用,楚晋行跟老太太身高最少差了三十公分,他要是打太高,老太太遮不到,他要是迁就老太太,自己大半面身子都在伞外。   闵姜西见状,忙上前道:“你自己打,我跟奶奶用一把。

”  闵姜西将自己的伞打在老太太头顶,掺着她往前走,楚晋行跟在她身旁,闵姜西走了几米觉得不对劲儿,一转头,他的伞有大半都在她头上,浅灰色的外套阴湿一片,变成深灰色。

  “您不用给我打,我们够用。 ”  “没事,小心脚下。

”  这么大的植物园,外人进来也不好找,三人走至门口,司机才拿伞跑下来接,闵姜西护着老太太,楚晋行又护着她,两人几乎都没淋着,只有楚晋行,上车后脱下外套。   车内开着暖风,几分钟后停到酒店门口,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撑伞来接老太太,估计是老太太口中的小肖‘肖阿姨’,楚晋行也撑伞下车,车门打开,闵姜西面前是一双西装裤腿,头顶是一把黑色大伞。

  同一时间,酒店门口驶来一辆黑色私家车,坐在副驾处的人死死盯着同一把黑伞下的两人,神色阴郁,冷过外面的阴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