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略论广智书局的日本史书译介活动 什么二级感受细胞

时间:2019-06-09 07:19   编辑:本站

略论广智书局的日本史书译介活动 什么二级感受细胞

通过书局的盈利来维持保皇会的运行。 笔者认为,康、梁等人创办广智书局并不是一时性起,而是有了很长时间的筹划,并进行过实践。 康有为在年开始撰写《日本书目志》,年月完稿,对日本新出各书已基本了然于胸。

年,梁启超撰写了《变法通议》,在《时务报》上陆续发表,其中有一节《论译书》,专门探讨西书翻译存在的问题,提出译书是“强国第一要义”。 年大同译书局创办,可以说是康、梁出版思想的一次实践,但是大同译书局仅存在年余就被查禁了。

年,梁启超指出:学生日多,书局日多,报馆日多,是黑暗中国的一线光明所在,书籍是改变中国人观念,激发国民爱国心的一大源泉。

其二,设立书局便于自著图书出版。

虽然康有为、梁启超因戊戌变法在国内赢得了名声,但是变法失败以后,他们的著作出版受到了影响,没有出版机构敢于出版他们的著作,他们只能选择国外的出版机构来出版图书。 其三,国内设立书局能够盈利。 康有为认为,“八股新变,考试皆取外国之学,以数百万之童生,数十万之秀才所用,故新书大销争售。

外国土地、宫室、人物影相亦争售,四川、云南、甘肃之僻地,价皆数倍,观今广智书局昼夜赶印不及可见。

”广智书局年前后发行的出版物印证了这一点。

据上海书业公所总董席裕福年月统计,年前上海的书局书庄有个,张仲民教授统计晚清上海存在过的书局有家。 由此证明,书局肯定是盈利的。 书局不仅要支付雇佣员工的工资,还要支付稿费、房租等一系列费用。

如果没有利润可图,书局肯定不能够长久存在。

年、年连年亏损,书局不得已,在年夏改由梁启超的弟子何擎一负责。

管理财务的黄慧之又涉嫌贪污,把书局推向了崩溃边缘,直到年初,书局方解决此问题。

这导致后来广智书局的著者、译者中多为康氏门人。

在稿件翻译方面亦如此。

梁启超在给康有为的信中提到:“前弟子收译稿,而稿不可用,或有先支译费,无交稿者,其数亦不下三千左右”,其中湘中人占三分之一,同门人占三分之一,日本人翻译占三分之一。

图书印刷不及时也是书局发展的障碍。 书局最初拟定的出版方案并没有得到落实,康有为撰著的《物质救国论》也延期至年方才出版,康有为也因此大为光火。 年以后,广智书局的图书出版在社会上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以至于在年统计的出版机构名录里面,竟然找不到广智书局的名字。 按照常理推算,曾经在上海有很大影响的出版机构,应该不会被故意漏掉。 没有统计在名录中,说明其在年前后所出版的出版物太少,以至于被人们所忽略。

广智书局还面临图书被盗版,同行业竞争激烈的困境,微薄的图书收益不足以支付股东的分红。 书局虽维持至年,但是在书局最后存在的四年时间里已经出书极少。 广智书局出版物及特点世纪初年,从日本译介图书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

开明书店主持人夏清贻写道:“自志士东游以来,译本书如风发云举,一切学科日渐进步,政法诸书尤辟浑茫,欧西巨子之学说,滔滔飞渡重洋,竞灌输吾同胞之意识界矣”。

余种,平均每年出书近三十种。 在书局最初成立的年、年,两年共出版图书余种,占广智书局出版物总数的。

自年至年的六年时间中,广智书局出版图书种,占出版图书总数的。

年至年,书局出版图书数量仅占总出版物的左右。 广智书局认为凡有用之书,皆随时刊布。 种,占总出版物数量的一半左右。

而在译介的外国著作中,译自日本学者的作品又占据了多数。

仅有极少数作品译自或者转译自美、英、法等国学者的著作。

这与当时在华的外国出版机构译介图书对象有极大差异。

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大量聘请西人,翻译西史,历史科目建设相对完备,形成了“支那史”、“东洋史”、“西洋史”研究机构,出版了丰富的历史著作。

种,翻译著作种;出版康有为著作种,主编期刊种。

担任外文图书翻译的译手主要有赵必振、麦孟华、麦仲华、麦鼎华、梁启超、周逵、罗伯雅、陈鹏、罗普等人。

赵必振翻译了种日文图书,成为书局出版物译介的主力军。 种。

上海开明书店股东王维泰在《汴梁卖书记》中写道:“场前买书者,类皆取地理历史两部,杂著能阅者尚多,至教育一门,则寥寥无几。

”广智书局的历史、地理、政治类图书经常出现“赶印不及”的现象,一书年内再版并不稀奇。

清政府废除科举考试之后,学堂大兴,教科书又成为广智书局的出版对象。 然而,广智书局没能够成为学部审定的教科书出版机构,所出版图书积压甚多。

广智书局所出历史类图书除此以外,中国传统文化中“经”、“史”占据了重要内容,“经”属于上层建筑层面,“史”属于实学层面。 以史为鉴,发挥史学的求真致用的功能是历代学者、知识阶层追求的目标。 广智书局最初关注历史类图书出版,一方面是输入新知,唤醒国民,另一方面是书局盈利的需要。

种。 其中,国人自著种,译介国外著作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