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1章 侧妃,这是好事

时间:2019-05-15 17:45   编辑:本站

  夏小满?  孤飞燕之前还不了解,但是,走了一趟花月山庄,她就心中有数了。 夏小满那小人精儿一直都是拿着天武皇帝的好处,帮靖王殿下办事呀!他可没少给天武皇帝吹耳边风。

  看着天武皇帝那意味深长的笑,孤飞燕很肯定天武皇帝和她当初一样,低估了夏小满那兔崽子!她特别想给天武皇帝一个更加意味深长的笑颜,但是,她还是忍下了。   她故作震惊,“满公公?”  天武皇帝退了回去,仍旧微笑,笑意却更加意味深长,他说,“丫头,你回去吧。 好好考虑考虑朕今日说的每一句话!”  那还有什么好考虑?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当然是要答应!  能获取天武皇帝这边情报的同时,还能联手夏小满提供假情报,这老皇帝若知晓自己英明一世,最后栽在她和夏小满两人手里,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当然,孤飞燕更关心的是自己答应天武皇帝之后,是不是很快就能了解到大皇叔的行踪了?  泽太子说大皇叔要明年才会回来,靖王殿下已经在留心了,毕竟,他们至今不知晓大皇叔去北疆做什么,得防着大皇叔忽然杀回来。

  孤飞燕起身来却没有走,而是又福身行了个礼,“皇上今日对下官的教诲,下官铭记于心。 皇上如此信任下官,下官愿听凭吩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她既要表现出惶恐,后再表衷心,如此一来,天武皇帝才会相信自己那“恩威并施”是对她有效的。

  果然,老皇帝欣喜了,“丫头,你没有让朕失望!朕就喜欢你这么聪明的孩子。

呵呵,这事就这么定了!”  孤飞燕连忙问,“下官如今身为御药房大药师,平白无故再入靖王府为婢,怕是不妥当,且靖王殿下必起疑心。 不知道皇上打算如何安排?”  对这事,孤飞燕是真的好奇。

  天武皇帝捋起胡子来,笑得颇为神秘,他说,“孤药师,你救了太子,朕还未赏你。

”  这……  孤飞燕不明白。   天武皇帝笑而不语,梅公公连忙上前,将天武皇帝要在靖王收拾了祁家之后,公开太子遇刺的真相,当朝嘉奖孤飞燕,立孤飞燕为靖王侧妃的打算全都说了出来。

  梅公公都还未说完,孤飞燕就不淡定了,惊声,“靖王侧妃?”  天武皇帝非常肯定,“正是!”  “这……”  孤飞燕这震惊不是装的,而是真正的吓着了。   天武皇帝和梅公公交换着眼神,他们都瞧不出孤飞燕是受宠若惊,还是不愿意。 若是别的女子,那自然是受宠若惊的,可是,这丫头不一样!这丫头被靖王酒后乱性,拥着同塌而眠一整宿,她都拒绝让靖王负责。

而也恰恰是如此,他们才敢这么用她。   孤飞燕愣着,迟迟都没做声。   沉默了好一会儿,天武皇帝终于忍不住,朝梅公公使了个眼色,梅公公连忙试探,“孤药师,想必您也知道,靖王殿下心头上正妃的人选是韩家堡的韩三小姐。 这侧妃之位,不算亏待您吧?”  亏待?  孤飞燕这才抬眼朝梅公公看去。   若算起身份来,还真不是亏待。

  虽然侧妃为妾,可是,靖王侧妃这位子那也是众多名门之女,大家闺秀挤破脑袋想得到的!天武皇帝之前挑的那些秀女,哪一个不是貌相出众,才艺丰富,出身良好的女子?其实,别说是侧妃的位置,就说婢女的位置,那也是众多女子梦寐以求的呀!  她一个退过婚的女人,又出身普通,能成为靖王侧妃其实不是亏待,而是高攀了。   但是!  她一点儿都在乎这些身份呀!  此时此刻,她满脑子里想的就是有件事,那就是她若成为靖王殿下的侧妃,靖王殿下会不会假戏真做……耍流氓?  早知道天武皇帝会出这么损的招,她就不那么快表态了!  现在,怎么拒绝?  孤飞燕嘀咕起来,“下官……没想那么快嫁人?下官要嫁的,必是心悦之人。 皇上,可还有别的法子?”  天武皇帝先是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他没想到孤飞燕这丫头竟还有这等单纯的女儿心思。   梅公公也忍不住呵呵笑,他低声劝说,“孤药师,皇上和大皇叔定不会亏待您!将来,靖王府不是靖王说的算,亦不是正妃说的算,而是您呀!待您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呵呵,到时候您心悦之人,自会是您囊中之物!”  孤飞燕惊得脸都僵了。   没想到梅公公会给她灌这种迷魂汤,画这么大的饼!是当她傻,还是太高估了她的野心?  她朝天武皇帝看去,竟见天武皇帝笑而不语,似乎也认可梅公公的劝说,似乎很有信心她会答应。   孤飞燕仍旧想拒绝,可是却拿捏不好分寸,生怕自己的态度让如此自信满满的天武皇帝多想。   她忍不住暗骂起自己机关算尽,竟栽在这种有苦说不出的阴沟了!  她只能先答应了,然后去找靖王殿下好好谈判谈判,毕竟,这阴沟不算是天武皇帝挖的,某种意义上算是靖王殿下挖的!  孤飞燕故意露出了期待的表情,“下官明白了,谢谢皇上器重!”  天武皇帝大喜,“呵呵,很好!回去吧,好好等消息吧。

”  孤飞燕离宫之后,原本打算好好琢磨几日再去见靖王的。

可是,向来淡定的她这一回怎么都坐不住。

  坐立不安了一天,翌日晚上,她就去了靖王府。

  君九辰刚刚从大慈寺回来,风尘仆仆的,走的也是后门,和孤飞燕撞上了。

  他是意外的,问道,“这么晚了,怎么了?”  孤飞燕心下又尴尬又不安,道,“殿下,下官有件事,想认真地同您谈一谈。 ”  君九辰蹙起眉头,说道,“你先同本王说说,你有那些事不是认真同本王商谈的?”  这……  孤飞燕猛地抬眼看去,一时无话。

  “进来。 ”  君九辰冷冷丢下这话,就先进门了。

孤飞燕连忙跟进去。   君九辰就近寻了一处亭子坐下,孤飞燕深吸了一口气,才大步走过去,她道,“靖王殿下,皇上打算将下官立为您的侧妃,监视您。

”  一听这话,君九辰刚举起茶杯的手微微僵住了。 只是,他很快就将茶送到嘴边,挡住了嘴角轻轻泛起的弧度。

  他反问道,“当真?那是好事!”  他还在筹谋的事,父皇竟先了一步?虽然他谋的是正妃,父皇谋的是侧妃,不过,这依旧是个好消息,他能省很多心思。   孤飞燕看不透他的心思,也懒得猜测,她无比认真地说,“确实是好事,所以下官答应了,下官今夜特来同殿下就此事约法三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