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6章 让全世界都知道

时间:2019-05-15 21:59   编辑:本站

  看到靖王府的人,孤飞燕是十分意外的。

  满城都在议论韩虞儿,靖王殿下还如此高调包下福满楼宴单独宴请她,这是要将她捧上天了吗?  莫非,在佛诞盛会期间,靖王殿下对韩虞儿有什么打算?要求娶吗?他怎么也没跟她提过呀?不过,这事算是他的私事,他不提也是正常的。

  思及此,孤飞燕心里头有种说出的感觉,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堵。

可是,她又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的。   她很快忽略了心头那一抹复杂的情愫,跳下马车。   就算遇到了他们,她也不打算离开。

  唐静和两位夫人给了她这么大的面子,那么瞧得起她,她绝对不能亏待她们的。

再说了,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都要高韩虞儿一截。 且是她们定位子在先,凭什么让呀!  孤飞燕刚跳下马车,第一顶轿子里的人就下来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小满。

  夏小满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孤飞燕,他愣了。 要知道,打从孤飞燕和靖王殿下合作之后,他就一直躲着孤飞燕,生怕这“丫头”记以前的仇,找他的茬。

  “孤飞……孤药师,好巧,你……”  孤飞燕没理睬他,朝后面两顶轿子看去。

这时候,最后一顶轿子的帷幕被掀开了。 孤飞燕有些紧张,谁知道,走下轿子的人并非靖王殿下,而是礼部尚书于大人!  咦……  靖王殿下没来?  刹那间,孤飞燕的嘴角就勾了起来!  这三顶轿子是接待外宾专用的,中间轿子里的绝对不会是靖王殿下,也不会是别人,只能是韩三小姐韩虞儿!  孤飞燕的视线落在中间那顶轿子的帷幔上,心里头那叫一个惊喜呀!  她也无暇深究自己到底为何而惊喜,她只知道,就算靖王殿下亲自作陪她都没打算让,何况是夏小满和于大人作陪。 今日这福满楼全斋宴,她是吃定了!  于大人下轿后就匆匆朝中间的轿子走来,都没注意道前面的孤飞燕的。 他亲自掀起帷幔,七分客气,三分狗腿,“韩三小姐,福满楼到了,请下轿。 ”  果然是韩虞儿!  韩虞儿端坐在轿子里,并不给于大人面子,而是低声问到,“满公公呢?”  于大人无奈,只能说,“韩三小姐稍等。

”  韩虞儿等着,嘴角扬笑,三分得意,七分喜悦。   两个月前晋阳城里就有传言说天武皇帝打算派遣媒人上门说媒,甚至已经令礼部准备聘礼要靖王殿下亲自南下上门求娶,她在晋阳城里多少是有些耳目的,自然了解道了这个消息。   她一开始只当是天武皇帝为同韩家堡结盟,而强迫靖王殿下。 毕竟靖王殿下为何对她有例外,她心里头比任何人都清楚。   后来,这些谣传非但没有被澄清,而且传越越热闹。 她就越发相信天武皇帝同韩家堡结姻亲之好的决心。

  她的义母苏夫人也早有同君氏皇族结盟的打算。

得知了此事后,义母令她带了随手礼,令她一到晋阳城就要去拜见天武皇帝。   义母说,“虞儿,婚事尚是传言,你见了天武皇帝切勿提及婚事,只代为母表达未能亲自出席佛诞盛会的歉意,天武皇帝自是会明白咱们的态度。

”  义母还说,“虞儿,天武皇帝至今没有改立靖王为太子,这父子二人怕是有间隙。

你千万记住,见了天武皇帝,切勿表露为母对靖王的欣赏。 你务必让天武皇帝明白,咱家为母想结盟之人是他,而非靖王。 ”  其实,她并没有完全琢磨明白义母这两句话的真正含义,更琢磨不明白义母到底是想同天武皇帝合作,还是靖王殿下。 她也不敢多问,她打从跟着义母之后,就一直假装聪明伶俐,一点就通。 义母说的话,她就算不懂也硬着头皮装懂。 她只知道,哪怕是不懂,只要照做就不会出错。

  她原本抵达晋阳城后,是想直接跟礼部于大人入宫好好表达表达义母和天武皇帝合作的诚意。

有天武皇帝的态度,有义母的支持,她绝对豁出去了,她不管靖王殿下愿不愿意,靖王妃的位置,她都要定了。   她相信,只要自己有机会天天伺候靖王殿下左右,以自己手腕,哪怕是蛊惑,也要蛊惑得靖王殿下对她欲罢不能,夜夜恩宠。   然而,令她惊喜的是,她刚刚进晋阳城城门,不仅仅看到了礼部于大人,而且还看到了靖王府的大管家夏小满。

夏小满居然替靖王殿下对她表达未能亲自来接待的歉意,而且直接将她接道靖王府里去住下了。

  她至今都没见道靖王殿下本人,她就婚事问了夏小满好几回,夏小满都含糊其辞,只说靖王殿下要他好好伺候好她。

但是,靖王殿下都允许她住到靖王府里去了,她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呀!要知道,除了大慈寺签文指定的孤飞燕之外,至今就没有哪一个女人住进靖王府过!  她一路上欣喜若狂,而一踏入靖王府大门,更是高兴得将义母交代的话全都抛道了脑后。

  她想,靖王殿下一定是想明白了,一定是心甘情愿想娶她了!  其实,今夜是她特意让夏小满和于大人带她来福满楼的,也是她要求夏小满包下整个福满楼的。

  佛诞盛典期间,来晋阳城的不仅仅是君氏皇族邀请的贵宾,还有晋阳城中各权贵大家邀来的宾客,甚至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礼佛的人,可谓是八方宾客汇聚,而福满楼的斋宴最为受欢迎。   她要借这个机会,将婚事传言坐实了!更要八方宾客汇聚的大好时机,好好地风光一把!她要让整个玄空大陆的人都知道君九辰有多宠她韩虞儿,君九辰真的要娶她了!  韩虞儿端坐在轿子里,耐心等着。   于大人已经发现了夏小满和孤飞燕站在一块,颇为意外,连忙箭步走过去。

  他并不知道唐静那三位贵客拒绝礼部招待就去了孤家,更不知道她们就在马车里。

他不敢让韩虞儿等太久,只同孤飞燕作了个揖,便对夏小满低声,“满公公,韩三小姐要您亲自过去请。

”  夏小满哪知道孤飞燕来做什么?他都好几天没见着靖王殿下了,奉命行事,自己都琢磨不透靖王殿下的心思,哪敢跟孤飞燕说太多。

  于是,他将孤飞燕晾下,箭步朝韩虞儿那边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