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擦身而过,从此云淡风轻-伤感文章-情感文章-幽默笑话

时间:2019-07-12 16:16   编辑:本站

擦身而过,从此云淡风轻-伤感文章-情感文章-幽默笑话

文章内容擦身而过,从此云淡风轻修改时间:[2012/08/1421:52]阅读次数:[789]发表者:[沩筱]某年某月就算再让我与你擦身而过,我也已不是我,你触碰不了我的心中那最深的角落。 还执著着什么呢?你的香气早已弥漫风中,而我已有云淡风轻的天空。 ——题记刚看完顾漫的《何以笙箫默》,我放下手中早已冷却的蓝山咖啡,唇齿间残留着蓝山特有的醇香。

黎墨,我终究是明白你为何喜欢蓝山的原因;可你,早已淡出我的世界里。

2012年6月。 “今年第5号热带风暴‘泰利’17日晚上11时在南海海面生成后,已于昨天上午8时加强成为强热带风暴。

至昨天下午3时,其中心已移到位于本市西南方向约1250公里的海面上。

气象部门预计,‘泰利’中心将以每小时15公里左右的速度向东北方向移动,于今天夜间穿过台湾海峡,明天进入浙江南部沿海。 受其外围环流影响,今天下午到明天上午我市阴有阵雨,南部雨量中等,局部大雨。

宁波南部海面今天夜里到明天有7级至9级偏东风,北部沿海海面风力6级至8级,明天宁波外部海面风力可达8级至10级。 请注意海上作业安全……”电视里的天气预报还在继续,而我的心早已随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乱了方向。

就像你离开的那天,窗外下着漂泊大雨,狠狠撞击着我的心。

多年后,走在同一条小路上,我还是会突然想起,我们曾经生活在同一个小区里,却很难遇见。

记得那是在我七岁的时候,由于父母工作的关系,我辗转换了好几个幼稚园.在那年冬季时分,受风而发烧了。

父母终究是不忍看我受苦,把我送回了这个小区的一所幼稚园。

我曾经在这读过几个月,班里的小同学们依旧,那个我走后空着的座位依旧,只是那些人,却陌生了。

只有他,在我因陌生而感到不安时,硬生生闯进了我的世界。 忘不了那时的他对我说:“欢迎你回来。 ”那一霎那的惊喜,在我幼小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记,满满地溢着感动。 那时的他,白皙的脸颊上镶嵌着一双墨色眼眸,小小年纪却一副大人样,爱耍酷,班上很多小女孩都喜欢他,或许包括自己吧。

如今却是怎么也忆不起后来那几年的幼稚园生活是如何度过的,只模糊地记得还是在那所幼稚园,而他,却不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再次遇见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那天老师带来了一个转校生。

当他走进班门的那一刻,我沉寂的心好像一下子又活了过来,扑通扑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可这时的他,好像变了什么,我说不出来。

还是那副爱耍酷的样子,还是那张白皙的脸庞,却不再是那双澄澈似水的墨眸了,他的眼神深处有好多我看不懂的情绪暗潮涌动着。 那时我才知道,他叫黎墨。

三年级的他,年纪虽小却有种沉稳的感觉,班里好多男生崇拜他,女生也偷偷喜欢他。 可我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不记得我了。

或许他从来都没记得我,我有些自嘲地想着。

三年级这一学年里,好像是一直跟他争吵斗嘴度过的。

还记得有一次,放学时候我们在扫地。 突然听到有个男生喊他:“立绪。

”我不知怎么的就条件反射,一个咳嗽把刚喝到嘴里的水全都喷了出来,好死不死地正好有些喷到他的身上。 想不起他当时是怎么反应的了,不过也就是生气吵两句吧。

慢慢的过了一年,上了四年级,我们虽然依旧吵闹斗嘴,却熟悉了不少。

他喜欢喝蓝山,我曾经很奇怪地问他:“咖啡有什么好喝的啊?那么苦!而且爸爸妈妈说喝太多会失眠的,对身体也不好。

”只依稀记得他说:“你不明白的。

”是啊,不明白,才无法体会你的心情,才会越走越远。 命运说,发生碰撞,才会擦出火花。 可是那一次玩笑似的意外,为什么没能改变我们的关系呢?那一次,我沿着窗边走着,看着班里那一群群人,却一眼就看见了,他正往班门口走去。 我突然就有了恶作剧的想法,我微微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距班门口那最后一扇窗的地方瞄了一眼门旁,却看不见他的身影,我有些失望地想着:错过啦?却不期然地在转弯要进班里的时候撞上了一个人。 心突然就漏了一拍。

耳边传来班里同学的哄笑声,还有他有些带着笑意的声音。 我不知道,这就是喜欢吗?一年又过去一年,升上六年级的我们忙着做题,忙着准备升学考试,渐渐地又好像回到那种相遇不相识的感觉,很茫然。

而那时班里的几个女生跟他走得越来越近,有一次他叫我帮那个女生一个忙,我竟有些心里堵得慌,语气不好地对他说:“为什么要我帮忙啊?你又不是我的谁!”后来后来……就真的陌生了。

小学毕业后,有过一次小聚会,却不见他的身影。

听说他家教很严,他很少出门,大多数都是在家学习。 他爸爸是教师出身,还是那种高级学校的老师。

我好像有点明白他那眼神中蕴藏的是什么了。

升学考试后的两年里,虽然同在一个小区,却再也不曾遇见过他。 只是偶尔听同学说:他在那所学校考了全级第一。

他在那里很受欢迎……渐渐地,消息也少了,到最后再也没听过有关他的消息。 可就在两年后的那天,放学回来的我,在小路上行走的时候遇见了他和他的父亲。

他高了不少,我都认不出他了。 事实上他可能已经不认识我了。

我有些难过的撇开头,与他擦肩而过了。 那天,天空也是下了好大好大的一场暴雨,雨滴疯狂地敲击着地面,碎了一地的,还有我那懵懂的心。

后来,一个小学女友在跟我聊天的时候,聊到了他。

突然就点破了一个秘密,一个只有他们那群人才知道的秘密。 他们曾经问过黎墨喜欢班上哪个女生,我想过无数个答案,却唯独想不到他会回答是我。 是我,真不知道当时我该有什么表情来回应这件事,只记得后来我是打哈哈地跳过这件事,说他是在开玩笑。 其实心里是有一丝窃喜的,却好像不那么重要了。 后来的后来,一次偶然初中大扫除,班里两个男同学抢了我的饮料不肯还我,一边扔来扔去。

我却突然看到他就那样定定地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这一幕,这一幕与多年前黎墨欺负我的样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可是到底,人不再是那个人。 15岁的我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喝咖啡的,却唯爱卡布奇诺。 蓝山的味道,我懂了,甘、苦、酸掺在一起,那种味觉上的冲击,我依旧承受不了。 说到底,我还是无法真正了解你,黎墨。 我不知道,是那次我们不经意间说了再见,结果却是再也不见。

就像连伟说的,我和你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坦然面对面。 ……窗外的雨渐渐停了,露出了被冲洗过后纯净的天空,微风轻轻拂过,我蓦地就释然了。 就算是风是雨,就算那半天的乌云又要卷土重来,也夺不走我的晴天了。 我已经习惯了蓝山弥漫风中,被风吹散的感觉,就像是习惯了他离开了一样。

黎墨,这样就好。 从此云淡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