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8章 八点钟的电话

时间:2019-05-15 22:27   编辑:本站

  付了车钱,刘瞎子将我和蛊先生带回他的小屋。

  “你俩这几天都住在这里?”我看着六十多平方米的老房子,其中有四十平米都被道书杂物占据。

  南北开窗,空气对流,可即使这样屋子内依旧飘散着浓浓的中药味。

  “不住这里住大街啊?想我刘家百年前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能想到会落到如此田地。 ”刘瞎子取下蒙眼的黑布,摸着墙壁在翻找什么,蛊先生看到后赶紧过去帮忙。

  他将一副熬干的中药倒出,用布包裹轻轻敷在双眼之上。

  “老刘,你眼睛……”我突然想起在安心旅馆遇到刘瞎子时,他双眼流着血泪无法睁开。   “不要大惊小怪,禄兴虽然伤了我的双眼,但是我也算因祸得福,这几天活在真正的黑暗里,才明白视听外物对道心的迷惑,水到渠成,终于破除听息境界的壁垒,先天气内外交和自成循环,达到了踵息之境。 而且我根基雄厚,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再次突破。

”  刘瞎子说的轻巧,但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为了帮我,你双眼失明,这份恩情……”  “谁给你说我失明的?只是暂时不能见强光而已,多大的人了,别有事没事老在那抒情,我都替你臊得慌。

”刘瞎子搬来一个木箱坐在上面,用自己熬制的药渣敷起眼睛。   我向蛊先生使了个眼色,蛊先生苦笑点头:“老瞎子没有骗你,他眼神好着呢,昨天我想找几本道书看看,尝试一下蛊道结合,结果这家伙提着扁担就从里屋跑出来了,给我吓得不轻。

”  “没事就好。

”我放下心来打量着两位民间奇人,刘瞎子虽然经常被城管撵的到处跑,但好歹在江城还有落脚的地方,蛊先生则完全是一副浪迹天涯的姿态,一身黑袍洗的都掉色了。

  “两位,今天来找你们第一是为了感谢你们那天出手相助,如果有所需要尽管向我提,无论丹药、术法,还是道经、钞票都可以。

”我说的十分诚恳,在被全城通缉的情况下,他们能站出来帮我,这份恩情必须要还。

  刘瞎子对我的提议没什么兴趣:“你跟我刘家有因果纠缠,帮你就是在帮我。 ”  和刘瞎子不同,蛊先生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高健,如果可以的话,我确实需要你帮我取一样东西过来。

”  “你说。 ”  “我需要小凤的天葵。

”蛊先生说完就立刻摆了摆手:“我可没别的意思,实在是蛊虫阴邪,我一男儿之身,长此下去,不仅境界无法提升,可能还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才厚着脸想向你讨要,那姑娘对你言听计从,区区天葵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  蛊先生讨要的东西虽有些难以启齿,但毕竟不是什么珍贵物品,只是现在小凤被她身上的厉鬼带走,下落不明,我就算有心帮他讨要,也无能为力。

  把小凤的情况给蛊先生说完后,他有些失望。

  “我今天来第二个原因就跟小凤有关,她虽然逃出了禄兴的魔爪,但是现在下落不明,身上又有伤,我怕她再被什么人伤害。 ”小凤心思单纯,身世凄惨,我对她更多的是同情和内疚:“她如果有心想躲,偌大的城市我很难找到,所以这事我想要拜托给蛊先生,千足蛊应该还跟着小凤,等找到她的下落,区区天葵定然不成问题。

”  大坝顶部,红鸾映日,小凤燃烧了自己的命格,我暂时还不是很清楚燃烧命格对人体有什么伤害,现在只想着能赶快找到她。   “你放心,小凤是从我手里丢的,我一定给你找回来。

”蛊先生点头同意,就算是为了他自己的蛊术修行,他也必须要找到小凤。   “多谢了。

”我朝蛊先生拱手,最后从怀中拿出那件皱皱巴巴的雨衣,当着两人的面将其打开:“老刘,我这里有些符箓,你来看看它们有何功效?”  刘瞎子拿开敷眼的中药,抬眼一看,视线便无法移开。   “成套符箓?阵法?”刘瞎子将成套符箓摆在桌上:“符中绘有龙鳞、龙纹,一左一右,成双龙出海之势,难道这就是二龙出水阵?不对,二龙阵法乃江沪一代镇水阴倌不传之秘,你怎么会有?”  “可能是机缘到了吧,你别管那么多,这阵法要怎么布置?”自从在坝顶见识过禄兴的七星迷踪阵后,我对于阵法一道就变得更加好奇,相比较符箓,阵法的威力要大上太多了。

  “《异闻志》中曾有记载,这二龙出水阵,隐与阵中,龙本阳刚,水本属阴,龙在水中,阴阳相调,万事俱安,一但出水,二龙威势大增,势不可挡。 ”刘瞎子回想起关于此阵的记载:“但此阵也有一个巨大的弊端,龙乃一海之尊,不可相遇相合。 主持阵法之人,必须身强体壮、武艺高强,在二龙中间震住其阳气,使之不能相会,此阵对于阵眼、压阵之物要求也比较高,需要极阴之物才行。 ”  布阵非常麻烦,我听完后有些失望,本来我还准备把这套阵法布置在自家小店周围的。   收起成套符纸,我又拿出那张上乘符箓递给刘瞎子:“老刘,你再看看这张符箓有什么用处?”  “材质特殊,神光内敛,就算是被污秽浸泡污染过仍旧道蕴流转,应该是出于天师大能之手的上乘符箓,但是具体用处不太好说,不像是能够斩除妖魔邪祟的符箓,倒像是盖棺定尸给死人用的丧符。

”刘瞎子眯着眼睛,用眼时间长了,眼角还是会流出淡淡的血泪:“此符的作用,不同于普通符箓,无法防病治病、避凶趋吉、召神劾鬼,但是却能让尸体无法还魂,定住阴尸邪煞千年之久,常见于大墓当中。

”  刘瞎子将符箓还给我:“此符用法我也不清楚,回头我可以帮你查查。 ”  “多谢了。

”我将二龙出水阵,和那张随机兑换得到的上乘符箓装进兜里,看了下时间,便匆匆离开。

  回到汀棠路,打开店门,屋子里东西乱七八糟被扔了一地,我顾不上整理他们,先给手机充上电,然后直奔二楼。

  推开门,漆木棺原封不动的摆在屋内,只不过颇有喜感的是棺材盖上还被警方贴着两张封条。

  掀开棺盖,淡淡的血腥味飘在鼻尖,里面的红泥被翻动过,但是警方似乎并没有依次作为突破口对我进行调查。

  “还好,这棺材里可是藏着两条人命的。

”拿出绣花布袋,将黑色眼珠放入红泥之上,眼珠内有一根细细的黑发如灵蛇般扭动,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重新在二楼布下聚阴阵法,盖上了棺材盖。

  “安心等着,我一定会复活你。 ”  来到楼下,我一边整理屋子,一边等待第九次直播的到来。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钟表滴答作响,当指针划过的某一个瞬间,手机屏幕发出了一道冷光。

  “八点了,还真是准时。 ”我接通电话,将手机放在耳边:“喂?”  “高先生,不要紧张,八项考核已经全部通过,恭喜你正式成为阴间秀场主播。

”话筒那边传来纸人脸面试官的声音,声音干涩,听不出丝毫人类具有的感情,就仿佛一具刚送进太平间还没有死透的尸体。   “这句话我在很早以前已经听过一遍了,你也不用恭喜我,这事没什么值得开心的。

”我有些诧异,此次打来电话的竟然是阴间秀场面试官,难道第九次直播出现了某些变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