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时间:2019-06-24 16:45   编辑:本站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正文第五章婚房对峙,剑拔弩张[更新时间]2018-09-0318:25:34[字数]2314人生四大喜: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几经波折,顾盼兮跟赵王时非清顺利完婚,当晚正是洞房花烛的大好良辰,但婚房之中,却一点浪漫旖旎的气氛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剑拔弩张的死寂。 静,静得连一根口红掉到地上,都能听出来色号。 时非清跟顾盼兮相对而坐,两个人各怀心事,相互打量着对方。 两个人的目光,都不那么友善。

时非清率先打破沉默,开门见山问:“顾盼兮,你之前装疯卖傻,是不是认定了只要装可怜,就可以博取皇上赐婚?你一心攀龙附凤,是为了寻求庇护,还是图谋不轨?如果是前者,你安分些,本王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如果是后者,本王劝你,早点断了这种愚蠢念头!”顾盼兮嗤之以鼻,回道:“王爷,如果我真的这么有心机,肯定要好好选个夫婿,怎么会甘愿被随机选取,以至于嫁到你府上?至于攀龙附凤……我顾盼兮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时非清不信,又问:“那你之前为何装疯卖傻,惹得全乐安府都知道顾丞相有个白痴女儿?”顾盼兮回道:“我以前是真傻,最近恰巧病好了。 王爷你爱信不信。 ”“你好大胆!”时非清一拍桌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对,“顾盼兮,你刚刚说什么?”顾盼兮奇了,“我说王爷你爱信不信。

”“不是这一句!是前面一句!”时非清剑眉倒竖,“你说‘以至于嫁到我府上’?以至于?本王宽仁不嫌弃你你不感恩就罢了,你竟然还敢嫌弃本王?!”顾盼兮见自己拐着弯骂人被时非清听出来了,不慌不乱,起身福了一福:“妾身错了。

只是还记恨着今天泼狗血一事,才斗胆向王爷发下牢骚。 ”顾盼兮这么主动认错,时非清反倒不好拿她怎么办了,指头轻敲桌面,接道:“你被泼狗血的事情,我会命人一查到底。

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 ”本来以为这样,就能让顾盼兮感激一番,时非清都想好了要怎么冷脸回应顾盼兮的感激,好彰显自己的威严了,可是顾盼兮竟然“噗嗤”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顾盼兮瞥时非清一眼,道:“泼我狗血的幕后黑手是谁,王爷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胡说八道!本王当然不知道!”“好。

那就容我告诉王爷。 指使那个张大伟泼我狗血之人,必是跟王爷极其亲密之人。

要么是倾慕王爷的贵女,要么……就是王爷的母妃,宜贵妃!”时非清怒极,拂手将桌上茶杯通通打翻,怒道:“顾盼兮!你怎敢如此胡说?!”顾盼兮本着输人不输阵这个原则,也拂手打翻了一个茶杯,这才回道:“王爷不信,尽管去查。 但我还是劝王爷一句,不要将小事化大。 现在你我已经完婚,这件事情就让它不了了之是最好!”“顾盼兮,你真是不知好歹!”“叮……收到时非清的厌恶1点!”顾盼兮怒了,明明是她受尽欺凌,好不容易靠着自己的本事和“黑莲花系统”的辅助才挽回了局面,否则现在她不知道要一个人被困在花轿里头,缩在乐安府哪个角落哭呢,这个时非清竟然还颠倒黑白地厌恶起她来了?混账王八蛋基佬!听见茶杯打翻“丁零当啷”的声响,守在门外的流川和赵忠被惊动,连忙低声询问道:“王爷,王妃,发生什么事了吗?”时非清冷道:“没事!”顾盼兮接道:“是有只老鼠在屋中乱窜,王爷英明神武,已经将它打死!你们放心吧!”流川和赵忠对视一眼,吞了口唾沫,赵王府的婚房里头竟然有老鼠?王爷还亲自打老鼠了?这成何体统?时非清被顾盼兮气笑了,逼近她一步,低声质问:“顾盼兮,你先是嫌弃本王,再骂本王是老鼠。

你不怕本王休了你?”顾盼兮干脆也逼近时非清一步,跟他身子近贴,感受到他身体如精钢般的轮廓,脸红了一下,但还是压住了自己乱跳的心,桀骜道:“王爷,你好像搞错了些什么。

这桩婚事是皇上赐的,不是我顾盼兮巴巴地求着你。 进了赵王府门,我也断不会委曲求全。 王爷你想休我,尽管去休,我顾盼兮保证头都不回!天大地大,还怕我无处容身?!”时非清一把抓住顾盼兮的手臂,微微发力,捏得顾盼兮生疼。 顾盼兮挣了一下,没有挣脱,时非清见她终于露出了吃瘪的样子,得意道:“顾盼兮,你一介女流,要怎么去闯荡天大地大?你能保护自己吗?”“王爷小瞧我的本事了!”“哦?”时非清露出邪魅笑容,比了比自己,“顾盼兮,本王就给你机会展现展现自己的本事。 天大地大,豺狼虎豹满地,你要自保,光凭嘴皮子不行,手上得有功夫。 本王让你打我三下,随你如何打,如果能让本王松手,本王日后就与你以礼相待,如何?”顾盼兮眼底闪过一丝亮光,“王爷不会反悔吧?”“哼!本王金口一开,决不食言!”“好!”顾盼兮话音一落,立刻拉开步伐矮下身子。 要知道,顾盼兮可是滨江“霸王花”啊,手下折过多少穷凶极恶的罪犯?虽然她这具身体羸弱,但她当初在学校那些徒手搏击课程,可还没有还给老师们。

时非清看见顾盼兮这个有模有样的架势,心中顿时打了个突,不过他可是文武双全,上过战场杀过匈奴的赵王啊!区区女流的文弱拳头,他怎么会怕?况且时非清习武,他深知徒有架势没用,顾盼兮这副身子,实在太弱,手无搏鸡之力。

连鸡都搏不过,何况他时非清?顾盼兮的拳头,实在是一点威胁都没有。

时非清冷笑一声,已经想好了待会吃了顾盼兮的粉拳,要怎么羞辱她。

顾盼兮心中有火,如果是正常情况,她确实奈何不了时非清。 可是现在,她有黑莲花系统啊!想着,顾盼兮就打开商店,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黑莲花之力。 这是一颗黑色药丸,价值5点怨恨值。

吃下之后,会为顾盼兮增加一些力气。

增长的力气虽然不多,但也足以让顾盼兮打疼时非清了,再配合精准的技术和击打位置,肯定能让时非清吃个大亏。

顾盼兮意气风发,甩了甩拳头,得意笑道:“王爷,别怪臣妾无情。 臣妾就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

”时非清一拂手,傲慢道:“女人,你这是在玩火!真有本事,你尽管向本王打来!本王如果面有改色,那就……”话音未落,顾盼兮的上勾拳已经打出。 时非清只觉得一股劲风从下而上袭来,还没来得及“面有改色”,已然因为下巴被击中,两眼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