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异能娇妻,蜜爱甜宠墨池冽,苏瑾染全文 内感受器

时间:2019-07-10 21:32   编辑:本站

异能娇妻,蜜爱甜宠墨池冽,苏瑾染全文 内感受器

主角墨池冽,苏瑾染异能娇妻,蜜爱甜宠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异能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被亲生父母卖到山区,她受尽折磨,不堪人生如此,苏瑾染选择跳崖自杀。

再次醒来,入目的仍是那阴冷的山洞。 而这一次,她又能否掌控自己的命运呢?控影修气,虐渣报仇,势要活得肆意张扬。

她本以为会孤独过一生,可却有个男人一直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男人冷面赤耳:你太危险,我要看住你。

苏瑾染挑眉轻笑:那你可要看好了!精彩章节苏瑾染扬了扬眉没有说话,苏建国平时可从来没用这么好的语气跟她说过话,事出反常必有妖。

见苏瑾染丝毫没有给他面子接过话头,苏建国那火爆的脾气蹭的一下又上来了,但一想到他们的目的,火气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你看你都这么大了,我们也寻思着给你找个好人家,以后生个男孩吃香喝辣,也不用跟着我们受苦了。 ”苏建国语重心长,犹如一个慈父般,看在苏瑾染的眼里却只感觉到虚伪。 苏瑾染冷冷地说道:“我的事不劳你们操心,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管好你们的宝贝儿子,别到时候闯出什么祸端,收尸都来不及。

”上一世,苏振龙就是起了色心玷污了人家清白的姑娘,他们更是为了赔款把她给卖进了大山深处,让她在那个地狱忍受了十几年的折磨。

按照他们这么宠下去,苏振龙迟早会酿下大祸,只是这一次不会再是由她来偿还。 想到这里,苏瑾染的眼眸之中划过一道冰冷的光芒。 刘春花没有看到苏瑾染蒙上冰冷的双眸,听到苏瑾染的拒绝,指着苏瑾染的鼻子尖声厉色道:“小贱蹄子,好好跟你说是看在你是我的种的份上,不要给脸不要脸。

”“你们的种?”苏瑾染冷笑中夹杂着一抹嘲讽,突然凑近刘春花说道:“呵,你们不说,我还以为我是个死了爹妈的野种呢?”苏瑾染的语气轻轻的,但是那语气中带着的刺骨冷意却让刘春花打了个寒颤,下一秒又她就感觉到有一个冰冷的东西微微的卡在她的脖子上,没有用力,却让她感到窒息。 那是一只冰凉的手,是苏瑾染的手。 “你们最好别惹我,不然……我不介意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苏瑾染手搭在刘春花的脖子上,凑近刘春花的耳朵说道。

声音并不小,同样也传入了一旁的苏建国耳中。 二人似乎都被这样的苏瑾染吓到了,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直到“砰”的一声关门响,刘春花才心有余悸地咽了口唾沫回神。

想起刚刚被苏瑾染威胁的恐惧,刘春花脸都绿了,见门已经关严实了,似是泄愤一般一脚踹在门上,“小贱蹄子,连爹娘老子都诅咒,老娘白养你这么多年了,赔钱货白眼狼。

”门外刘春花骂骂咧咧半晌,苏瑾染也全当是狗吠。 刚刚那句话只是吓唬他们的,他们能死,她却不能。

她要活着,活着改变前世的命运,活着让那些重男轻女的人看看,女人并不比男人差。

等到门外的骂声停止了,苏瑾染才开口问小希,“你知道有什么赚钱的办法吗?”而今之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赚钱,读书,拿到高考的资格,考上帝都大学。

小希一愣,也不明白苏瑾染是什么意思,呆呆的回道:“不知道。 ”小希虽然是影子,但也是苏瑾染的影子,修气方面或许比苏瑾染懂一些,但是日常方面小希并不比苏瑾染了解多少。

接下来,苏瑾染又跟小希聊了一些修气方面的东西。

等她走出房门的时候,家里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 苏振龙去上学了,苏建国和刘春花貌似也都下地干活去了。 赚钱的办法还没有想到,苏瑾染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

苏瑾染想了一下,关上家门,走了出去。

翠绿的仓木,一望无际的大山,这些在别人眼里仿佛是绝望的场景,在苏瑾染的眼里却是希望与新生。 夜幕降临,苏瑾染回家的时候,刘春花三人已经到家了,比平常要稍早一些,苏瑾染也没有多想。 苏振龙坐在凳子上看电视,见苏瑾染回来,瞪了苏瑾染一眼,却反常的没有闹什么幺蛾子。

苏建国抽着大烟,那眼神却若有似无的扫向苏瑾染。

刘春花刚从厨房里走出来,一如既往的没有给苏瑾染好脸色,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咒骂苏瑾染,看着苏瑾染没好气的说道:“还知道回来,怎么不死在外面。

”转头,对着苏振龙又是另外一副面容,脸上泛着慈母笑容,“乖儿子,吃饭了。 ”也不知道真的是被苏瑾染吓到了还是怎么样,刘春花竟然没有等苏瑾染回来做饭,现在已经把饭做好了。 晚饭是粥,桌上四碗粥,苏振龙的碗里连点米汤都看不到,而苏瑾染的碗里筷子搅一下都不一定能带起几粒米。 苏瑾染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有些意外的是,刘春花竟然会给她盛饭。

也不知道是这昏黄灯光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苏瑾染感觉到这个粥的颜色好像跟平常的不太一样,心顿时多了一丝警惕。

苏瑾染端起碗轻轻的抿了一口米汤,眼角余光同时扫过桌上的另外三人,却见那三双眼睛都若有似无的盯着她。

苏瑾染的心中立马明白过来了,故作不知,端起碗朝着厨房走去,“我去加点糖。 ”“加什么糖,糖不要钱……”刘春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苏瑾染端着碗,眼神淡淡地看着她,让她突然想起了早上的苏瑾染的那句话,顿时闭上嘴巴不敢再说话了。 苏瑾染走进厨房,把嘴里刚刚喝进去的那一点点米汤吐了,在灯光下仔细的看了看碗里,颜色果然有点不对劲。 泛着点不正常的黄,应该是什么东西加过量了。

不用猜苏瑾染都知道这碗里是什么。 她突然的变化显然已经让三人有了危机感,想要提前把她卖了,赚一笔钱。

苏瑾染冷笑一声,再次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碗里的米汤是正常的白色,只是三人只盯着苏瑾染将那一碗米汤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喝下去,谁也没有在意那碗里的颜色已经变了。 “我有些困了,先去睡觉了。 ”苏瑾染放下碗,故意打了个呵切说道。

桌上的另外三人一听,手上夹菜的动作都顿了顿,面容上明显添上了几分喜色。

若是平常,苏瑾染要是这么说的话,刘春花早就上手连骂带打了,今天却只是恶毒地骂咧了一句,“吃这么多,还什么都不想干,天生就是做鸡的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