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3章 局势,风起云涌

时间:2019-05-15 19:35   编辑:本站

  百里明川雇佣杀手杀害天炎太子的传言一起,祁彧和苏以辰都非常满意。   他们二人非但没有起疑心,反倒派人添油加醋,煽动舆论,借此挑拨离间天炎和万晋。   君九辰借机对外宣传寻得了泽太子的尸首,且在办了葬礼,证实了传言。

他就等着在佛诞盛会上对祁家动手了。

  天武皇帝对君九辰这一计将计就计非常满意,他暗中大为嘉奖靖王,表面上却在早朝怒发冲冠,誓要复仇!  他当朝令人送出特急军令,令祁彧马上出兵万晋,无需有任何后顾之忧,同时调兵准备增援。

  朝中不少文武官员劝说,而祁大将军祁世明舌战群臣,不余余力地主张开战,且出谋献策。 天武皇帝不仅仅认可了祁世明,以表达了对祁彧的期望。

  祁世明并没有察觉身旁暗查杀机,他窃喜不已,两个月前,他早已同苏家家主多次密函往来。

苏家是万晋的首富,虽是商贾却有足够的实力涉政干政。 苏家不仅仅掌控了万晋的漕运,而且在朝中军中都养了不少人。

守住万晋西陲的周将军,正是苏家的人!  上一回祁彧大胜仗,正是周将军故意放水,这一回,周将军不仅仅会放水,还会令祁彧立下大功!  他们要这场战开始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他们不仅仅要拖垮天炎和百楚,而且要借机丰满自己的羽翼。   万晋皇帝本被这件事惊地措手不及,一得知天武皇帝的态度,他就恼了。

  他并没有起疑心,因为,他觉得自己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他相信自己那个没心没肺,心如魔鬼的儿子是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在他看来,儿子雇杀手杀泽太子,并非向天炎复仇,而是在向自己示威,复仇!  “朕当年没有杀了他,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他若想死,就死在朕剑下吧!朕成全他!来人,传令下去,通缉三皇子,但凡举报三皇子行踪者,重赏!”  万晋皇帝仍旧将责任全推卸到百里明川身上,原本是假通缉百里明川,做戏给神农谷看,而如今是真通缉。

他一边推卸责任给百里明川,一边令人边境的军队准备应战,同时调派两路大军增援。

  当然,万晋皇帝也不傻,一直防着苏家。 他调派的两路大军其中一路,正是水军。

  苏家掌漕运,和水军联系最大。

这支水军里的几大要员,都是苏家的人。 但是,苏家并不知道百里皇族为鲛族之后。 隐藏在水军的鲛兵才是水军真正的掌控者,才百里家族最大的王牌和底牌。   这整件事最无辜的百里明川,一直关注着各方动向。

他虽无辜,却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并没有站出来为自己澄清,他一得知自己的紫玉鲛珠丢了,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潜回宫去,将自己宫中所有仆奴全都杀了!  他知道君九辰对祁苏两家必又算计,他也打算将计就计,所以,他躲到了万晋的水军里。   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风流成性,骄奢放逸,荒yin无度的废物,他被驱逐出万晋皇族后,就连雇杀手的钱都拿不出来了,落魄道要拿家族信物当佣金。

  在他的父皇看来,他就是沉迷女色,胸无大志,没心没肺,永远不会有内疚心,自私自利的不孝子。   世人不知道,他自小到大每得到的一个金币,都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而他的父皇不知道,这几年,万晋的水军,百里家主最骁勇善战的鲛兵,已全都臣服在他的脚下。   夕阳斜照,余晖散满江面,粼粼波光。

  万晋境内唯一一条自北往南流的大江,苍安江上,一群浩浩汤汤的船队,迤逦前行。   在最前面的一艘战船上,百里明川独自一人,坐在船头甲板上,安安静静地欣赏着水中那一抹绕着船漫游的曼妙身姿。

  那是一个女鲛兵,她一边跟着船只前行,一边绕在船只周遭,看似随意游弋,实则在水中漫舞。 她的身姿曼妙得无法形容,动作飘逸优美,仿佛是一条美人鱼。

  忽然,她跃出水面,落在百里明川面前。   她名唤水姬,是女鲛兵中最美的一个,也是唯一入百里明川眼的一个。   她穿得本就少,衣裳湿透紧贴身子,一身的曼妙与玲珑全都浮了出来,虽然同没穿没多大的区别,却远远比一身赤。 裸更撩加人,堪称尤。

物。   哪怕是和尚,在她面前都是要破戒的。 可是,百里明川却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朝夕阳望去。   水姬对于百里明川的无视,十分失落。

她拿来了战袍,裹住自己一身旖旎春光,才走过去。

  她打趣地问,“三殿下,你方才是不是在偷看我呀?”  百里明川笑吟吟的,“本皇子光明正大地看。

”  水姬缓缓拖掉战袍,将好身材展现出来,笑得十分魅惑,“三殿下,那我好看吗?”  百里明川终于打量了她的身子一眼,他又撅起她的下巴,打量了她妖娆的脸一番,才呵呵轻笑,“真好看。

”  水姬欣喜极了,轻轻挽住了他的手臂。

  百里明川斜眼看来,仍旧笑吟吟的,可说出来的话却残忍得足以令水姬心碎,他说,“只可惜,本皇子看腻了。 我父皇会喜欢你的,去吧,让本皇子看道你真正的价值。 ”  水姬怔住了,很快泪水就夺眶而出。

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她忍不住问,“三殿下,在属下离开之前,能否陪您一夜?”  百里明川都要走了,却又回头看来,他还是笑着,声音都是那样好听,“傻瓜,本皇子真正要过的东西是绝对不会给出去的。

去吧,记住,给本皇子留活口。 ”  百里明川说罢,便跳入了水中,很快身影就消失不见。   父皇不慈,他忍。   父皇不仁,就休怪他不孝!  就这样,半个月的时间,天炎和万晋两国再次开战,局势风云汹汹,风谲云诡,而两国内部也都各自暗涛汹涌,暗藏杀机。   在这样的形势下,天炎迎来了最隆重盛会,大慈寺药佛佛诞。

  后日便是佛诞正日了,第一个抵达晋阳城的贵客,不是别人,正是韩家堡的三小姐韩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