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20章 男人婆,没兴趣

时间:2019-05-16 00:24   编辑:本站

  为何晋阳城里的传言完全出乎孤飞燕的意料?  因为,孤飞燕成为焦点了!  昨夜知晓上官夫人他们身份的人其实不多,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故意传出去的。 昨夜福满楼那件事,竟被传为孤飞燕仗着神农谷荣誉理事的身份,拉拢上官夫人和妤夫人,欺负韩虞儿。

而原因就是孤飞燕爱慕靖王殿下已久,在靖王府当差的时候讨不了靖王欢心,如今不甘心跟韩虞儿争风吃醋!  孤飞燕眯着眼,啧啧啧赞叹起来,“这速度真快呀!夏小满那兔崽子本事是越来越大了!”  这种做法,分明是化解为了韩虞儿昨日的狼狈,把脏水往她身上泼!没有夏小满推波助澜,就一夜的时间,传言能变得这么快?她绝不相信韩虞儿有这么大的本事。

  孤飞燕在心里头默默记了夏小满一笔账。

不过,她气愤之余,倒也不担心。

毕竟,如今不似从前了。

  天武皇帝对她的信任度已经很高了,也知晓她和玄空商会有交情,不至于怀疑她什么。

相反,这些传言反倒会增加天武皇帝对她的器重。

  要知道,天武皇帝让靖王娶韩虞儿,谋天炎和韩家堡结盟的同时,也担心韩家堡没有成为天炎的助力,反倒成为靖王的助力。 她这个准侧妃有神农谷撑着,若还有上官夫人和妤夫人帮衬,便可同韩虞儿抗衡。 这太符合天武皇帝的制衡之策了!  就算没这些事,待她进了靖王府为侧妃,天武皇帝必是会要她跟韩虞儿争风吃醋,争靖王的宠爱和信任的。

  孤飞燕思索着,钱嬷嬷不明白那么多,苦口婆心劝起来,“大小姐,反正外头的人都把您说成那样了,咱们干脆把传言坐实了,咱们就跟她争!大小姐,您信老奴一句,老奴活了这一大把年纪,看人看事是错不了的。 靖王殿下是真的喜欢您!”  “他喜欢的不止我一个!他要是还继续喜欢我,我就更不喜欢他了!”  孤飞燕这话是说心里头的,她知道自己日后是免不了跟韩虞儿明争暗斗的。

但是,目前考虑这件事还太早了。

  就目前这形势看,靖王殿下和韩虞儿的婚事应该快了。 靖王殿下控制住祁家后,应该就会筹备提亲的事了。

而她入靖王府为侧妃,却还有点早。

她怎么着也得等道靖王殿下和韩虞儿大婚之后,更要等到靖王殿下完全控制住东疆的局势。

否则,太子被劫持的真相是不会公开的,天武皇帝也没有理会赏她。

  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明日的佛诞正日。

明日早上,大慈寺会举行隆重的沐佛大典,这大典可是控制祁家的关键。   待控制了祁家,靖王殿下给自己谋韩家堡婚事的同时,也会正式开始对付天武皇帝,到时候,她怕是要经常往宫里去,有得芒了。   上一回在花月山庄,他们只谈了收拾祁家的计谋,靖王殿下并没有提到如何应对天武皇帝。

应对天武皇帝可比收拾祁家难太多了,毕竟,天武皇帝背后还有一位大皇叔。 某种意义上说,大皇叔在暗,他们在明!这绝对是一场持久的战役。

  当然,孤飞燕最关心的始终的冰海,只是,在这关键时期,她没好催靖王。

  孤飞燕一边思索,一边往楼上,想叫醒唐静。

  此时,正在偷偷翻箱倒柜的唐静听到脚步声,连忙坐床榻上去,假装刚刚睡醒。   孤飞燕笑呵呵问,“起啦?”  唐静伸了个懒腰,又倒床榻上去,“燕儿,你这儿真舒服,我都不想走了。 ”  孤飞燕连忙将她拉起来,“别赖了,准备准备,咱们得去大慈寺了。

今晚就住在大慈寺。

”  大慈寺在郊外,她们得提前过去,明日早上走是来不及的。 唐静拾掇好,上官夫人她们也过来了。 饭后,她们便准备启程。 然而,她们出大门,就看到一个身着骑装,身材高大的男子,倚靠在她们的马车上。

  他双臂环抱,嘴角噙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似乎等待已久了。

他还会是谁?自是程亦飞!  程亦飞的眼里就只有孤飞燕,见孤飞燕出来,他嘴角的弧度就更大了。   上官夫人颇为好奇,低声问道,“这兵痞子是什么人?这是做什么?”  唐静笑着低声,“天炎的程大将军,程亦飞。 敢情,他是来请咱们吃饭的!”  上一回唐静也是在这大门口偶遇到程亦飞,程亦飞假意邀她吃饭,希望孤飞燕作陪,结果被她耍了一顿。   唐静记得蛮清楚的,当时程亦飞说得还特别客气诚恳,他说,“有缘相遇,不知在下可否有荣幸,请唐姑娘吃顿便饭。

”  上官夫人不明白,妤夫人则没兴趣,唐静笑着低声,“燕儿,这厮怎么还缠着你呀?”  孤飞燕都还未出声,程亦飞就走过来了。   他同上官夫人和妤夫人作了揖,自我介绍,却将唐静当空气忽略掉,看都没看她一眼。   他笑道,“小药女,想必你们是准备启程去大慈寺吧?巧了,我也要去大慈寺。 我护送你们,走吧!”  孤飞燕皮笑肉不笑,“不必劳烦程大将军了!秦墨,前面带路。 ”  秦墨立马牵马到马车前,顺手抽了一鞭子,就赶走了程亦飞的马。 孤飞燕其实没这个意思的,见状,差点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程亦飞眯眼看去,秦墨却仍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孤飞燕趁机推开了程亦飞,请上官夫人她们上车。

上官夫人和妤夫人对孤飞燕和程亦飞的关系,多少是心中有数了。 她们都不跟程亦飞多言,先上了马车。   唐静却没有跟上,她像个大姐头一样,一把将孤飞燕拉过来护身后,她说,“燕儿,你也上车吧!我帮你赶他走。 ”  她的声音不大,却足矣让程亦飞也听道。 她故意的。

  孤飞燕求之不得,一头钻入马车。

程亦飞也没拦,亦没理睬唐静。 他径自笑了笑,吹了声口哨召来跑开的马儿。 他翻身上马,退到了马车后头。

明明是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此时此刻却跟秦墨一样,怎么看都是忠心耿耿的护卫。

  唐静回头看去,一双凤眸缓缓地眯了起来。

她本就很鄙视程亦飞这么纠缠燕儿,加之被程亦飞当空气忽略,她有些恼了。

  她大步走过去,仰头看他,一脸挑衅,“看样子程大将军这一回是不敢请本小姐吃饭了?”  程亦飞当然记得自己上一回被耍,也记得上一回唐静穿的是女装。 除了小药女,也就她拒绝过他的邀请了。 他上下打量了唐静一番,轻哼,“男人婆?本将军没兴趣!”  男人婆?  唐静恼了,越发挑衅,“是嘛?那本小姐对你有兴趣,想请你吃饭,不知道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