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谁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因为爱情他为我矮下身

时间:2019-07-10 17:22   编辑:本站

谁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因为爱情他为我矮下身

父母一直都觉得愧疚于我,因为不是他们的疏忽大意,小儿麻痹的后遗症是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太晚,然而我却是欣然接受一切的,当其他孩子在一起跳皮筋的时候,我觉得一个人安静的看各种书也挺不错的,直到读了安徒生的《海的女儿》后,我才开始觉得一双健康双腿是多么的重要,因为它会让自己能与别人平等的站到一起。   因为腿不好,我家一直住在一楼。

颜树搬来时,我正坐在窗前看《海的女儿》,小人鱼让女巫把她的尾巴变成一双可以走的腿,那样她就可以和王子一样站立着行走了。 颜树的目光落到我的脸上,阳光灿烂。 我使劲摇着轮椅,离开他的视线。

  青春是在遇到颜树的那一天拉开序幕的。

在此之前,我并没有那样在意自己不能行走这个事实。 当颜树把手伸给我,说以后我来帮你上学时,我忧郁的目光落在了干树枝一样的双腿上。 自卑潮水一样涌上心头。   颜树住在我家楼上,他比我高一年级。

每天早上他都等在门口,与我一同上学。 那时,我很爱听他讲话。 他的父亲是搞考古的,每年寒暑假,他都会随父亲去好多地方。 而我的目光只停留在家与学校的两点上。 他说:裳儿,你读过那么多书,将来一定会成为作家的。

我淡淡地笑,抬头看见天上淡淡的蓝,像忧伤一点点在心头渲染开来。   我让妈妈去给我买漂亮的衣服,然后打扮自己,却每每在镜子面前发呆。

颜树,他像树一样挺拔,而我,多想能和他站在一起呀!  我开始练习拄拐杖。 妈妈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我,我笑着说:站起来走路,会离梦近些。

妈妈不再问。

汗水湿了我的头发,手臂像木头一样麻得没了知觉,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终于,我可以拄着双拐站在颜树面前了。 我只比他矮一点点。 他说:裳儿,干吗这么辛苦,我可以照顾你的。 我轻轻地说我想站着和你在一起。

他的眼里是不解,是的,他不会明白我这样一个女孩的心思的。   有了颜树的日子就仿佛有了色彩,他带我去各种我没去过的地方,遇到台阶或者楼梯,他就背着我。 他的肩很宽,我趴在上面,呼吸着他身体的气味,多希望这长长的路和他一直走下去。

  在斜斜的夕阳下,我闭上眼睛,许下心愿。 颜树轻轻地问:裳儿,你的梦想是当作家吗?我摇摇头。 我多想告诉他,我一遍遍地想,如果能站起来吻你,那该有多好啊!可是终于没有说出口。   颜树终于还是走了。 他的目标在远方,他的脚步不会为我停留。

他从来不知道我的梦想与他有关。

  后来,我终于遇到了那个肯陪我走完长长一生的人。 他肯陪我站在街边发呆,肯推着我的轮椅满世界找一本书,肯为我抚去心头的忧郁。

我的笑容花一般绽放在爱情里。

  我对他说:如果能站起来吻你,那该有多好啊!他揉揉我的头发说:傻丫头,这有什么难!这样就可以。

说着他蹲下身来,我的唇吻上他的额。

  我不是美人鱼,不能用踩在刀尖上的疼痛来换取站立的自由。 幸运的是,我的王子肯为我矮下身来,和我一样目视前方,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