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4章 行程紧锣密鼓

时间:2019-05-15 20:23   编辑:本站

  按照秦佔想象的,两人是站在同一把伞下,但他忘了闵姜西是什么人,她是暧昧绝缘体,只见她左手撑起一把伞罩在自己头顶,右手一把伞罩在秦佔头顶,当真做到了‘给他打伞’。   秦佔无话可说。

  两人原路返回,身上穿着厚棉服,秦佔现在只剩下冻腿,但让他穿秋裤是不可能的,冻死都不穿。

  到了酒店门口,闵姜西说:“刚刚酒店客服打电话,说是甜品已经送上去了,你回去先吃点,餐厅给你们预约了八点,你们随时下来,有车送你们过去。 ”  她看样子想走,秦佔不用问也知道她要去哪,心底不爽又没辙,嘴巴都没张开,自顾应了一声。   闵姜西又道:“票是九点的,你们吃完先去,我会尽快赶过去。 ”  都安排好,看着秦佔进了电梯,闵姜西这才乘另一部电梯上楼,电梯门合上,她看到对面站着个‘红衣妖怪’,这才想起自己换了外套,想换回来,购物袋在秦佔那边。

  电梯门打开,闵姜西本想回房换件衣服,谁料一抬头,对面的休息区,老太太和楚晋行已经坐在那里等候,见她出来,楚晋行率先投以注视。

  闵姜西勾起唇角,点头打招呼,“楚先生。

”  老太太朝她看来,闵姜西又叫了声:“奶奶。 ”  老太太拄着拐杖起身,笑着说:“走,我们去吃饭。 ”  闵姜西道:“您怎么在这等着,不是说好我去找您的吗?”  老太太道:“在屋里憋着难受,早点出来转转…你这件红衣服真好看。

”  闵姜西哭笑不得,“是吗?”  老太太点点头,“你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  闵姜西弯起眼睛,“谢谢奶奶,您真会说话。 ”  “我这个人就爱实话实说,你要是穿的难看,我不会说的,不信你问小行。

”  三人正在进电梯,老太太一句‘小行’,惹得闵姜西很快的看了眼楚晋行。   楚晋行护着老太太往里走,转身按了一层,面不改色的道:“你什么时候说的不对?”  老太太说:“你也长得帅气,从小穿什么都好看。 ”  楚晋行道:“在客人面前,我们可以谦虚一点。

”  老太太道:“首先我说的是实话,其次我没拿小闵当外人。 小闵,你是老师,你说实话实说对不对?”  闵姜西一本正经的回道:“很对,实话实说是美德,现在很少有人能做到。

”  老太太闻言,又抬头去看楚晋行,“亏你还读了这么多年书,话都不能讲真的。

”  楚晋行一点脾气都没有,逆来顺受,“书读多少没有用,主要得靠你提点。

”  老太太说:“没事多跟小闵聊聊天,看她是怎么教学生的,你就是离开学校太久,听不了实话。

”  楚晋行老老实实的点头,“是,知道了。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像楚晋行这么忙的人,会亲自陪着外婆逛植物园,听着老人家念叨,不管对错与否,全都应着。   他在工作上是说一不二的人,但在生活中,尤其是老太太面前,别说一二,三四都排不上。   闵姜西平日里跟楚晋行几乎没有交集,也万万没想到会因为他外婆而有所接触,他话很少,但是心思细,上下电梯会女士优先,上车也会等她们先上,下车会撑好伞站在一旁等候。   无论闵姜西说多少句谢谢,他都会不厌其烦的轻声回一句不客气。   三人进饭店的时候,恰巧碰到一桌先行的职员,一帮人呼呼啦啦的全都站起身跟楚晋行打招呼,楚晋行点头,随后带着闵姜西和老太太坐到另一桌,闵姜西给老太太拉开椅子,他帮闵姜西拉开。   闵姜西知道这是素养,无关其他,但是余光瞥见斜对面偷偷张望的目光,她莫名的想到秦佔之前说的那句,今晚看到你们共进晚餐,明天就有人给你送礼。

  她嘴上说着‘无人背后不说人’,但有些嫌,该避的还是要避,所以在老太太约她明天继续一起逛植物园的时候,闵姜西淡笑着回道:“不好意思奶奶,我朋友临时来了汉城,我答应要陪他们。 ”  老太太年纪大倒也不糊涂,反应很快,“是今天下午那个长的很好看的男孩子吗?”  闵姜西点点头。

  老太太问:“他多大了?”  “十三岁。 ”  “哦,那是需要人陪的年纪。 ”  楚晋行给老太太夹菜,温声细语,“我明天陪你逛植物园。 ”  老太太道:“不用你,你忙你的,我找人陪我玩。 ”  这话听起来又可爱又心酸,闵姜西差一点儿就于心不忍,想着约她一起去逛动物园,但是转念一想,无论秦佔还是楚晋行,怕是都不会高兴看到这种局面,搞不好还要以为她想脚踩两条船。

  真是唯小孩与老人难哄也。   老太太没有纠结于这个话题,让闵姜西自己夹菜,多吃一点,还自顾念叨:“深城的东西不好吃,无滋无味,还是我们汉城的菜下饭。

”  闵姜西说了几处深城专门吃汉城菜的地方,老太太说:“小行也经常带我去那边吃,我怎么没看见你?”  闵姜西笑道:“以前您也不认识我。 ”  老太太道:“那我下次再去,提前约上你一起,我请你吃饭。 ”  闵姜西笑着,还没等回答,楚晋行先说:“她工作很忙,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  老太太道:“我有的是时间,可以等她有空的时候一起去。

”  楚晋行说:“我陪你。 ”  老太太说:“带你一起去,我请你们两个吃饭。

”  闵姜西忍不住乐,着实体会到什么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从前她外婆还在的时候,也是觉得全世界只有自己的外孙女最好。

  吃完饭,楚晋行买了单,三人一同出去,闵姜西正要说不跟他们一起走,话未出口,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不良老师。 ”  闵姜西闻声望去,只见几米外的路灯下,一高一矮两具身影,秦嘉定穿着白色的外套,正定睛往她这边看,而站在他身旁的人,背对着饭店门口,在抽烟,不用看脸也知道是谁,他身上穿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外套,只不过是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