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3章 一不小心被包了

时间:2019-05-15 19:26   编辑:本站

  让前台帮忙订了晚上看表演的票,闵姜西跟秦佔一起出门去商店买衣服。   外面雨势渐小,只剩淅淅沥沥的毛毛雨,但有风,穿着保暖外套还好,像是秦佔这一身,势必寒风刺骨。   闵姜西问:“我叫车吧?”  秦佔说:“不用。

”  从酒店拿了两把伞,秦佔就是要跟闵姜西一起打伞出去,这是他心头结,凭什么别人能做他不能做?  还不到七点,外面天已经全黑了,好在几米一立的路灯全部亮起,路上没多少人,闵姜西跟秦佔‘并伞而行’。

  秦佔是怕冷的人,如无意外,绝不在十一月之后往深城更北方向走,早年秦予安身体更好时,带他去夜城,他去了两次病了两次,那种待在室内被暖气烘到流鼻血,想着出门透透气结果鼻血被冻住的地方,他是绝对不会再去。   本想汉城也属南方,离深城又不远,谁想到这么冷,而且冷得不走寻常路,阴雨绵绵像是针扎骨头,小风一吹,他强忍着不在闵姜西面前骂人。

  闵姜西却突然侧头道:“很冷吧?”  秦佔绷着被吹木的脸,“还行。 ”  闵姜西说:“明天就好了,我看了天气预报,明天是晴天。 ”  “嗯。

”  秦佔应了一声,正想说没事,闵姜西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不过后天是雨夹雪,会更冷。

”  秦佔忍无可忍,“你们公司开年会之前不看黄历吗?”  闵姜西说:“这边天气变得很快,有时候天气预报也未必准。

”  “果然人杰地灵,气象局都管不了。

”  他将所有错都怪在某人头上,都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没办法的事,但秦佔就是讨厌楚晋行,怪不得江东能跟他走到一起,应了物以类聚。   闵姜西问:“你们能在这边玩几天?”  秦佔道:“后天回去。

”  闵姜西说:“那这两天只能在园内玩了。 ”  秦佔问:“你本来还有其他安排?”  闵姜西说:“你们要是不急着回去,我还想在市区找几个地方带你们逛逛,有几家店也很好吃,你们难得来一次,要让汉城给你们留下好印象。

”  秦佔冷得一身鸡皮疙瘩,心里却突然一阵暖流淌过。

其实她什么都不用做,单凭她是汉城人,这座城市就足以在他心里占据最特别的位置。   因为喜欢她,所以连带着可以包容这座城。

  “既然你一番心意,那我考虑考虑。

”秦佔撑着伞,眼睛看着前方。   闵姜西同样可以包容秦佔,包容他的喜怒无常和骨子里的强势,谁让他们是共患难的交情,他手上的创可贴已经摘了,露出纵横交错的斑驳痕迹,也许现在已经不会疼了,但她记得他做过什么。

  园内商店要晚上十点才打烊,这会儿下雨,店内没什么人,看到秦佔和闵姜西撑伞出现,好几个店员一起迎上前,笑着说欢迎光临。

  闵姜西微笑着点头,“我朋友看男装,麻烦你推荐一些比较保暖的外套给他。 ”  几个女店员抬眼看着秦佔,笑容满面的招呼,闵姜西走去一旁,要了一杯热茶,转身回去递给秦佔。

  秦佔是怕冷,但不喜欢喝热的东西,如果是其他人给他倒热茶,他第一反应是不想接,但面前的是闵姜西,他觉着一次性的纸杯都挺顺眼。   其中一个女店员见状,笑着对闵姜西道:“您看这件衣服怎么样?我觉得很适合您朋友。

”  闵姜西淡笑,“你问他,我拿不了主意。 ”  秦佔不动声色的道:“这是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  闵姜西看了眼秦佔,眼底含笑,“我能做主?”  “给你个机会。 ”  闵姜西随手指了指架子上一件大红色的外套,“我觉得这件好看。 ”  几个女店员从旁看热闹,秦佔瞥了一眼,随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闵姜西,最后对店员道:“黑色的拿一件。 ”  店员马上找了一件黑色的给秦佔,本以为这事儿就过了,谁料秦佔道:“红色,找一件她能穿的码。

”  店员立即照做,闵姜西忙道:“我不要。 ”  秦佔说:“你不是喜欢嘛。

”  闵姜西摇头,“我不喜欢。

”  秦佔说:“晚了。 ”  店员找好小码,站在一旁等闵姜西试穿,闵姜西很是后悔跟秦佔抬杠,早知道讨不到什么便宜的,她出声说:“这是男装,我穿不了。 ”  店员说:“这是男女通穿款,今年新出的。

”  秦佔一脸的无法商量,盯着闵姜西道:“赶紧的。 ”  什么叫赶鸭子上架?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闵姜西在脱下自己的外套,穿上那件比圣诞老人还显眼的红色外套时,终于体会到俗语的博大精深。

  站在镜子前,闵姜西不忍直视,她六岁之后就没穿过这么扎眼的颜色。

  偏偏秦佔站着说话不腰疼,“好看。

”  闵姜西哭笑不得,侧过头刚要开口,秦佔说:“不行。 ”  闵姜西想跟他商量一下,他提前封了她的口。   在同一家店里,秦佔又拿了几件外套,大小码都有,秦嘉定也要穿,等到买单的时候,闵姜西偷偷跑去前台,店员冲着闵姜西笑,虽然觉着男人购物女人买单稍显稀奇,不过一看秦佔的长相,倒也在情理之中,保不齐闵姜西是个白富美呢。   刚买完单,闵姜西手机响了,她去门口接电话,另一边秦佔走到收银台,从钱包里掏出卡。   店员说:“您朋友已经付过钱了。 ”  秦佔转头看了眼门口,闵姜西一身红彤彤的外套,背对着他,正在打电话。   另外几个店员提着装好的购物袋走近,小声道:“您朋友对您真好,进门就帮您要了热水。

”  “是啊,外套也要保暖的,是真担心您会冷。

”  秦佔看出这些笑容背后的含义,这辈子第一次被女人‘包养’,他心里不但没有不爽,反而还有点得意。   闵姜西打完电话转过身,正赶上秦佔跟店员往门口走,她主动上前要提袋子,秦佔说了句:“给我留点尊严,不让我买单,还不让我拿东西?”  几个女店员都在偷笑,闵姜西一时迟疑,秦佔将购物袋全部拎在手上,随后神情坦然的说道:“给我打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