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仅能提,还能跑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8 17:02   编辑:本站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仅能提,还能跑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这些是……”林宇猜到了是什么,但仍然轻声问道,似乎怕惊扰到这几个木箱子里熟睡的银子,免得醒来跑掉。

“是银子,都是林公子的话本梁祝换来的银子。

”周掌柜咧开嘴笑道,满面红光,哪怕是他,也绝对没有想到一个话本,竟然会带来如此巨大的财富。

这几乎使他焕发了人生的第二春。

周掌柜看向那装满银子的木箱子,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满满地四口箱子里,总共有二万两银子。

也就是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御书斋卖出了十万册话本,占了武陵城三分之一的人数。

打破了话本的销量神话。

当然后面能够卖的这么火热,也全亏了林宇在武陵城打下的名气,围棋赢了曾经的武陵第一人陈廷均,如今更是身负浩荡皇恩。 名气比之姜灵儿也不逞多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掌柜从房间里拿出账本给林宇过目,然后除去各方面的开支,最后算出来林宇该得的分红有将近一万四千两。 而印刷的制作成本居然全部是周掌柜独自揽下,也就是说,周掌柜余下的六千两,他个人也才赚个三千多两。

“这段时间辛苦周掌柜了,你背的太多了,我就拿一万二千两吧!”林宇不容周掌柜废话,便是敲定了这次的分红。

有钱任性!周掌柜红着眼眶,他实在很难明白,明明视财如命的林宇,居然会有这么慷慨大方的一面。

心里蓝瘦,香菇。

林宇虽然爱财了些,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什么开支都是周掌柜独自支出,反而他独享七成分红,若除去制作成本,他其实独占了八成多。 这么狠心的事,林宇自认为做不来,毕竟真正辛苦的人是周掌柜跟他的雇工。

二千两银子就当是给他们发福利或者奖金了。

周掌柜这一次对林宇彻底刮目相看了,以前他还觉得林宇是个活貔貅,只进不出,如今看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分红敲定了,但林宇不可能亲手将一万多两银子抬去郡守府,一万多两银子,足足有几百斤。 于是林宇便派了御书斋的一个杂工,前去武陵城官府衙门叫周提辖过来搬银子。

他则跟掌柜周自清,啜着茶,顺便看看自己写的话本,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武陵城衙门之中,所有官吏与一些衙役都有些无精打采,处理公务也漫不经心。 “周大人,你说林公子能够凑来银子吗?一万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 ”“是啊,我听说方府出了个败家子,花费万两银子给陈总督买了副围棋,把家底都掏空了……”几个能够跟周提辖说得上话的官吏,如今正愁眉苦脸。 本来前段时间大家都有些余钱,衙门账房里也有些银子富余,但陈廷均的一场寿诞,余钱跟从衙门预支的银子,都全部当成贺礼砸了进去。

如今不仅填补不了,连黑甲军的饷银也发不下去了。

再不发饷银,那群家伙怕是要造反。

也幸好换了个愣头青的新郡守,否则还是陈廷均担任郡守的话,他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周元掏了掏耳朵,道:“能不能安静点?林公子说有钱,那就铁定能拿来,要真没辙了,再想想办法……若衙门运转不开了,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都怪……咋们以前吃相太难看了。 ”此话一出,众官吏都沉默了下来。 郡守大人常年在郡守,这衙门其实也就他们一众官吏坐镇,处理大大小小的各种事。

除非遇到特别重大的事,才会上报郡守大人。 也是因为如此,大家守着衙门这个小金库,难免会生出异心来,而一心在象棋之道上的郡守大人也从不来过问。 久而久之,众官吏也就越发不知道收敛了,全然当衙门账房当成了自己家的小金库。 如今整个衙门连一粒米都找不出,还顺带饿死了几只老鼠,是真的一贫如洗了,去街上敲竹竿的事,他们毕竟干不出来,那跟贼人有什么区别?读书也就白读了。 正当周元一筹莫展之际,一个衙役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大人,外面有个小子说让咋们派人去抬银子……”“什么?”“抬,抬银子?”心事重重地周提辖与无精打采的众官吏,听到衙役的话后,俱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哪里有银子?何须要抬?本官一只手能提动一座银山……”“能提动算什么?本官能够背着银山跑起来……”一听到有银子要抬,几个官吏更是冷笑了起来,这简直是在侮辱他们。

只要银子是他们的,别说需要抬的一千两,一万两他们都觉得能够背着满大街跑。 “走,出去看看……”周提辖眼睛一亮,脑海中想到了林宇的那番话,说着两天将银子准备妥当,如今这才半天功夫,难道就凑齐了?威武不凡的衙门外面,两颗巨大的石狮子盘踞大门两侧,御书斋捎话的杂工,规规矩矩地站在石阶下,不敢动弹。 官人让他站着别动,他是真的没有移动半分。

“你是何人?”周提辖一走出衙门,便对着那额头冒汗的杂工说道。 “大人,小的受林公子所托,前来衙门传话,说是让提辖周大人派人前往御书斋抬银子。

”杂工被周元的王霸之气震住了,连忙跪地陈述了起来。 “真的有银子了!”周提辖眉头舒展,身上压着的担子顷刻间松了下来,神清气爽。

摸了好几次囊袋才掏出了二文钱的周提辖,将全部家当给了那杂工后,便亲自带着身后的官吏,前往御书斋抬银子。 “郡守大人的这女婿也是有意思,区区千百两银子,用的着这般大张旗鼓吗?”有官吏轻笑道。

然而,当周提辖带着几个官吏,出现在御书斋后院的房间之中时,身后跟来的官吏双腿抑制不住的打起了摆子。 林宇为了好搬运,特意将分红下来的一万二千两银子,分别用了六口小箱子装着。

每个小箱子里放了二千两银子,按照大夏银子的重量,这二千两银子便足足有六十二公斤。

但他看到赶来的周提辖与五个官吏,便是眉头微皱了起来,不悦道:“难道派去的人说的不够清楚?派来的衙役在哪里?就你们六个人能行?”“本官没想到……会,会有这么多银子啊!”周提辖感动之余,额头也是直冒汗,他哪里想的到,林宇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凑齐了一万多两银子。 那五个官吏更是身体发颤。

现在银子有了,每个箱子重一百多斤,以他们才气改造的身体,搬运个百多米不成问题。 可要是从御书斋搬回衙门,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之前狂言能够背动银山的话,如今却是那么的刺耳。 脸被打的啪啪响。

    上一篇:运动会加油稿100字荟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