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137章:期盼与你悱恻缠绵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4 21:47   编辑:本站

第137章:期盼与你悱恻缠绵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来到小镇,江浩把车停在一家画店门口。 他是画家,最起码现在对外的身份是个画家,画家就要做画家该做的事情,所以他需要买一些绘画工具。 江浩吸收了这个电影人物的所有知识和能力,他现在也会画画了,至于这家伙的水平,艺术是不能用常理来度量的,反正他是这么认为。 什么古典派、印象派、野兽派,江浩才不管那些。

直接来个装逼派就可以了。 走进画店,开始挑选工具,画布、画框、颜料、画笔、调色板、油画刀、松节油......总之乱七八糟一大堆,老板早已经乐的喜笑颜开,只要江浩点中什么,立刻拿下来。 以前小镇也经常有画家来采风,可惜战争爆发,现在很少有画家来了,画店的生意门可罗雀,今天终于来了一个大主顾,老板自然高兴。 终于挑选好了,老板算账,竟然要七百多里拉,不得不说画画真的是一个很费钱的事情。

难怪有的画家在穷困的时候,连画布和油彩都买不起呢。

“八折,送到海边费德勒的家。

”江浩道。

老板苦着脸道:“八折才少了,我可以给你打九八折。 ”江浩站起身,看着老板道:“同意我就付账,不同意我立刻离开,你自己选择。 ”遇到一个大主顾太难了,老板扭着脖子纠结了半天,“好吧,就八折,希望您下次还到我这里来采购。 ”江浩笑笑说道,“我要在这里住上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少不了过来。

”老板一下子就乐了,能抓住一个长期客户,这对他的经营是非常有好处的。

“如果有需要,您完全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直接给您送过去。 ”付账后告别画店老板,江浩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闲庭信步的走到广场露天咖啡吧坐下,这里是小镇最中心地带,也是最繁华的一条街道,政府、警局、律师事务所、职业介绍所、公证处、餐厅、戏院、服装店,统统在这条街上。 所以这里是最热闹的,来来往往的人群很多。 江浩点了一杯咖啡,抬手看看时间,上午10点,随手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虽然这些报纸有些空洞,可他有后世对这个时代的了解,有些内容还是能够看出端倪的。

比如食品管制,比如通货膨胀。 如今整个意大利都实行了战时食品管制,每个人每天都有限购数额,只能维持最基本的温饱,而且种类有限,面包、黄油、牛奶,一些蔬菜和鱼肉,也就这些了。 填不饱肚子也饿不死人,剩下的物资,大多数都被送去了前线。

如果想吃好东西,比如巧克力、牛肉、火腿、香肠、奶酪这些,不好意思,政府门店不出售,想要香烟和酒,更加困难,除非有门路才能购买到。 当然,也不是什么也没有,现在很多农民和商人手里还是有存货的,但是都不愿意卖给政府,因为政府开的价格太低了,所以如今黑市交易非常猖獗。 想买好东西可以到黑市去,那里可以说应有尽有,甚至有从军队流出来的食物和物资,就是价格贵。

其实意大利现在算好的,现在德国和意大利还暂时处于上风,法国战败后,法国民众的生活异常艰难,时刻处于饥饿状态,有钱也买不到吃的,因为那些东西都被德军搜刮走了。

就在江浩看着报纸对照脑海里的这些信息时,忽然前面传来微微骚动,江浩抬眼看去,就发现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前方一个人身上。

一个女人。

一个穿着短裙丝袜高跟鞋款款走来的女人,是玛莲娜。

也只有她才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不管玛莲娜走到什么地方,都会有男人脱帽打招呼,“美丽的玛莲娜,你好。 ”“玛莲娜,你今天真是太美了。 ”“玛莲娜,能请你喝一杯咖啡吗。 ”玛莲娜始终微低着头,视线看向地面,对任何人都不加理会,高跟鞋踩在石板上,发出嗒嗒的声音,非常清脆。

江浩身后有几个喝咖啡的女人,看到玛莲娜的样子,女人们立刻变了话题:“听说她是个女裁缝,但是很下流。

”“你看看,多么风骚,她穿成这样就是为了吸引男人的关注。 ”“她男人去打仗了,她恐怕不会独守空房。 ”“她一定在背地里做了什么肮脏的事情,放心,以后一定会暴露的。

”“我觉得她还不如伯爵的情妇,最起码光明磊落。

”女人们的嘴非常毒,而且声音也不小,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不停的说着各种诋毁的话,江浩听了都感觉心里难受,真不知道玛莲娜承受了什么样的心里折磨。

他很想撕烂这群泼妇的嘴,可那样做无济于事。 恶妇最凶狠的,永远是她们那颗被嫉妒染黑的心,她们会一直诋毁谩骂,直到她们不喜欢的东西消失。

这就是所谓的“暴民政治”。 时间不长,玛莲娜从求职所出来,脸上没有一点笑意,应该是还没有工作的消息,这也很正常,现在找到一份工作本来就很难,更别说一个女人了。

看着玛莲娜失望的离开,那些女人们却一个个眉飞色舞起来,有人说道:“她已经好多天过来求职了,不过看来又没找到工作。

”另一个女人道:“上个月政府发出通知,为了战争,政府停发了公职津贴,玛莲娜之前一直靠着他丈夫的津贴生活,现在连最后一点收入也没有了,所以她不得不出来找工作。 ”旁边一个女人用厌恶的口吻说道:“看着吧,镇上没人会雇佣他,如果有男人敢雇佣玛莲娜,他们的老婆会和他从早打到晚,永无宁日。 ”女人们轰然笑起来。

江浩转头看看这个女人,这群人里面,数她说话最恶毒,说出来的话就像一把把刀子一样割人心。 这些女人因嫉妒而仇恨,她们觉得玛莲娜过得不好,她们心里就会感觉非常舒畅。

她们把玛莲娜设立成了群体敌人,玛莲娜成了镇上所有女人的对立面,假想敌,她们时刻怀疑自己的男人会出轨玛莲娜,而在她们心中,已经把玛莲娜定义成了一个荡妇。

她们一起嘲笑玛莲娜,能增进彼此的认同感。 她们是一个群体的动物,她们不孤单。

江浩从桌子上拿起一张便签纸,从身上抽出笔,用花式意大利文写道:“美丽的夫人,你的风情让我倾倒,你身上的味道令我沉醉,你完美的胴体让我欲罢不能,我每日思念着你,期盼你再次到来,与你悱恻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