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5章 低调,也是贵客

时间:2019-05-15 21:31   编辑:本站

  孤飞燕和唐静拥抱着,开心地大笑。

  上官夫人越看越喜欢,原本还只想要一个女儿,这下有要一双的念头。

可惜,宁老板去了云闲阁,至今都还未归。

  “燕丫头,给本夫人介绍介绍吧,这是谁家的闺女?生得这般水灵,怎么偏偏要女扮男装?好玩吗?”  孤飞燕连忙放开唐静,介绍起来,“上官夫人,她叫唐静,这是神农谷竞拍场的首席竞拍师,也是我的好朋友。 这一回,她代表老执事而来。

”  “静姐姐,这位是玄空商会的老板娘,上官夫人。 你同她说说,你为何女扮男装吧?”  上官夫人故意打量了唐静一眼,点了点头,“唐静?本夫人听说过的。 ”  唐静眼底闪过一抹窃笑,连忙福身行礼,“上官夫人,小女子久仰您和承老板大名,今日能见着您,可谓三生有幸!小女子女扮男装就图好玩。

”  孤飞燕认真朝上官夫人身旁的妇人看去,只见这妇人同上官夫人的年纪相仿,容貌保养得极好,几乎看不到岁月的痕迹,但是那神态中却又时光留下的韵味。

不同于上官夫人精明伶俐,伶牙俐齿,肆意任性,这位妇人看起来就非常内敛,甚至有些寡言孤高。

  孤飞燕问道,“这位便是上官堡的少夫人吧?”  上官夫人立马将妤锦拽过来,介绍道,“都一把年纪了,别喊她少夫人,她会不好意思的,喊她妤夫人便可。 若不是我哥迟迟不肯接手上官堡,她都能当老夫人!”  妤锦对上官夫人的玩笑话完全不理会,见孤飞燕和唐静同自己行礼,只微微颔首。   她出身不凡,年轻时离家出走,第一次当杀手就遇到了上官夫人。 不过,她比晔十三幸运多了。 她并非被雇杀上官夫人,而是被上官夫人雇佣。 上官夫人喜欢她,因而故意拖欠佣金不还,不让她走。

两人便渐渐地从债务关系变成了闺蜜关系,再然后在上官夫人的撮合下,便成了姑嫂关系。

  她看似高冷,其实是低调。 这一回并不想来,只是,上官夫人非得坚持自己只代表玄空商会,不代表上官堡,硬是拉她来。   孤飞燕连忙将大家请入瑶华阁,令钱嬷嬷奉上最好的茶。

  瞥开私交不说,唐静他们一进城就到孤家来,其实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的。

要知道,她们三位这一回都是被邀来的,代表着玄空大陆三大势力,是君氏皇族的宾客中最尊贵的。 尤其是上官夫人这个半个玄空商会的当家人,身份最高,按规矩,得天武皇帝亲自接待她。

  于公于私,孤飞燕都应该尽地主之谊,招待好。

她低声交代钱嬷嬷提前去安排晚宴,才同她们聊了起来。

  妤夫人基本是不说话的,她沉默着,无聊着,安安静静地打量起屋内的一切,很快就注意道候在一旁的秦墨。

见了秦墨的脸,她有些惊艳,同时也觉得有些眼熟。 可认真一看,却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 她看得出秦墨是个护卫,也没多问。

  上官夫人原本也是喜欢说话的人,可是,见唐静在场,她就忍着不怎么说了。

她也算是看着唐静长大的,唐静看似个沉稳的大姐头,实际上打小就是个话唠。

上官夫人生怕自己同她们聊太多,忘了身份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孤飞燕和唐静你一言一语地畅聊,孤飞燕聊这一回大慈寺沐佛盛典的安排,唐静则聊起小太子。

在神农谷的时候,孤飞燕已经嘱咐过唐静一次,让唐静不许外泄。

听唐静再提起,她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上官夫人和妤夫人早注意到唐静的话,两人其实心中有数的,却故作诧异朝孤飞燕看来。   孤飞燕十分紧张,连忙以天炎机密为由,没有解释太多,只恳求他们保密。   上官夫人和妤夫人都爽快地答应了,表示了两家的天炎和万晋之间中立的立场,孤飞燕才松了一口气,恶狠狠地瞪了唐静一样。

唐静悻悻的,回了她一个认错的眼神。

  其实,若不是因为在场都是自己人,她也不会那么大意的。

  孤飞燕刚瞪完,上官夫人就偷偷睨了唐静一眼,唐静不敢再跟孤飞燕聊太多了。

她遂将话题扯到孤家大宅上,上官夫人随即提出想逛逛孤家宅邸的要求。

  孤飞燕倒没什么疑心,欣然答应了。   孤飞燕走在前面,上官夫人特意走道唐静身旁,低声训斥,“你嘴看样子是要让你舅舅来管管了。 今日幸好没有别人,否则坏了靖王的好事,连累了燕丫头,我可不饶你!”  唐静的舅舅正是承老板?换句话说,上官夫人正是她的亲舅妈。   “我也知没外人才忘形了。

”  唐静自己拍了拍嘴巴,低声道,“我舅舅还未回来吗?为何还要继续查这丫头?云闲阁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上官夫人低声,“他觉得这丫头像他的主子,你小时候见过的,你觉得像吗?”  唐静眼底闪过一抹复杂,道,“我也觉得有点像,可是,她并没有那个胎记。

”  上官夫人轻叹,“我倒希望她不是。 她和靖王的关系似乎不一般,她若真是你们要找的人,靖王……可不是省油的灯呀!”  见孤飞燕回头看来,一旁的妤锦立马站到上官夫人和唐静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而唐静也立马走开了。   孤飞燕带着唐静他们逛了孤家一圈,孤二爷和王夫人虽不清楚客人们的身份,却也不敢怠慢,早早地令人设晚宴。 然而,钱嬷嬷安排了福满楼的佛诞斋宴,连马车都备好了。   孤飞燕对钱嬷嬷的安排非常满意,一路同唐静他们介绍起福满楼,且挽留她们多住几日,等斋。 戒期过了好好尝一尝福满楼的招牌菜。   说起美食,不止唐静和上官夫人,就连妤锦都插了几句话。

众人交谈甚欢,肚子也都饿了。

然而,道了福满楼门口,却被告知福满楼被人包下了。

  钱嬷嬷特别气愤,同两个店小二理论了一番没得到结果,只能过来禀,“大小姐,老奴一个时辰前亲自来挑位置,他们都答应了的!这有人要包场,他们好歹派人到府上告知一声呀!咱们都到门口来了,他们才这样,这未免欺人太甚!”  钱嬷嬷说着,靠道孤飞燕耳边,低声,“大小姐,城里能合几位贵客胃口的,也就福满楼了,这个节骨眼上,咱们怎么办呀?”  孤飞燕暗暗琢磨,福满楼是花月山庄名下的产业。 因为靖王殿下喜欢这里的菜,花庄主一直都亲自打理,她手下的人不至于把生意做成这样呀!有能耐临时包场的,也就靖王殿下本人了吧?  可是,靖王殿下来福满楼吃饭向来都很低调的,也不至于如此。

莫非,今夜要宴请什么重要人物?  孤飞燕也不想让唐静他们扫兴,她想了下,决定让钱嬷嬷去找掌柜的商量,在后院腾出个包厢来,给她设宴。   然而,她都还未拿出花月山庄的令牌来,便见三顶奢华的大轿子便迎面而来。 孤飞燕一眼认出这是此次佛诞盛会专门用来接待贵宾的轿子,也一眼认出了随行的护卫和仆奴全都靖王府的人!  孤飞燕立马想道了一个人来,韩虞儿!  莫非,靖王殿下陪韩虞儿来吃斋宴?  ……  给读者的话:上一更笔误,妤锦是上官堡少夫人,六一陪娃,更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