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534章 特殊的波动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13:09   编辑:本站

第534章 特殊的波动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庞大的地下实验室,足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

足足有数万个研究员、助手在各自导授的带领下,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研究。 时尚的水晶鞋踩在走廊上,清脆的脚步声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所有人都有埋头于自己的研究,没有浪费一点时间。 在智脑上研究分析,用各种实验器械从被牢牢束缚的异形身上抽取鲜血,或者切下一些骨甲、器官,包括抽取它们分泌出来的粘液等等。 每个人看上去都很兴奋——当然,只是拉斐尔的话根本不足以调动这些人的积极性,不过当他们清楚了这个研究所并不是想象中的“黑翼舰队”的私产,而是属于皇帝陛下所有,这就足以让他们狂热了。

更何况他们现在研究的实验对象,可是千载难逢的异兽,强大而凶残的异兽。

它们已经占领了鳄人统治的奥尔星系蓝星的消息,这些研究也已经知道了。 这就更加引发了他们的兴趣,毕竟能做到这一点的异兽,至少也是二级或者三级异兽文明,这样的研究对象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得到的。 一路走到一间间透明的研究实验室,张蓉看着一只只正在被研究或者说折磨的异形,看到它们甚至没有一丝挣扎的迹象,更不用惨叫,她的心里寒气“蹭蹭”直冒。

什么样的生物,可以在整个身躯几乎完全被剖开且仍旧活着的情况下,只是剧烈地喷吐的霜雾似的白气,不挣扎也不惨叫。 什么样的生物,可以在浑身被插上了无数管道,不停地被注射着各种致命的毒剂,哪怕身体已经比原来肿胀了一倍。

也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

什么样的生物,可以无视一切的痛苦折磨!这一生不知亲手解剖、切片了多少不同的生物,然而眼前这一幕幕。 仍旧让足以做“刽子手”的张蓉一阵心惊胆寒。 不由自主加快的步伐,很快就来到了“三号实验体”所在的囚室外。 张蓉不禁微微一怔。

一个老人静静地站在囚室外,明显有复古情缘的他穿着一身古朴的长袍,束手而立,正在注视着全封闭的牢室外的监控光屏。

“陈老,您怎么来了?”自然认识老者是谁,张蓉走过去微微低头恭敬地问道。

地位很是超然,张蓉并不清楚“陈老”在研究所的地位、职衔,但她不止一次看到拉斐尔在“陈老”面前都很恭敬。

谨慎的她也不敢乱打听,自然更不敢造次。 并没有搭理她,陈老只是静静地站在囚笼外,那与年龄极不相衬的尖锐鹰眸紧紧注视着光屏中宛如冰雕似的“三号实验体”,一动不动。

陈老不说话,张蓉也不敢再打扰他,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半晌。 “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研究所内有各种最先进的探测设备,这两天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听了陈老的话,张蓉没有急于回答,细细思索了半晌。

这才摇头应道:“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或许在等下杀进了银心城的异兽接近时,设立在街区外的探测设备就会报警。 ”眉头皱了起来。

陈老沉声说道:“如果我说异兽就是它叫来的,你信吗?”“什么?”一听陈老这句话,张蓉不禁花容失色大吃一惊。

“我能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波动,说是能量又不完全是,总之很诡异。

我查了很久,才确定了不定时的特殊波动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如果非要我说,这是一种类似精神力和脑电波的诡异波动,我怀疑这个家伙长成这样,就是具备了我们未知的某种远程交流的能力。 ”陈老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迷茫。 显然他也只是怀疑而不能确定。 也只是刹那间的震惊罢了,很快就恢复如常的张蓉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 同时在智能腕表上查了查。

“陈老,杀进了城的异兽。 可不是奔碰我们这边来的,我刚刚看了,它现在正奔着银心城中心位置而去,却是离我们越来越远。

”小心地调整着语气,张蓉慢慢说道。 “用句古话来说,它这么做,就是在声前击后。

它不顾一切冲进城内大肆杀戮,几乎引去了整座银心城的防御力量,同时也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陈老说到这里,脸色遽然一变。

“可它这么做也没有意义啊!它迟早会被击杀在城内,只要军方不计较会误伤多少人,就绝对能做到。 它死了,其它的异形以及‘三号实验体’还关在这里。 它这么做没有……”话才说到这里,张蓉明显也想到了什么,脸色“唰”地苍白起来,几乎没有一丝血色。

“这里的墙壁有多厚?”陈老猛地转过身躯,犀利的双眸盯向了张蓉。

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张蓉咽了一口唾沫才应道:“当初地下实验室建立时,考虑到各种实验体可能会因为意外逃离,我们的墙都建的很厚,至少也有半臂厚。

”“用的是这种不被异兽血液腐蚀的金属材料吗?”陈老的语速越来越快。

摇了摇头,脸上没有半分血色的张蓉苦声应道:“怎么可能,这种复合材料极其稀缺,这批囚室建造几乎用去了帝国十分之一的储备,需要更多金属建造的墙壁,怎么可能采用这么珍贵的材料。

”“启动紧急预警,联络太空舰队,如果这里出了岔子,让他们在第一时间用巨炮轰平这里,千万不能让它逃走。

”陈老身体不动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张蓉甚至还没有看清楚他去了哪里,就听到他的声音远远地响起。

一个转身拼命就朝通道尽头的电梯跑去,几步就甩丢了水晶鞋的张蓉,那神情就像是身后有一只异形在追赶一样。 理所当然的,她没有发现自己刚刚掠过去的一间实验室中的些许异常。

不要说她,就是那间实验室中的导授及自己的五个助手,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一只信使异形被钢索牢牢固定在躲躺椅上,从头部到尾椎足足有六根钢索紧紧勒住了它。

“它们的脑部组织很奇特,相比其它更多的生物,它们的脑部组织非常小,甚至不及我们人类的五分之一大小。

”“你们看,这就是它的脑部组织,相当于我们的大脑。 ”“你们注意看脑部组织旁边的那个椎状的的事物,就是那淡绿色的器官,我猜测它的作用跟我们人脑大脑中的脑垂体的一样,只是能不能确定还需要我们继续实验。 ”指着信使已经被剖开的颅骨,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色短发,那个导授不停地说着。 在他的四周,五个助手紧紧挤在一起,一个个睁大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

没有人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那厚重的银灰色的金属墙壁,仿佛突然柔软下来一样,紧接着就出现了一个小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