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养老与打假,重建道德之关键

时间:2019-07-10 17:22   编辑:本站

养老与打假,重建道德之关键

  养老与打假,重建道德之关键  不管咋说,两会乃国人政治生活中的大事,官媒自媒体几乎都在围绕两会说事儿,不关心的人都要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信息轰炸。 于是,在信息流里发现了几个字眼很重要,那就是养老与打假。

窃以为,养老与打假算得上是当今中国重建道德之关键。

当然了,还有一则消息也很抓眼球,台湾岛上的王金平想“冻蒜”。 哈哈,懒得提说他久矣,但冒出来了还是会找机会说一说他的。

  关于养老的新闻认为,我国正面临老龄化社会的严峻挑战,40年前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响应基本国策,现如今养老问题日益凸显。 亿户家庭中,独生子女家庭约有亿户。 这带来了两方面的问题,一是空巢老人居多、生病住院时缺少护理照顾,一是独生子女面临的父母照料、养老压力愈发明显。 因而,独生子女家庭的养老问题已成为必须高度重视的重要社会问题之一。   前几年,某著名学府专攻人口问题的著名学者就讲过这类问题。

他与住院的老父亲聊天时,说老人家是中国最后一代最幸福的老人了,老人不同意这个说法,回忆自己在这个年龄段时差不多是一穷二白,看你们现在过的是啥日子?他问老父亲,您现在住院,有我们兄弟姐妹轮着值班陪伴。

我们就那么一个孩子,生病住院时,他是上班呢,还是来医院?老人听完这话,默默地望着窗外再无言语。

  这只是独生子女家庭养老的问题,还没涉及失独家庭以及社会性养老问题。

前几年有个调查说,中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亿,这一年龄段的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四。 中国每年新增“失独家庭”万个。

至少有200万老年人因无子女而面临巨大的养老、医疗、心理等方面的困难。

更严峻的事实是,中国早就进入了未富先老社会,太多的人因为未备先老,面临着贫困、疾病、失能、服务、照料、精神关爱等诸多困难和问题。 单就湖北京山老人自杀现象,就已经令人心惊胆颤了。

  再说打假问题。

今年全国两会上,打假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依法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违法行为,让违法者付出付不起的代价。

这是政府工作报告连续6年将打假列为年度工作重点。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茅在“部长通道”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将实行“最严厉的惩罚”,让假冒伪劣制造者“付出付不起的成本”。 还进一步说,假冒伪劣产品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要经过不懈努力的“持久战”,逐步减少假冒伪劣产品,做到“天下少假”,让消费者少一分担心,多一分放心。

  为了不说外行话,特意找度娘查一查有无打假词条。

可乐的是,瞬间跳出“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12,100,000个”,“打假”居于首位。 而且还看到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开放的地盘,人人都可以进来鼓捣一番,百度的信誉度可想而知。

有句话送给百度:百度之假甲天下!  言归正传。 百度词条解释“打假”:在中国,假冒伪劣商品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也大量出现,已成为阻碍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

假冒伪劣商品屡禁不止,给国家和社会造成的危害是十分严重的。

为推动社会的进步,必须保护知识产权,必须严厉打击制贩假行为。

打击和惩处这种违法行为的全过程统称为”打假”。

  需要补充的是,多次将这一问题列入政府工作报告,而且越说越严厉,至少说明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

去年的要求是“决不允许假冒伪劣滋生蔓延”。

今年则明确“依法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违法行为,让违法者付出付不起的代价”。 有评论说,这种变化彰显了政府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诚意决心,同时亦是有的放矢,切中肯綮。

肯綮者,乃筋骨结合的地方,所谓最要害之处也。   假货,仅仅是假冒伪劣商品吗?为慎重,又一次询问度娘。 基本释义是:为欺骗顾客而制造的仿造品假货充斥市场。

百度词条定义是:假货在中国工商出版社2008年出版可能是汉字圈第一本关于假货的学术专著《假货研究》里,指以下商品:1.和客观事实明显不符。 2.和得到世界上2/3以上政府承认的国际组织颁布的标准,以及2006年人均收入在1500美元以上国家政府颁布的标准不符,前者以承认该标准的地域为准,后者以所在国为准。 3、如果二者都不存在,则以销售地相当于我国省级以上法院得到半数法官认可的司法判决标准为准。

这一定义从客观和主观二个方面明确了假货的内涵,外延囊括了全部假冒伪劣产品,得到学术界、管理界和社会的普遍认可。   严重的问题是,当今时代的假货,无所不包,无所不有。

完全可以肯定的是,现如今大凡人世间有的东西必有假的伴随之。 比如,假官员、假党员、假军人、假文凭、假档案、假年龄乃至各行各业,只要世间有的肯定就有假冒的,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现如今已经到了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假。

有人很“温柔”地表示说,人类社会与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违法行为的斗争已超过一二百年的历史,至今仍未停息。 这是啥眼光哟?凡事有利可图的事情,人类都会趋之若鹜,从来不会客客气气的。   养老与打假,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但对当下中国而言可是很现实的大问题,已经严重导致了社会道德的大滑坡,严重影响到了社会文明的进步。

可以肯定地说,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好的话,将会对实现中国梦造成诸多不利的影响。

当然,两个问题也不能揉在一起来解决,尽管社会治理讲究的综合治理。

毋容置疑的是,已经富起来的中国,应该有能力解决好养老问题。

打假多年的中国,只要痛下决心肯定能够在打假问题上有所建树,单就打击假冒伪劣商品而言,其实简单到只要打他个倾家荡产、永远失去死灰复燃之能力,足矣。

很久之前,学界民间都这么呼吁过,国外也有先进的经验可借鉴,做起来其实并不难。

  真够啰嗦的,打住吧。 好在,从头看到尾的人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