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9章 没拦住还露馅

时间:2019-05-15 23:20   编辑:本站

  孤飞燕这么一喊,围观的人就都惊着。

  于大人亦是震惊,他连忙追进去低声劝说,“孤药师,当着贵宾面何必如此较劲?较劲下去,你还能较得过靖王殿下的面子?在下做东,请你们到四味阁去,如何?”  孤飞燕不理睬,又喊了一声,“来人,让你们佘掌柜马上出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这时候,楼上的韩虞儿和夏小满就都坐不住了。 韩虞儿没敢下来,待夏小满下楼,她才跑道楼梯口偷看。

  福满楼的佘掌柜匆匆而来,一见孤飞燕那张冷肃的小脸,他就绝望了。

他也是刚刚在店小二哪里了解到钱嬷嬷来订座。

今夜订座的人不少,他本不想答应夏小满的,可夏小满说自己的是奉命行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他若早知晓孤飞燕的人来订座,必定会早告知夏小满的。   要知道,孤飞燕不仅仅是御药房之首,还是花月山庄如今的执掌者。 按花庄主的原话说,说福满楼是孤飞燕的那都不为过。

  佘掌柜偷瞄了夏小满好几眼,寻求夏小满的意见,哪知道,夏小满不理睬他。

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暂时表现出一副跟孤飞燕不熟悉的样子,认真说,“孤大药师,实在抱歉,今夜福满楼被包场了,恕不招待。 ”  听到这话,韩虞儿十分满意。   她没想到孤飞燕会这么不知天高地厚闯进来,她就等着看好戏了!  孤飞燕淡定中透出几分冷肃,说道,“我府上的仆人一个时辰前来订好位置,定好菜单,你们当时怎么不说明情况?”  佘掌柜不敢看孤飞燕的眼睛,却强装淡定,回答说,“事出突然,实在抱歉。 ”  孤飞燕冷冷反问,“一句抱歉就完事了吗?”  那还能怎么样呀?  一边是奉命行事的夏小满,一边是新任的掌事者,怎么选?  佘掌柜硬着头皮,严肃地说,“孤药师,今夜是包场的是靖王府,还请你改日再来!”  “啪!”  孤飞燕拍了桌子,眸中透出了深深的警告之意。 她厉声,“佘掌柜,生意虽有大小,但顾客不分尊卑,只分先后?我若是一天前订的座,你大可取消。

我这是一个时辰前订的座,我到了门口你们才不让进,你们未免欺人太甚了!你们的信用何在?我今日一定要在这里设宴呢?你安排还是不安排,自己看着办!”  这话一出,在场的于大人,躲楼上的韩虞儿,还有外头围观的众人却都感到震惊和可笑。

  孤飞燕明明知道包场的是靖王殿下,居然还敢说出“顾客不分尊卑,只分先后”这样的话来?她居然还敢当着满公公的面,威胁佘掌柜!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这分明是公开跟靖王府过不去!自讨羞辱呀!  佘掌柜一要赚包场的大钱,二要给靖王殿下面子,怎么可能给她安排?又怎么可能怕她威胁?佘掌柜怕是不会再对她客气了吧?  然而,佘掌柜就彻底被吓着了,他再次朝夏小满投出求助的目光,见夏小满仍旧不理睬自己。 他就豁出去了。   他才不管自己会不会坏夏小满的好事。 他只知道,只要是因为孤飞燕坏的好事,靖王殿下不一定会追究,但是,若是惹恼了孤飞燕,孤飞燕一定会追究他,靖王殿下也一定会追究他。   “说得好!”  寂静中,佘掌柜突然弯腰同孤飞燕鞠了一个躬,无比诚恳地致歉,“孤药师,您说得太好了!顾客不分尊卑,只分先后,做买卖就得讲究这个道理。

此事,确实是福满楼安排不妥当。

孤药师,里头请,赶紧里头请。

你订的包厢留着呢,小的马上让厨子按菜单上菜!”  这下,在场众人都愣了。

韩虞儿简直是目瞪口呆,无法理解,佘掌柜竟放着大钱不赚?竟不给靖王殿下面子!  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就在韩虞儿震惊至于,佘掌柜竟对夏小满说了一句,“满公公,对不住了。

这样,今日的菜金全免,当小的给您和韩三小姐赔罪。 ”  这……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众人都诧异了,佘掌柜不是应该给靖王殿下赔罪的吗?怎么只给满公公和韩三小姐赔罪?莫非,今日包下福满楼的并非靖王殿下,而是夏小满和韩三小姐?所以,佘掌柜才敢对孤飞燕让步?  到底是夏小满包着福满楼讨好准靖王府,还是这准靖王府为出风头,让夏小满包下福满楼呢?  一时间,众人都议论起来。   佘掌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可不敢真的不给靖王殿下面子,所以,他只能把夏小满推出来了。

他朝夏小满投出了无奈的目光,夏小满却回了个窃笑,其实,夏小满要的也是这个效果。   于大人思索了一番,突然仰头朝韩虞儿看去,露出了狐疑的目光。 惊呆了的韩虞儿这才缓过神来,逃一般回到包厢,差点摔倒。

  她面红耳赤的,心跳加速,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还自诩聪明着,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非但没有拦下孤飞燕,反倒还露了陷!  这就简直太丢人了!  她左立不安,一边往窗外的后院看,一边踱步,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孤飞燕若找上门来讨债,她就真没脸了!  此时,孤飞燕已经明白佘掌柜的意思了,她对夏小满的鄙视又多了一分。

她并非故意威胁佘掌柜,驳靖王殿下面子的。

此事,于公于私,她的做法都占理。   如今知晓了是误会,她更心安理得的,甚至还有些小欣喜,只是她忽略了。

她连忙出门去,将上官夫人她们走请下马车。   唐静听戏看得很开心,妤夫人早就闭幕眼神,而上官夫人一边下马车,一边揉肚子,暗暗嘀咕,“饿死老娘了,韩虞儿这个贱丫头,明知道老娘来了,还端架子包场?看老娘待会怎么收拾她!”  孤飞燕她们进门后,就直奔二楼。

  刚到包厢,唐静就指着窗外哈哈大笑起来,“燕儿,你快看,韩三小姐从后门逃了!”  孤飞燕看去,还真看到韩虞儿独自从后院的门出去,身影狼狈。

  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还不知道韩虞儿怕的是她的欠条,只当韩虞儿是怕丢人。 上官夫人瞥了一眼,轻轻冷笑,不动声色。

  孤飞燕笑着笑着,心一狠,立马走出去,叫来佘掌柜,低声命令,“去,就说韩三小姐已经走了,福满楼照常开门做买卖!”  这个时候围观的人都还未散尽,若放出消息,大家必知道韩虞儿从后门走的,又能造谣出不少事!  虽然,她不喜欢造谣;虽然,她已经决定不插手靖王殿下的婚事。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   她觉得自己很坏,竟还坏得很开心。   她暗暗发誓,最后一次了,以后都不管他了。

  这一顿全斋宴虽然吃得很迟,可是,大家却吃得津津有味,非常开心。

  孤飞燕要给上官夫人他们安排客栈,上官夫人她们却都不嫌弃孤家客房简陋,一定要住孤家,唐静更是一定要跟孤飞燕同床共枕。

  孤飞燕睡得很迟才起,翌日,晋阳城里的传言,完全出乎她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