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浙大徐光宪——中国的稀土之父

时间:2019-07-09 08:16   编辑:本站

浙大徐光宪——中国的稀土之父

这位浙大人为何被称为“中国稀土之父”?近日,“稀土”这个词成为了国内外关注的焦点。

在我国从稀土资源大国跃升为稀土生产和应用大国的转折点中,离不开串级萃取理论的广泛应用,而这一重大突破源自一名浙大校友的开创性研究,他就是被誉为“中国稀土之父”的徐光宪院士。 稀土,是一组典型的金属元素。

其之所以异常珍贵,不仅因为储量稀少、不可再生、分离提纯和加工难度较大,更因为其广泛应用于农业、工业、军事等行业,是新材料制造的重要依托和关系尖端国防技术开发的关键性资源,被称为“万能之土”,也有“工业维生素”之称。

中国不仅仅是占全球稀土产量超70%的开采大国,更是全球稀土最大的加工厂,美国进口的稀土中80%来自中国。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直至20世纪70年代,我们的稀土生产工艺都大幅落后于世界水平,只能生产稀土精矿和稀土混合物等产品,在需要应用高纯度的单一稀土元素时,就只能高价向国外购买。

这也对相关产业的发展形成了相当大的制约。 就在这样的危局下,徐光宪校友毅然投入到了稀土相关的研究中。 而对于他来说,这已是他第三次改变研究方向,但只因一个理由——祖国需要![size=]当之无愧的“稀土之父”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1972年,52岁的徐光宪“半路出家”,接下了一项特别的紧急任务——分离稀土元素中性质最为相近的镨和钕,纯度要求很高。 虽然这和他之前的研究方向并无太大关联,但徐光宪毅然决然接下了这项任务,开始了又一次研究方向的转变。 徐光宪在查阅资料时发现,分离镨和钕的问题,国外学界也尚未很好解决。

据他之后回忆的相关记录,当时最先进的法国罗地亚厂,能够用萃取法分离其他稀土,可是分离镨、钕仍要用传统的离子交换法。 长远来看,离子交换法生产速度慢、成本高,对规模化工业生产不利。 无先例可循,徐光宪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挑战萃取法分离的国际难题。

立足于基础研究,着眼于国家目标,不跟外国人跑,走自己的创新之路白天“摇漏斗”,晚上琢磨串级理论。

一周工作80个小时,没有节假日,徐光宪入迷了。 他身边的同事回忆起当年的科研情景时说:“只有置身于稀土元素周期表和稀土4F轨道模型之间,徐先生才会怡然而坐。 ”3年后,这个难倒国内外稀土研究员的难题,真的被徐光宪团队攻克了。

最后的萃取流程里,包含了一百多个公式,每一道都是徐光宪的血汗。 1978年,徐光宪开办“全国串级萃取讲习班”,把他的科研成果在国营工厂里无偿推广。 几年前还被国外企业当做最高机密的稀土分离技术,成了一项中国的乡镇企业都能掌握的工艺。

很快,法国、美国和日本在国际稀土市场的垄断地位被打破,中国实现了由稀土资源大国向稀土生产大国、出口大国的飞跃。

到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我国单一高纯度稀土大量出口,国际稀土价格降为原来近四分之一。 很多外国稀土生产厂家不得不减产甚至停产,成功改写了国际稀土产业的格局。 国际同行大为震惊,甚至有一个专门的词来形容当时的情况,叫做CHINAIMPACT——中国冲击。

徐光宪校友是当之无愧的稀土之父。 他也因为这一系列的杰出贡献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size=]徐光宪(左)获200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一生中感到最满意的事是培养了一批好学生说起自己的学生,徐光宪总是如数家珍:学生黎乐民院士在量子化学领域,黄春辉院士在稀土配位化学和光电功能材料方面,高松院士在分子磁体方面,长江学者严纯华在重稀土萃取方面……“他们都做出了非常好的成绩,大大超过了我。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学生超过先生,我非常高兴。

这不是谦虚,是实实在在的话。

”[size=](徐光宪与后辈学子在一起)451天的浙大学缘1935年,徐光宪曾考入绍兴稽山中学,就读了一年之后,还是改考了浙大高工土木科,从此与浙大结下不解之缘。

浙大高工前身是1910年创办的浙江中等专业学校,1912年定名浙江公立中等工业学校,1933年由浙江省教育厅主办,浙江大学代办,即浙大高工。 徐光宪记得,入高工时的录取工作由浙大统一安排,选课也和浙大各系、各年级统一办理,教师由浙大教师兼任,使用的也是浙大教材,多数是英文版,因为那时还没有一套中专适用的教科书。 浙大学生把高工同学视为校友、同学,高工学生也将浙大视为母校。 当年,徐光宪住宿在浙大的西南角的求是里,紧靠大学路,北面的平房,是校长、教导主任、训导主任的办公室,南门有小路通往浙江省立图书馆,他经常去那里自学和借书,并学会了杜威图书十进分类法。

徐光宪在浙大母校的高工土木科,安定而愉快地学习了一年多。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浙大内迁。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高工于11月宣布停课停办。 在日寇侵华,国破家危的逆境中,徐光宪无可奈何地黯然离开母校,和母亲回到上虞老家。

自1936年9月3日至1937年11月27日,他在浙大高工读书451天。 时间虽不算长,但记忆深刻。

他把浙大视为科学知识启蒙的母校,始终对母校怀着一份牵挂、一心期盼和一腔热情。

1993年7月,徐光宪应邀任浙江大学化学系兼职教授。 2015年4月28日上午,徐光宪院士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斯人已去,但他对中国稀土产业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至今都产生深远影响,也必将被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