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8章 怪事连连(三)

时间:2019-05-15 23:03   编辑:本站

    指肚压在了复读机上,陈歌微微弯下腰,全身肌肉绷紧,仿佛一张拉满的弓。

  在芳华苑小区里和怪谈协会红衣的遭遇他记忆犹新,那一天他同时唤出笔仙和许音,但只阻挡了红衣不到十秒钟。

  这是他第二次在没有张雅的情况下面对红衣,和在芳华苑不同的是,此次他将鬼屋里的所有鬼怪都带了出来,倾巢出动,准备充分。   “十打一,应该没有问题!”  汗毛倒立,陈歌已经做好了全力一战的准备。   门外的鬼婴看着木门,它的身体表面慢慢变皱,皮肤里滴出刺鼻的红色液体,而那液体落地之后好像蝌蚪一般围绕着它转动。

  所有血滴似乎都拥有自己的意识,看起来和怪谈协会怪物身上的血丝一样,融入了怨气和死意,令人不寒而栗。

  “这孩子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还不到记事的年龄,怎么会携带如此强烈的怨气?”  红衣形成的条件陈歌至今都没有琢磨透,他只知道其中关键的几点,首先死前要充满怨气,其次极具进攻性!  每一位红衣都是残忍暴虐的代名词,它们见到其他鬼怪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其撕碎,然后吞掉!  不管张雅还是许音,都表现出了类似的特性。

  面对红衣,陈歌不敢有半点大意。

  灯笼散发出的光线变得更加暗淡,街道两边的墙壁隐隐泛红,婴儿慢慢转动身体,它没有直接发动进攻,而是慢慢的朝着木门所在的方向爬动。   血在它身体下方流动,似乎随时都会涌向木门。   千钧一发,陈歌在脑中演练,他准备先唤出许音,而后拉开距离使用闫大年的能力,就算不能将鬼婴拉入漫画当中,应该也能减缓它的速度。

  趁此机会,他再唤出漫画册里的其他厉鬼,所有鬼怪一起出手,争取一次性就重创鬼婴。

  陈歌一直在避免和红衣发生正面冲突,但这并不是说他就没有一战之力。   “风险很大,但如果能杀掉鬼婴让许音吞掉,那许音百分百可以成为新的红衣!”  想到这里,陈歌终于做出决定,破釜沉中,生死一搏!  阴瞳散发着丝丝凉意,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门外的鬼婴却突然停了下来,它布满褶皱的耳朵动了一下,在很远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女人在呼喊它的名字。

  丑陋的脸上露出一丝忌惮和畏惧,地上的血滴重新回到他的身体当中,皮肤又恢复原样的样子,鬼婴用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离开了。   一直到鬼婴爬远,陈歌握紧的手才慢慢松开,他艰难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这个红衣孩子离开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陈歌神色复杂,鬼婴离开,他避免了一场赢面不大的争斗,但是那个女人的声音能把鬼婴吓走,这说明村子里还有比鬼婴更恐怖的红衣,下次再见面说不定要同时对付两个红衣。   “到底是三星恐怖场景。

”活动了一下手腕,陈歌站直身体回头对老魏和白大爷说道:“暂时没事了,那东西已经离开。 ”  “你这一惊一乍的,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过来了,它是不是在咱们门外停了好一会?”老魏揉了揉鼻子:“隔着门我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  “是一个小婴儿。

”  “婴儿?”  “我跟你说不清楚。 ”陈歌懒得解释:“你们只需要记住,在这村子里看见身穿红衣的怪物,就赶紧躲起来,不要试着反抗,甚至在它面前逃跑都是多余的举动。 ”  “红衣……”老魏点了点头,记下了这个词:“咱们现在去哪?”  “先呆在这宅子里吧。

”夜色加深,越来越多非常恐怖的东西开始在活棺村内出现,陈歌也不敢再有松懈。

  “这个活棺村的试炼任务,虽说只有短短一句话,但难度估计要比第三病栋还要大。 ”  活着只有简简单单两个字,可对现在的陈歌来说,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鬼婴、吓走鬼婴的女人,活棺村内至少有两个红衣,其中那个女人的实力估计还要比一般的红衣强上许多。

”陈歌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影子,他突然发现,除了张雅和许音,恐怖屋的其他厉鬼都只是些表面上看起来很凶的家伙。   “幸亏没动手,要是十打一还被对方团灭,那就尴尬了。 ”  陈歌摸了摸白猫的小脑袋,刚才立了大功的白猫还没缓过神,它一双异色眼珠生无可恋的看着陈歌,脖颈上的毛到现在还是立着的。   “别怕,有危险记得告诉我,我是不会丢下你一个人逃走的。 ”  陈歌背上包,拿着碎颅锤站在院子里,这栋老宅面积比较大,荒草丛生,院内还有两棵枯死的树。   “门上挂着灯笼,屋内可能藏有鬼怪,你俩自己小心。

”  “陈歌,你等一下。 ”白大爷用手电筒照了一下院子里的两棵树:“你觉不觉得这树有些眼熟?枝干枯萎,根系露在外面,中间鼓起一大块,有点像朱家大女儿尸体上种的那棵树?”  被白大爷这么一说,陈歌也觉得有些相似,当初朱新柔就是被倒着塞进桃树坑里的。   双手推动树干,下面的根系已经腐烂,陈歌能隐约看到树坑下面埋着一个人。   “别把树给推倒了。

”白大爷拦住了陈歌:“以前村子里流传过类似的说法,好像是中邪的人死了以后,就要这样倒着埋进土地,然后上面还要种棵桃树,这样才能镇得住它们身上的邪气。

”  “也就是说这么做是为了镇邪?”陈歌摸了摸树干,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大爷,这两具尸体上面种的好像不是桃树啊。 ”  院内漆黑,三人看了半天才认出来,栽种在两具尸体上的是槐树。   “槐树据说是木中之鬼,往尸体上种槐树我也是第一次见。 ”白大爷抓着陈歌的胳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之不去碰它肯定不会触它的霉头。 ”  “那可不一定,院子里就埋着两具尸体,这宅子肯定不干净,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被盯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