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八百四十六章 修河(第二更)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4 21:47   编辑:本站

八百四十六章 修河(第二更)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万历十一年五月初之归德。 风雨骤来,这日林延潮冒雨视察河工。

如此大雨撑伞已是没用了,林延潮披着一身蓑衣,穿着草鞋,徒步来至堤上。

从堤上望去,大雨不停歇地打在河面上,四面黄水如注汇入大河,堤下数千民役正搬运土石。

这一处是商丘极险的河工堤防,这等重要堤防称‘大工’。 堤头竖立升起了三升旗,用官兵把守。 所谓三升是用土升黄旗,用石料升红旗,用柳草料升蓝旗。

林延潮到了堤上,直往司事所在的席棚而去,但见席棚雨搭的挂着十几盏壁灯,上书‘普庆安澜’几个字。

席棚里黄越等治河官员,正在商议土石搬运之事。 见有人来至席棚,黄越皱眉道:“这里不许闲杂人等出入,快出去。

”待见林延潮脱了斗笠,黄越失色道:“不知道司马前来视察,下官等有失远迎。

”众官员跪了一地。

林延潮摆了摆手道:“免礼,这数天连降大雨,本官心忧堤势,故而来此视察,尔等不必多心。 河面水位可有上涨?”听了林延潮这么说,黄越等官员才放心,否则林延潮不打招呼,突然来堤上视察,实在令他们提心吊胆的。

但又见林延潮冒雨,头戴斗笠蓑衣就赶到河堤,这等对河工的重视,也不由令在堤头一线的官员们心底暖暖的。 黄越定了定神道:“请司马随下官来。

”说着黄越对旁人道:“还不快端一壶姜茶来。

”林延潮与黄越来至席棚一面河之处,旁人立即给林延潮端来一壶姜茶。 林延潮手捧热乎乎的姜茶一面喝,一面听黄越分说。

黄越道:“司马,别看眼下河面上静悄悄的,但民谚有云‘涨水不响落水响’,这河面上是亮堂堂的,此称为亮脊。 所谓亮脊,就是如弓背般,河面中间高,两边低,反观退水,则如锅底,两边高中间低。

”林延潮看去,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但现在只是五月了,伏汛要提前要到了?”黄越道:“那也未必,黄河非持久之水也,每年发不过五六次,每次发不过三四日。

而这水已是涨了两三日了,仍是未盈出缕堤,我看其势不猛。

”“但也未可轻忽,五六月,乃河势一鼓作气之时也;七月则再鼓再盛;八月,则三鼓而竭且衰也。

”林延潮向黄越问道:“这缕堤修得如何?”黄越道:“百里缕堤修了九十余里,若非曾乾亨捣乱该全部修完才是。 现在下官已将所拨的河工银,料物都都用在堤上了,司马,已是开工三个月了,河工账上又没钱了。

”听闻下面讨钱,是上官最头疼的事,林延潮一口气将姜茶喝毕道:“钱先不忙说,咱们先去堤面看看。 ”说完林延潮重新穿上斗笠蓑衣走出席棚,下面官员匆忙跟随。

这时候大雨稍歇,逼河而建的七尺缕堤,已是将黄河河水尽数拦在堤内。 而缕堤和遥堤之间,则是近两里宽的淤地,林延潮的方才就在遥堤顶上的席棚,远眺缕堤旁的黄河。 现在缕堤修毕,遥堤堤下的民夫已是开始运土夯实堤脚。 林延潮见民役用一辆辆用厚阔板木做轮,短毂无辐的小车,以畜力拉运来一箱一箱的泥土,然后开箱一推,泥土尽数落在堤脚上,然后再将小车拉走。 黄越向林延潮解释道:“这叫板毂车,老百姓俗称下泽车,田地河泽都可以往来,这车行在堤内的泥沼地上,不沾不塞十分便利。

”林延潮向黄越道:“这我知道,只是这土从何取来?”林延潮知河工取土为重,这修堤取土上塘在百丈之内,称为“主土”,俗谓“就地取土”;距离较远的土方,名为“客土”,也叫“远调土”。

出于对人力节约来看,当然是离堤越近越好,但近了又怕伤了堤根,实在是件左右为难的事。 黄越笑了小,直接拦住了一辆板毂车,用车箱里掏出一把土来,在手里捏了捏给林延潮过目。 林延潮见土黑而胶问:“莫非是淤土?”黄越笑着道:“正是,之前修缕堤时放淤固堤,积了三尺深的淤土,现在正好铲了一些来夯实堤脚。

这筑堤取土以淤土为上,淤土也分几种,要老河工方能看出。 ”一旁一名河工道:“司马老爷,小人取土都是从河边选老淤或牛头淤,至于新淤之土粘性不够,护堤有余,修堤脚不足。

”黄越解释道:“那也是从新淤之下的挖出的老淤,若非修了一道缕堤,哪里有这面河取淤的好处。 ”“瞎说,之前你说新淤之土就行,但你看这稀泥一般如何可行?自是不如淤下的老淤,牛头淤。

”“新淤也没什么,要不然叫尔等隔堤取土,上坡过堤顶再下坡,这就是“过梁土”,别说人,牛也给累趴下。 ”黄越与河工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

黄越官虽最高,但几名老资格的河工顶撞他,他也不生气,不过道理上总要争个面红耳赤的。

林延潮虽大多听得不懂,但却是很喜欢这等‘求真务实’的气氛。

众河工官员是真真正正想要修一条好堤。 黄越向林延潮道:“缕堤建成虽耗了大量的人工,但收益已是可见,反哺遥堤,已是渐渐在显出好处来。 但虽是进展顺利,但司马大人,河工账上已是没钱了,是不是再从府库那拨一点?”见黄越可怜巴巴地向自己要钱,林延潮对黄越道:“钱的事不急说,我方才从上游行来时,见不少老百姓在缕堤与遥堤间的淤地里建屋,似打算在此种庄稼,这是怎么回事?”黄越连忙道:“这是下官失察,这河堤内的淤泥乃是第一等的田土,总有人抱着侥幸之心,以为靠着一条缕堤可以挡住大水。 故而他们冒险在堤边种庄稼,若大水真没有漫了缕堤,那么他们可白收得一年庄稼,就算庄稼真被淹了,也损失不大。 ”林延潮肃然道:“此绝不可为。 万一大水漫决缕堤,这些住在堤内的百姓,都会没命,立即知会县衙将这些人迁出堤内。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