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第五卷

时间:2019-08-07 08:59   编辑:本站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第五卷

    阿难!如彼众生,别业妄见,瞩灯光中,所现圆影,虽现似境,终彼见者,目眚所成。   此例明别业,重举能例之法,牒定眚见,全体虚妄。 观佛直呼前之眚影,为别业妄见,可以证知不是譬喻。

要知灯原无影,眚见似有,故云:如彼众生,有了别业目有赤眚,故成妄见;见已成妄,故瞩看也灯光中,所以现出五色圆影。 虽似现前境界,但是幻有,而非实有。

其故何也?终彼见者指病目人,目眚所成故。 终者究极之谓也,追究到底,实因别业众生,目有赤眚所成。 合前文见病为影竟。

  眚即见劳,非色所造。

  首句,重申目眚所成之义。

劳即圆影之劳相,谓目有眚病,即见如斯,妄发五色之劳相,不病则无见也。

次句重申,虽似前境之义。

色指灯上五色,谓此圆影之劳相,非灯上本有之色,亦非灯明所造之色,故曰:非色所造。 但眚见似有,妄体本无也。

是则所见之圆影,固是目眚所发之劳相,即能见之眚见,亦是菩提心中,瞪发劳相,合前影见俱眚。   然见眚者,终无见咎。

  此明真见无病。

然字转语之辞。 见眚者:即能见此眚之真体,由来无病,终不堕眚病之中,故曰:终无见咎。

咎即病也。 以眚不能自见其眚,今既见眚,自体即离眚妄;如人堕水,一经见水,则身已离水。

合前见眚非病。 下文觉所觉眚,觉非眚中;又彼见真精,性非眚者,皆指真见之体。 初举能例法牒定眚妄竟。   申二就所例法进别合别分二酉初总成例意二详应前文今初  例汝今日:以目观见,山河国土,及诸众生,皆是无始,见病所成。   此举所例法。

例者同一例也,若约三番,分属进退合明,此乃第一番,进以合明;进前眚目见圆影,易知之别业,例今好眼见身界,难知之别业。

今日目观者;就今眼前,亲住亲见之近境,山河国土,及诸众生,即所见身界,皆是无始根本见病所成之影,与圆影枝末见病之影,同一例也。

又皆是二字,有注家云:所见身界之相分,与能见之见分,皆是根本无明,动彼净心,而成业识,转本有智光,为能见之见分,于无相真理中,妄现所见之相分,故见、相二分,皆是根本见病所成,即影、见俱眚也。

此解于文虽顺,于义未足。

  结处须以见圆影,与见依、正皆是无始见病所成,于义方足。

此属交互进退合明,进圆影合明身界,则身界固无始见病所成,与眚见圆影,同一例虚妄也;退身界合明圆影,而圆影虽为枝末见病所成,亦不离根本见病,以末由本起,亦与身界同一例见妄也。 初总成例意竟。   酉二详应前文  见与见缘,似现前境,元我觉明,见所缘眚,觉见即眚。 本觉明心,觉缘非眚。

  初二句,妄境似有。 见即见分,合上以目观见。

见缘即见所缘之相分,合上国土众生。

此见、相二分,依自证分而起,属依他起性;依他如幻,非有似有,故曰似现前境。

诘其根本,元我真觉堕在妄明之中,以为其咎,觉明二字,亦即四卷中,性觉必明,妄为明觉。

性觉即自性之觉体,本具妙明之德用,不假明而明之,设若必定加明于觉体之上,则此必明一念,即是妄为,不当为而为也。

即转妙明为无明,性觉成妄觉,由此妄觉,遂起见、相二分之妄。

觉明乃为根本无明,诸妄总因。

四卷三种忽生相续,无不因此而成。

  见所缘眚者:见即转相之见分,所缘即现相之相分,皆由无明之力,转真见成妄见。 此见即眚见,遂有所缘依、正之眚影,合上见病为影。

  觉见即眚者:接上句,谓非但所缘是眚,即觉明所发之能见,亦即是眚,以俱依无明而有,妄体本无,合上影见俱眚也。

  本觉明心,觉缘非眚者:此明真体非病;上觉字指真体,下觉字指妙用。 缘字双摄见分、相分,能、所二缘。

谓本觉妙明真心,遍觉能、所二缘皆妄,此觉体自不堕妄中,实非有眚妄见可比,故曰:非眚,合上见眚非病。 《正脉》云:此阿难所见身境,即有两重难知:一者难知其为别业,以与众同住,彼此不异也。

二者难知其为妄见,以与众见同,信其实有也。

故以前眚影,两重易知者例之。 问:身境同见,何以类眚影之别见?答:众生依自心法界,而迷起梦境,法界唯心,梦境非有,故为别为妄,见同众人,不过业同同见耳,岂同外教共一而实有乎?譬如千灯一室,虽同处而各别光满;又如群翳观灯,似同轮而实各病;及其一人病愈,只消一人之轮,始知非共一,而非实有矣。

二就所例法进退合明竟。   申三结见见即释离迷闷分二酉初令取上义转释二令对目前会释今初  觉所觉眚,觉非眚中。

此实见见,云何复名,觉、闻、知、见?  上来别业中种种发挥,结归觉缘非眚一句,正转释见见非见之迷闷也。

首句即上觉缘见相二分二字;二句即上非眚二字。 一、三觉字是真体,所觉即能缘所缘,由无明所熏,知见妄发见分,发妄不息,劳见发尘相分,悉皆如眚,真觉未觉时,常堕眚中,一觉所觉是眚,则此真觉,即已离眚,非堕眚中矣!此牒前本觉明心,觉缘非眚,及前能见眚者,终无见咎,又见眚非病之义,亦如圆觉所云:知幻即离是也。   此实见见:此字即指上二句,实即见见非见之义。

比显云:真觉觉于所觉是眚时,真觉不堕于眚中此上二句义;即前真见,见于见精带妄时,真见非堕于见精妄中,彼此意义相类。 云何下责怪之辞,见性即是寂常心性,所应取为本修因者,云何复将此妙觉明性,名为觉、闻、知、见?何异将连城之璧,唤作碔砆,岂不误哉?觉、闻、知、见,即是六精,体同用异。 元以一精明,分作六和合。 觉知二字,各具二精,即带妄之见精也。 众生既不可执妄为真,亦不可将真作妄,如祗认见、闻、觉、知为心,则被所覆,即不见精明本体矣。 须知真心虽不离见、闻、觉、知,本不属见、闻、觉、知,方有超脱之一日也。 初令取上义转释竟。   酉二令对目前会释  是故汝今,见我及汝,并诸世间,十类众生,皆即见眚,非见眚者。

  此对境会释,真妄二见。

见我即观佛相好,及汝即阿难自身。

世间指虚空、山、河、大地。

十类众生:于十二类中,除无色、无想;此举圣、凡、依、正。

此二见眚,字同义异,上谓见有眚,下谓能见眚。 若自惑未除,纵观如来胜相,犹是见带眚病。 古德云:眼中犹有翳,空里见花红。

非能见眚者之真见。

上判是妄非真。   彼见真精,性非眚者,故不名见。   彼见即能见眚之见。 已离于妄曰真;纯一无杂曰精。

性非眚者;其性不变随缘,随缘不变,能为见相所依,不为见相所变,其性不堕于眚妄之中,故曰:非眚。

既非是眚,故不应名见。

此后二句,判真非妄,即上觉非眚中,云何复名觉、闻、知、见。   一切众生,不达所见身界,皆自心别业之妄影,本来无实,所以凡夫深生取著,二乘深生厌离,皆非解脱之道。 若知惑业所现,妄体本空,不生执著,无可厌离,则终日对境,终日不被境转矣!初例明别业竟。   未二例明同分分三申初举能例法退同合别二就所例法进同合同三结离见即觉教取证今初  阿难!如彼众生,同分妄见,例彼妄见,别业一人。   此例明同分,文具能、所二例。

若对例阎浮提等,此为能例;若对例别业妄见,此为所例。 问:前云举国同见灾象,易知其为同分,彼国众生不见,易知其为妄见,既有两重易知,即可例下十方依、正,而更取例于别业者,何也?答:前见灾象文中,元缺详示妄因,故必取例别业之妄,令知同彼眚影,一例虚妄,则妄因成,方可以为能例之法,不得不退例别业也。 故呼当机而告之曰:如彼一国众生,同分妄见,所见种种灾象,例彼目眚,别业妄见之一人。

若约三番,分属进退合明,此乃第二番退以合明,退一国同分所见灾象之妄,例彼一人见眚影之别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