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新闻1+1]工会有力 工资才给力!(2011.05.10)+pindao+

时间:2019-06-06 16:18   编辑:本站

[新闻1+1]工会有力 工资才给力!(2011.05.10)+pindao+

武汉市餐饮行业工资专项集体合同条款(视频截图)  武汉某餐饮企业员工:我的工资1200(元),低得很。   解说:武汉,45万餐饮从业者最低工资标准上浮30%,工资上涨来自工资集体协商。   武汉餐饮业协会会长刘国梁:餐饮协会为什么做这个事?胳膊肘子怎么能往外拐呢?  解说:一方是行业协会,一方是专业工会,两个月艰难谈判,究竟发生了什么?又究竟会留下什么?  武汉市商贸会金融烟草工会常务副主席周国华:  50多天的沟通,十几个分歧点一个一个解决。

  解说:用工荒频显,员工流动频繁,消费难以启动,百姓民生压力,众生期待的工资上涨到底如何能实现?《新闻1+1》今日关注--工会有力,工资才给力!  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

  我们都知道武汉的餐饮业很发达,它的就业人员占到全市就业人口的百分之十二五分之一,但是人多却并不意味着力量大,这么多年了,武汉市餐饮业就业人口的工资水平在所有行业中是最低的,而且持续了很多年。

好在在这个劳动节以前,这种状况得到了些许的改变,劳资双方就这个涨工资的问题达成了共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解说:这是一场注定影响深远的谈判,因为它最终签署了我国目前覆盖从业人员最多的一份工资专项集体合同。 谈判双方一方是武汉商贸金融工会,背后是45万餐饮业职工;另外一方的武汉餐饮协会,代表着武汉市大小餐馆食铺四万名老板。

在武汉市总工会牵头之下,5月1日劳动节武汉市餐饮行业工资专项集体合同正式实施,其中条款有:最低工资标准上浮30%,工资年度增幅不低于9%,每天加班不得超过3小时,每周至少休息1天。

  武汉某餐饮企业员工:我的工资1200(元),低得很。   记者:您觉得满意吗?  武汉某餐饮企业员工:不满意,我也没有收益,要是有手艺我就走了。

  武汉某餐饮企业员工1:这个行业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只是渡过的职业,谁把餐饮当事业来做的人很少。

  武汉某餐饮企业人事主管:现在招人还是蛮困难的,招人还是相当困难。   解说:武汉这个美食之城,餐饮行业的盘子,年产值高达500亿,却面临着一个尴尬的现实,其职工工资在所有行业中却几乎是最低的。

部分普通服务员的月工资仅1000元,有的甚至更低,而且武汉近四万家餐饮行业有80%属于中小规模,管理不够规范,无度加班,没有基本的医疗、社保,而此就造成了餐饮企业屡遭用工荒,旺季时用工缺工甚至达到了15%。

被逼出来的涨薪似乎势在必行,但谈判过程却是一波三折。   武汉餐饮业协会会长刘国梁:我们在协商的过程中,一开始很多企业当时非常不理解,因为我们做这个事是先有草案,再有正式合同。 那么草案公布了之后,一片哗然。 因为我们协会电话都打爆了,餐饮协会为什么做这个事?胳膊肘子怎么能往外拐呢?  解说:怎样说服同行?对于出身餐饮业的刘国梁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刘国梁:从近期来看,对企业加薪肯定是不好的。 但从长远来看,它可以提高这个行业的魅力。 如果是武汉市餐饮行业整体有一个比市平均工资高30%,而且是第一个做,这对整体这个行业形象是很有好处的。   解说:而另一方武汉市商贸金融烟草工会联合会常务副主席周国华表示:谈判前,他走访了一百家餐饮企业调查摸底。

最终完成600份针对劳资双方的调查问卷,今年2月劳资双方各选出9名谈判代表在当地报纸和网站上进行公示,去年10月周国华专程到北京学习了一个月。   职工代表武汉市商贸金融烟草工会联合会常务副主席周国华:  50多天的沟通,十几个分歧点,一个一个解决过程当中,很多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企业方对这些合同文本研究,应该说他们人事部门都做了很认真充分研究,所以我们也是在大量数据调研基础之上提出来一些有关我们的诉求,形成共同的合同文本要求,我感觉需要一个比较长期,需要耐心的过程。

  解说:在50多天里,企业方和职工方就薪资和福利待遇问题,总共进行了三轮正式谈判和上百次非正式的沟通。 对质与交锋在所难免,而彼此也在妥协中不断地走向一致。

  刘国梁:一边派九个代表,有一条就是说只要是病休期间就按80%的工资发放。

按照《劳动法》规定还是对的,但是实际操作过程当中就觉得他现在在外面打病条比较容易,我们企业方一起就跟职工方协商,能不能够调成医疗期间有个治疗过程,最后也是职工方同意了企业方的(要求)。

  解说:两年的准备,两个月的艰苦谈判。 4月23日,我国餐饮行业首份工资集体合同终于签订。

最终的结果:武汉中心城区餐饮工人的最低月薪上浮30%。 尽管最终的数字也只是1196元,并不可观,但还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全国总工会也派代表出席,面对着这个结局,武汉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朱轶表示,武汉市有餐饮企业四万多家,从业人员近五十万人,占全市职工的1/5,解决好这个行业职工的收入增长问题,对全市各行各业的职工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示范作用。   主持人:工资的劳资协商是多少年的老大难问题,你觉得为什么在武汉能够谈下来、能够成功?  评论员白岩松:这里面有很多成功的因素在里头,但是不妨先说一下背景。 你看它有多必要,武汉餐饮业人员平常是45万,旺季的时候是50万,所占的比例其实是很高的,在职工当中。

但是在这四万来家企业当中80%多全是中小企业,好了,你指望这一个又一个员工加起来,就是每一个小饭店里头跟他的老板谈工资去?很难,既使总理把这个涨工资的目标写在了政府工作报告里,总经理们不签字,小老板们不签字,也没戏。

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的时候,就需要有一个更大的力量,去劳资双方能坐下来谈,大家能平等地进行谈。

所以我觉得武汉能够谈下来很重要的第一点是他敢于试,先行一步去作为一个试点,我们也愿意看到背后可能也有更大的力量在做一种支持。 当然也有人说那在武汉有一个东西很难复制,武汉工会的主席是市委常委,你在全国给我再找着几个工会主席是常委的,那常委毕竟还是有一定的这个,但是我不愿意把重点放在这上面,我更愿意看到的是他试了,开始去做这样的一种尝试,并且找到了有效的方法,最后取得了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