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一浊 八零军婚:重生娇妻有点野

时间:2019-07-09 17:24   编辑:本站

一浊 八零军婚:重生娇妻有点野

“你个小王八犊子还敢瞎比比,老楚家的脸都是被你丢没的。 一把年纪还没娶到媳妇,到底咋回事儿心里没有一点儿比数吗?混账东西,我儿子再咋地那也是男未婚、女未嫁的。 别说搞大肚子了,就算是生了,那也不管你啥事儿。 自家屁股都不干净,还敢跑我这瞎比比,老二,带着你媳妇咱们这就去登记。

特么的,老子的家事,我看谁敢瞎比比。

”楚云彪嗓门老大,很怕谁听不到似的。

本来今天这种事儿,哪怕楚云彪这个当爹的在家里向来没有什么威望。

可楚天北做的这件事儿太过分了。 于情于理楚云彪这个当爹的揍他,楚天北都不敢反抗。 他心里还有一点儿小心思。 自家爹揍了,自己又要高考了,回头大哥知道了,就算是生气,打的也会轻一点儿。 所以楚天北这次是老老实实的挨打,他也是故意挑了这个时候回家找打的。 不然等大哥发现了再暴露,那时候别说高考了,他大哥估计什么都顾不上往死里揍他。

从小被打到大,要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他大哥打人太狠,根本不给你反抗的机会。

现在他大哥又学会了一招,扒了裤子打。 说实话,对于楚天北这种大小伙子,那是宁可被打的晕死过去,也不想那么丢人的挨打。

回来之前楚天北甚至都安抚好了谷雨,告诉她哪怕自己晕了也别让她犯浑。 那个小女人看着力气不大,实际上是个韧劲很强的。

要是自己被打惨了,难保她心疼之下干出什么事儿来。 结果,俩人做好了一切准备,没曾想结果却这么戏剧化的翻转了。 谷雨捂着后腰,探头往外看。 院子里,传说中的老公公掐腰指着隔壁的院子破口大骂。

一个打扮的挺时髦的老太太也回骂。

“楚云彪你这是跟谁俩呢?我一把年纪了,还让你骂啊?你眼里还有没有老人啊你?”楚王氏也不是个善茬,儿子被欺负了,她当然得出头。

当初儿子跟那个臭不要脸的女人弄出那种事儿,害的她儿子差点儿进去,自家花了一大笔钱。 只是儿子名声坏了,这给找了好几个媳妇都没娶到。 楚王氏本来就心气不顺。

一听说楚天北那个混蛋东西竟然搞大了女人肚子回来了。 说实话,楚王氏第一个反应就是羡慕嫉妒恨的。

凭什么楚天北都能找到媳妇,自家这么好的儿子就不行啊?让儿子过去瞧热闹,也是楚王氏存了心思想要搅和一下,没曾想儿子两句话就被人骂了出来。

这让楚王氏愈发恼火。

“不要脸的,还念书的,自己搞大了人家肚子,你还有脸骂我儿子?”楚王氏也是被气糊涂了,她一骂完,就有点儿后悔了。

果然,楚云彪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臭不要脸的也轮不到老子的儿子。

当初是谁不要脸挺大岁数还跟人搞大一起,那肚子多老大自己心里没点儿比数吗?”楚云彪骂起人来那也是毫不客气。

站着院子里各种花式骂人。 谷雨听的脸红心跳的。

这是不是……果然老公公像是天北说的,这么大岁数也是没谁了。

楚飞飞都觉得丢人。 小姑娘干脆坐在炕梢不吭声。

他们闹腾去吧。 不过这样一来,二哥暂时就安全了。

果然,楚天北从隔壁一瘸一拐的过来,手里还拎着户口本。

“走,赶紧走,我爹都答应咱们领证了。

”楚天北脸上的泪痕都没擦干净,却傻兮兮的笑着。

“飞飞快点儿,扶着你嫂子,咱们这就领证去。 ”谷雨就跟做梦似的,等到结婚证拿到手里,谷雨眼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太不容易了。

她甚至都做好了独自抚养孩子的准备。 楚天北偷偷摸摸的揉了两下屁股,他老子也是的,下手那么重干啥?肯定打青了。 这也没比他大哥下手轻多少。 “你哭啥啊?”楚天北嘻嘻的笑,这两年他似乎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搂着自家媳妇的肩膀,毫不避讳其他人的目光。

“这不是好好的吗,我就说让你放心,我肯定会娶你的。

”他笑的没心没肺的。

“快别哭了,你瞅瞅,这村里多少人等着看我新媳妇呢。

赶紧的,把眼泪擦干净了,都不好看了。

”谷雨吸了吸鼻子,见小姑子在旁边笑,也是破涕为笑。 “你就会逗我。 ”这会儿她也放松了,就心疼的问,“你疼嘛?”要不是这么多人不远不近的看着,她都想伸出手给男人揉一揉。 “疼什么疼?是男人啊,打两下能咋地。

”楚天北把胸脯拍的啪啪响。

“赶紧回家,别回头咱爹真跟隔壁打起来。 ”楚天北着急,就嘱咐妹子。 “照顾好你嫂子啊,我赶紧回家瞅瞅。 ”他亲娘还在那掉眼泪呢,他也得赶紧劝劝,不然他爹肯定还得揍他。

不过媳妇娶进门了,反正村上证明都给开了,楚天北跟本不怕了。 就算是楚老大回来,顶多就是扒了裤子抽一顿罢了。

真抽了能咋地?反正我媳妇娶回家了,我也不怕。 楚天北心里乐颠颠的,啥也不怕。

楚天北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楚云欣穿着一身雪纺的长裙子站在门口,他亲爹和楚王氏都不吵架了。 楚天北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楚云欣。 打扮的的确比以前会打扮了。 但是那衣裳,好像是他嫂子的。

楚天北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他嫂子穿的时候,还惊讶了半天。

跟仙女下凡似的。 一样的裙子另外一个颜色的,他媳妇也有一件。 是换季的时候嫂子给邮寄的。

虽然之前一直没有跟谷雨领证,但是嫂子那边啥都没有差过。 这种先上车后买票的行为,都没有给嫂子说一声,楚天北突然觉得挺对不起嫂子的。

老爷子楚成恩坐在炕上,板着一张脸,营造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这个事儿太丢脸了,咱们老楚家这样下去,就完了。 ”楚老爷子一开口,基调就定的特别高。 “天北可是高中生,就要读大学了,这件事儿我不同意。

”楚天北一听就急了。

刚要开口,一个沉稳的声音传出来,楚天北双腿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