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始皇歪传165,第一百六十五章 赵政“拜”师【下】

时间:2019-06-12 16:07   编辑:本站

始皇歪传165,第一百六十五章 赵政“拜”师【下】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唔?”赵政被赵姬突如其来的举动弄的一惊,随即甚是惊讶地扭头看向赵姬:“娘亲,您这是……”赵姬闻言甚是严肃地看了赵政一眼后正色道:“政儿,你好生跪着!”“呃……是……”赵政见赵姬脸色有变,随即甚是“乖巧”地重新跪好。

赵姬见赵政重新跪好后,再次甚是恭敬地给沈浪拜了一拜道:“沈老,小女子之前便听我家夫君说,秦国有一支极为厉害的组织,名唤‘玄’,乃我大秦最为厉害的战士!小女子听后仰慕已久,今日有幸见‘玄’真容,小女子想请求一件事,还恳请沈老应允!”沈浪闻言一脸疑惑,急忙虚扶道:“夫人不必如此,有事尽管说便是!”赵姬闻言再次转过头来看了看赵政,然后面露难色道:“前些日子政儿险些被那张奎小儿活活儿打死,幸得沈老神药相救方使得小儿苟延残命。

今日小女子听说秦赵边境似乎再起战事,想必用不了时期,赵国内外便会再次陷入兵荒马乱境地之中。 到那时小女子护不得政儿,所以……所以还恳请沈老能收政儿为徒!”“啊?”“这……这可万万使不得?”沈浪闻言急得差点没从跳将起来,一脸难色道:“小公子身份尊贵,沈浪何德何能敢收公子为徒?”说话间,沈浪的脑袋便犹如拨浪鼓般不住椅了起来。 赵姬见沈浪一口拒绝,心中一急,眼圈儿便再次红了起来:“如今世道如此之乱,小女子又唯有这么一个儿子,若万一死在兵荒马乱之中,那小女子日后还有何颜面去见我家夫君……”赵姬说到这里便开始哽咽道:“沈老乃‘玄’授业解惑传道者,所能拜您门下,那政儿也算是有了归宿。

日后学得了真本事,就算夫君在秦国未能如尝争得王位,甚至命丧黄泉,那我政儿也可就此保命,还恳求沈老应允!”赵姬的请求让沈浪顿时犯了难,“这……”沈浪苦哈着脸不住地朝赵政翻着白眼儿,幽怨的眼神中满是对赵政的抱怨。 “我的祖宗,你把她带来做什么?这下可好,师父的娘让师父拜自己徒弟为师……唉……这辈分儿看来是真的要乱了!”沈浪在心中连连叫苦道。 赵政见沈浪有苦说不出的模样只觉得一阵好笑,偷偷地在心中打趣了一番然后拱手拜道:“恳请沈老爷爷收留政儿,政儿若回得门下,定会谨从师命,定不辜负师父栽培之恩!”语毕,又甚是恭敬地给沈浪了磕个头。

沈浪见状心中那叫一个气,“也罢,不过是逢场作戏,陪你玩玩儿便是!”心中想到这里,随即老脸一变,咧着嘴阴笑道:“夫人先莫急着让公子拜师,这‘玄’者并非常人所能经受,不知公子可能经受得了这份苦?”沈浪此言一出,赵政便为之一愣:“嗬!这老小子想干嘛?”赵政抬头微微抬了抬眼皮,之间沈浪正颇有深意地朝自己微笑。

赵政见状拱手道:“政儿定不辱师命!”沈浪闻言佯装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赵姬说道:“既然公子有此决心,那老头子便暂且将公子收下,只是……”“只是什么?”赵姬急忙问道。 沈浪回道:“夫人和公子精神可嘉,但是这‘玄’技讲究天赋,光能吃苦是远远不够的,公子到底是否适合入得我门学习‘玄’技,还得等过段时间,待沈浪细细观察些时日再说……”赵姬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她对这样的回答似乎并不满意,然而细细一品沈浪所说的话,倒也觉得颇有道理,只好就此接受了。

沈浪见赵姬点头,心中不禁暗松了口气,他知道,赵姬之所以要让赵政拜他为师,就是怕赵政日后再受外人欺辱。 他也明白,赵姬心中可能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死过一次了,她不想儿子再被人二次欺凌致死。

“唉……真可谓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沈浪此时真想告诉赵姬,他的儿子乃神仙附体,在这个世上任何人和势力都奈何不了他半分。

然而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原本已经蹦跶到嘴边的话便被硬生生地吞回了肚中。

“娘亲,既然政儿如今也算是拜在师父门下,那日后政儿就不能时刻待在家里陪娘亲了!不过娘亲放心,儿会好好听师父的话的!”赵政说完话后不留痕迹地瞥了沈浪一眼,沈浪立刻会意道:“呃……呃……这是自然,既然想要入得‘玄’门,夫人,不知这个代价您可接受?”沈浪的话让赵姬不由得眉头一皱,轻咬着嘴唇思量了片刻,赵姬脸色忽然一变甚是坚定道:“这代价,小女子可接受!”赵姬的决绝让沈浪不由得心中一惊。

其实沈浪原本内心里也不怎么瞧得起赵姬,所以在得到暗佑赵姬母子的任务后并没有尽心尽责。 远在秦国的吕不韦似乎知道这沈浪会出工不出力,随即才二次委派冯有才。

此时,沈浪满是愧疚,心中异常不是滋味儿!且不说赵姬在众人藏身处又停留了片刻,随后便在年轻人的陪同下悄然离开了西城废墟。

沈浪待赵姬走远后一脸幽怨道:“您老果真好手段!为了日后能活动自由,竟连师父都不想当了……”赵政闻言“嘿嘿”一笑回道:“唯有如此,为师日后才能行动无忧,再过几日等你们伤疤自然脱落了,为师便带你们见识些新玩意儿!”“新玩意儿……”沈浪一听赵政不久将来要教授“新玩意儿”原本有些萎靡的老眼顿时满是亮光。 “这老家伙!”赵政见状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

就在赵政准备接着上次的话茬追问上次谈话之时,冯有才忽然面带难色插话道:“可是师父,那张满仓定将城门把守严实,城内巡逻恐只会越发频繁细致,不知这活动自由又是如何说?”“若张满仓真想清剿城中窜犯,真的需要废如此长的时间和精力么?”赵政闻言微微一笑,随即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