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若非巾柴车,应是钓秋水。全诗意思及赏析 古文学习网

时间:2019-07-04 17:24   编辑:本站

若非巾柴车,应是钓秋水。全诗意思及赏析  古文学习网

若非巾柴车,应是钓秋水。 出自唐代诗人丘为作品《寻西山隐者不遇》。

此诗描写隐逸生活情趣,其重点不是写不遇的失望,而是抒发对隐居环境的迷恋,表现了有心去寻、无心相见的飘逸。 诗的前八句,写隐者独居高处,远离尘嚣,寻访者不辞山高,等到叩关无人,才略生怅惘,于是猜想隐者乘车出游,临水垂钓,表现隐者的生活恬适雅趣;后八句宕开一层,写周围的草色松声使寻访者陶然,结句暗用了著名的晋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来自抒旷怀,因而寻访不遇亦无所谓,使其悟出隐者生活的情趣。

全诗构思新颖,意蕴深远,堪称佳作。

作品原文寻西山隐者不遇丘为绝顶一茅茨,直上三十里。 扣关无僮仆,窥室唯案几。

若非巾柴车,应是钓秋水。 差池不相见,黾勉空仰止。 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 及兹契幽绝,自足荡心耳。

虽无宾主意,颇得清净理。

兴尽方下山,何必待之子。 作品注释⑴茅茨:茅屋。 ⑵扣关:敲门。

僮仆:指书童。

⑶唯案几:只有桌椅茶几,表明居室简陋。

⑷巾柴车:指乘小车出游。

⑸钓秋水:到秋水潭垂钓。 ⑹差池:原为参差不齐,这里指此来彼往而错过。 ⑺黾勉:勉力,尽力。

仰止:仰望,仰慕。

⑻“草色”二句:这是诗人经过观察后亦真亦幻地描写隐者居所的环境。

⑼“及兹”二句:及兹,来此。 契,惬意。

荡心耳,涤荡心胸和耳目。

一本无此二句。 ⑽“虽无”二句:意谓虽没有受到主人待客的厚意,却悟得了修养身心的真理。

⑾兴尽:典出《世说新语》晋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故事。

⑿之子:这个人,这里指隐者。

一作“夫子”。 作品译文高高的山顶上有一座茅屋,从山下走上去足有三十里。 轻扣柴门竟无童仆回问声,窥看室内只有桌案和茶几。 主人不是驾着巾柴车外出,一定是到秋水碧潭去钓鱼。 错过了时机不能与他见面,空负了殷勤仰慕一片心意。

新雨中草色多么青翠葱绿,晚风将松涛声送进窗户里。

这清幽境地很合我的雅兴,足可以把身心和耳目荡涤。

我虽然还没有和主人交谈,却已经领悟到清净的道理。 玩到兴尽就满意地下山去,何必非要和这位隐者相聚。 作品鉴赏丘为,唐代诗人,其传世作品不多。

本诗之所以广为流传,在于它写隐逸之情时另辟蹊径,道出了另一番味道。

整首诗可以分为两部分,前八句写寻隐不遇,似露失望惆怅之意,后八句则宕开一笔,写隐者的高雅情趣与所居环境的闲静优美,将他的志趣与诗人自己的追求诉诸于笔端,表现出了一种倚世独立的精神境界。

诗的前两句写隐者居所的高、远、简,“绝顶”言其高,“茅茨”,为茅草屋,指其简,“三十里”则语其远,如此,作者却要“直上”寻找隐者,可见诗人对他的钦佩之情,必欲见之而后快。

这样的铺陈渲染,便让读者对隐士为何等高人充满了想象与期待。 “扣关无僮仆,窥室惟案几。 ”写诗人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却连个仆人也没有遇到,屋里亦是空空如也。 《寻隐者不遇》中“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诗人虽未见隐者,但也有童子可问,知其所去。

而本诗中诗人未见僮仆。 依笔者看来,隐者可能只有一、两个僮仆,出门时带去了,或者根本就没有。 诗人敲门时,无人应答,门上无锁,可推门而入。 直观其室,室内只有案几,无任何奢华之物。

这样,隐者又何必用僮仆呀?真正的隐者是要剔除物欲、反观内省的,由此可见,该隐者必是真高人雅士。

五六句中,是诗人的想象。

隐者不在,诗人不免要推断他的去向,或砍柴或垂钓,都是人与自然的交流,都脱离了人世的纷扰与欺诈,尤其是“垂钓”古人更是把它当作一种闲适脱俗的生活,“闲来垂钓碧溪上”“独钓寒江雪”等诗句便是明证。

诗人如此写,更突出了隐者的超然。 七八句,写了诗人不遇的心情:错过了与隐者相遇的机会,就只能失落地在心里默默地对他表示无尽的景仰了。

诗人不辞辛苦、跋山涉水去寻隐者,不得相见,此时的失望与忧郁不免要溢于言表了。

“雨中草色”“窗里松声”,色极悦目,声极悦耳。

九十句描画了这里空气清新、草色青翠、青松掩映的优美环境,顿时便让读者从诗人所渲染出因不遇产生的惆怅之情中脱离出来。

不能相见,或为缺憾,但在这优雅的居所里,诗人却感到与隐者的幽情逸致产生了契合,身心也如被清水荡涤了一般变得澄澈清明,虽然没有宾主相见的兴奋,但却也深深地体悟到了清净无为的禅理,而这正是此行真正的目的,目的达到,便可欣然下山,又何必等着与隐者相见呀?诗的最后六句直接陈述了自己的想法,表现了诗人洒脱不羁的心性和追求。 在笔者看来,诗中句句在写隐者,也时时在写诗人自己,写他对隐居遁世、恬淡怡然生活的追求,而最巧妙的是以“不遇”来表情达意。 作者简介丘为(生卒年不详),字、号均不详,唐代诗人,苏州嘉兴(今浙江嘉兴市)人。

事继母孝,尝有灵芝生堂下。 屡试不第,归山攻读数年,天宝初年,进士及第,累官至太子右庶子,贞元四年(788)为由前左散骑常侍致仕。

年八十余,而母无恙,给以俸禄之半。

为善诗,与王维(约701—约761)、刘长卿(约726—约786)友善,时相唱和。 80多岁辞官还,贞元间卒,年九十六。

相传是唐代享寿最高的一位诗人。

其诗大抵为五言,格调清幽淡逸,多写田园风物,为盛唐田园山水诗派作者之一。

以《题农父庐舍》、《寻西山隐者不遇》、《左掖梨花》、《泛若耶溪》等较著名。 例如:“冷艳全欺雪,余香乍入衣”(《左掖梨花》),堪称佳句;“春风何时至?已绿湖上山”(《题农父庐舍》),工于炼字,王安石《泊船瓜洲》之“春风又绿江南岸”盖脱胎于此。 原有集,已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