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315章 他们的第一张合照

时间:2019-05-15 21:03   编辑:本站

  楚晋行跟老太太都往秦嘉定那边看了一眼,闵姜西说:“奶奶,我朋友来了,我就不送您回去了。 ”  老太太点头说:“好,你快去玩吧,我们改天再见面。 ”  闵姜西微笑着应声,目送老太太坐进车里,楚晋行对她道:“今天谢谢你。 ”  闵姜西说:“不客气,我也很喜欢跟奶奶一起玩。

”  楚晋行说:“那我不打扰你,回头再联系。 ”  看着楚晋行也坐进车中,车子缓缓驶离,闵姜西调头往秦嘉定的方向走。

秦佔刚好抽完一根烟,按灭,转身。   闵姜西道:“你们怎么在这?”  秦嘉定说:“刚吃完饭,要去看表演。 ”  闵姜西说:“表演是在这边吗?我记得好像往那边走。

”  秦嘉定说:“可倒你是汉城人,我们又不是,当然不知道。 ”  他说的理所应当,闵姜西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好不好?汉城人就该哪都知道?”  秦佔说:“你都不知道,更何况我们。

”  闵姜西说不过他们叔侄俩,干脆老老实实的当个导游,一路走一路问,最后找到表演地点。   现在雨已经停了,表演馆门口正在检票,都是大人带着小孩子,秦嘉定离着几米远就觉着不对劲儿,心存侥幸以为只是路过,结果闵姜西说:“就是这,到了。

”  秦嘉定余光瞥见一脸淡定的秦佔,暗道不要被外表蒙骗,也许里面大有玄机,所以什么都没说,跟着两人迈步往里走。

  经过检票口的时候,穿着动物装的工作人员朝着一脸淡定的秦嘉定挥手,企图给他戴上一只小鹿发箍,秦嘉定头往后一偏,堪堪避开,工作人员垂下头,佯装失落,一旁的售票员道:“这位小朋友不喜欢小鹿发箍吗?我们还有考拉,羊驼和兔子的,你喜欢哪一个啊?”  秦嘉定用淡漠的眼神回复她:我喜欢你离我远一点。   闵姜西江湖救急,把头探过去,出声道:“他们是陪我来的,我喜欢小鹿发箍。

”  穿着动物装的工作人员马上做开心状,把小鹿发箍戴在闵姜西头上,还要跟闵姜西拥抱,秦佔不着痕迹的拉了她一把,推着她往前走。

  闵姜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转头看他,秦佔面无表情的说:“陌生男人穿身熊皮就能随便抱人了?”  闵姜西先是一顿,紧接着开口说:“那是小猫。 ”  秦佔回以她一记‘你看我在乎是熊皮还是猫皮’的眼神,闵姜西抿抿唇,“是有点像熊皮。

”  秦嘉定走在最前面,耳朵留在后面,心里嘀咕,闵姜西怎么在他二叔面前这么怂?  在室内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三人凭票入座,VIP第一排,距离舞台只有几米的距离,看着台上紧闭的大幕,秦嘉定越发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他的第六感是准的,落座不到三分钟,灯光全暗,伴随着陌生诡异的音乐,面前大幕缓缓拉开,出现在眼前的是各种逼真的假树和假花,还有后面的LED大屏幕烘托森林背景,随后,几只…几个穿着兔子服的演员闪亮登场……  秦嘉定的脸很绿,也不知是本身绿,还是被绿光照的绿,一口气提到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他悄无声息的握紧了座椅把手。   闵姜西的票在秦嘉定和秦佔中间,偷瞄左侧秦嘉定的脸,她觉得不妙,转而往右去看秦佔的,他一脸雷打不动,光看表情,分不出是看童话片还是恐怖片。

  目光收回,闵姜西准备敌不动我不动。

  怪不得节目介绍上建议三到十二岁小朋友观看,今天演的是《狮子王》选段,所有演员都是披着各种动物服饰,画着色彩斑斓的妆,小孩子看了会很兴奋,大孩子嘛……秦嘉定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挑战。   原本他不打算说话的,毕竟观影不语,但身后小孩子叽叽喳喳,一会儿喊‘大柿子’,一会儿喊‘大脑斧’,秦嘉定忍无可忍,侧头看向闵姜西。   闵姜西等他侧头已经等了二十分钟,还不待秦嘉定开口,她率先弃卒保车,“不是我选的,问你二叔。 ”  秦嘉定不信,闵姜西身体靠后,让他的目光越过自己直接跟秦佔对视。

  秦佔侧过头,神色坦然的看着秦嘉定,睁着眼睛坑闵姜西,“都是她安排的。

”  秦嘉定再次看向闵姜西,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   闵姜西挑眉,“不是我。 ”  她往右看秦佔,小声道:“明明是你挑的。

”  秦佔目视前方,云淡风轻,“明明是谁?”  一束红光照在闵姜西脸上,映了她的内心活动,恼羞成怒。   秦嘉定不咸不淡的道:“用不着找我二叔背锅,我又没说什么。 ”  闵姜西说:“是我给他背锅!”  秦嘉定说:“不是什么人都能给他背锅的。

”  闵姜西瞬间哭笑不得,感情给秦佔背锅还是个多露脸的事,她还要感恩戴德吗?  心生怨恨,闵姜西小声嘀咕:“带你来看《狮子王》就对了。

”  秦嘉定没听清楚,侧头狐疑着一双眼。   闵姜西勾起唇角,面带微笑。

  秦佔在另一侧说:“最毒女人心。 ”  闵姜西皮笑肉不笑,“在您面前不敢班门弄斧。

”  秦佔似笑非笑,“知道就好。 ”  闵姜西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在报她之前在商店里让他穿红外套的仇,可眼下红外套穿在她身上,她走哪都跟个大号路灯似的,他还有什么不满?  一场表演整整八十分钟,闵姜西不知秦佔心里怎么想,反正她还看得挺热闹,权当是弥补了童年缺憾,尤其是狮子称王那一刻,她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当然,主要是因为辛巴打败了坑它爹的坏狮子,闵姜西就看不得小人得志。   演出结束,工作人员会下来跟大家拍照,秦嘉定巴不得隐身出去,闵姜西却非要拉他一起拍照‘留念’,秦佔从旁看热闹,秦嘉定眼睛一抬,“你们先拍,你们拍了我就拍。 ”  闵姜西以为秦佔死都不会同意,正想软磨硬泡秦嘉定,谁料秦佔一点包袱都没有,大大方方的站到她身边。

  现场人很多,拍照的工作人员也顾不得大家的表情和姿势,因此闵姜西就这样跟秦佔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张合照,两人并肩而立,她眼带诧色,他一脸淡定,身后围着一帮猫猫狗狗,兔子袋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