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第二六七章:戏精(第二章)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4 18:07   编辑:本站

第二六七章:戏精(第二章)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陈守义早饭刚吃完,陈雨薇和陈星月一边从楼上下来了,一边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 一看两人的神态,陈守义就知道……没练成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次优化版的入静炼己身,比一次优化版炼体三十六要难多了,后者直观,改变的只是动作,努力练习总能学会,有基础的轻易就能掌握。 前者则抽象,虚无缥缈,涉及心灵,需要达到深层次的入静,控制自己的潜意识,才能练习。 而不能达到深层次入静,二次优化版的炼体三十六式也就无法练习。 因为前置条件,就是需要深层次入静。 系统的优化,不是独立的,而是彼此关联,相辅相成的,陈守义一直没教妹妹二次优化版的炼体三十六式,就是这个原因。 至于他现在练习的三次优化版,横练三十六式,那就更不用说了。

……难得堂姐专门过来讨教,陈守义自然不能三言两语的就糊弄过去,教还是要教的,吃过早饭,他就抽空耐心的指点了她一小时。

十点后,他拿着弓箭包和和一背包的箭矢,以及各种调味料,就骑着自行车出门,去下城区的那个异世界通道了。

至于午饭,自然是那里吃。

……半小时后,陈守义走进空间通道。

然后把贝壳女放了出来。 现在恰好是白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整个心情都变得舒畅起来,相比弥漫着浓重雾霭的河东市,这里的空气几乎完全是纯天然,没有一丝的污染。

他先把弓包打开,组装好战弓,又把两个箭袋,挂在身上。 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碾压一切,这里还是有相当的危险性,各种凶猛的巨兽,不时就能看到,稍一大意,就可能遭遇危险。 ……嗖嗖嗖……一支支利箭,在陈守义手中如疾风骤雨般射出。 前面**十米开外的一颗大树上,已经插满一圈圆形的箭矢,里面箭矢密密麻麻。

“这把弓,对我来说,又有些太轻!”陈守义一边高速射箭,一边心中暗道。 “以我现在的力量,最合适的战弓,应该在一千二百磅到一千五百磅之间,而这把战弓才八百磅。 可惜,如今这种武师的超强弓,已经无法工业化生产。 ”陈守义把一个箭袋飞快射空,手又继续伸向另一个箭袋。

“不过还是要去相关部门打听一下,我记得有些弓,不是通过高科技纳米复合材料打造,而是用异世界强大生物身上的材料。 虽然生物材料的弓,耐操性相对会差一点,对保养要求较高,而且稳定性也不如纳米复合材料,很少有武者会使用这种华而不实的武器。 但至少攻击力应该是不差的,一些使用超凡生物材料的战弓,甚至还有特殊效果。

”陈守义一口气把两个箭袋射空。 他心中估算了下。

两个箭袋四十支箭,花了他大约四秒钟。 要是在地球的话,三秒就足够了。

但三倍重力下,他肌肉仿佛没加润滑油的机器一样,活动更加费力,让他速度不可避免的下降。

好在下降并不多。

陈守义上前,把箭矢一根根拔下,重新放入箭袋。

这些箭的箭头全部已经变形了,不过他也无所谓,反正也只是练习。 他拿过箭后,他又退后到原地。

刚准备往箭袋拿箭。

手不由一顿,忽然想起叶宗的射箭手法。 陈守义立刻改变主意,一手夹起四支箭矢,然后猛地拉开,迅速射出。 “嗖嗖嗖嗖”陈守义回味了下,好像确实快了好多。

只是准度有些下降的厉害,不过他也清楚,速度和精确度是无法兼得的,你射的快了,准度必然就会下降,而且其中也有箭头变形,箭矢平衡破坏的原因。

他继续练习一会,就发现还是原来的手法比较最合适他。 射的快了,精准度感人。

他现在射箭都不会刻意瞄准。 一切都凭感觉。

而这种快箭,都把他感觉都快搞没了。

只是夏姬八射。

这也是陈守义练箭的时间短,基础薄弱的原因,一上来就依赖直觉,跟其他武者数年乃至十几年日复一日千锤百炼的练习,根本无法比。

……贝壳女跪在地上,撅着屁股,手不停的刨开砂土,很快,她眼睛一亮,拿起一颗亮晶晶的蓝色晶石,她用小手用力的擦了擦,除去沙土。 在阳光下,这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散发出幽蓝的光泽,仿佛一汪幽静的深潭。

贝壳女看了眼陈守义,又看看这块横七竖八不规则的蓝宝石,唉声叹气了下,毫无留恋的扔到地上,继续翻找。 最后,直到被她挖出一条白乎乎的小虫,她这才终于喜滋滋的停了下来。 她一边玩弄手中的虫子,一边无聊的看着不远处的笨巨人。

“啊!”她手指一痛,叫了一声,连忙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被骗了,这虫子,根本不是什么好虫子,而是一只坏虫子,竟在咬她的手。

她眼中迅速的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连连甩动。 但这虫子,却死死的咬着她不放,甩也甩不开。

“好巨人!好巨人!”她大声喊道,声音带着哭腔。 见陈守义根本没听到。 贝壳女也发狠了,她手用力的一捏。 噗嗤一声,虫子就被她捏扁,花花绿绿的液体,四处飞溅。

“竟然敢咬我,我就打死你。 ”……陈守义把带来的箭彻底报废后,刚停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下,就见贝壳女委委屈屈的跑了过来告状:“好巨人,我差点被坏虫子吃掉了,你都没看到!”陈守义闻言吓了一跳,连忙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明显的伤口,才微微放下心来,问道:“那坏虫子呢?咬在哪里了?”“当然被我打死了!但我被它咬了一口。

”说着就把只有小指盖大小的小手伸了出来。 “就是这里,好痛,不过我不怕!”贝壳女用手指指了下被咬了的位置道。 陈守义定睛一看,哪里又能看到伤口,不要说伤口了,连个红印都没有。 他无语了看着眼泪汪汪的贝壳女。

真是个戏精。

    上一篇:喜阅荐书 别随便老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