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医妃倾城:皇上有礼了

时间:2019-07-02 08:02   编辑:本站

医妃倾城:皇上有礼了

正文第一百三十四章牢狱中的谋杀[更新时间]2019-07-0121:49:49[字数]1998此刻牢狱中的狱卒都已经被迷烟迷倒了。

  所以才以至于,即使是黑子刺客闯入这么大的动静,外面也毫无反应。

  就在三人都在惊魂未定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为首的黑衣人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动手。 ”  便从他后面出来一个人将龟奴的房门打开。   这钥匙还是从门外狱卒的身上扒拉了半天才找到的。   龟奴这下见门被打开,便像失去了保护罩一般惊慌。   看来这些人是冲着自己开的无疑了,会是谁呢?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嘛?”  龟奴说着便缩在墙角,身子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着。

  龟奴的话并没有得到回答,回应他的只有渐渐逼近的黑衣人。

  黑衣人那充满杀意的眼神落在龟奴的眼底,便更是增加龟奴的恐惧。   这时丞相司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知道,这龟奴必定不一般。   否则也不会有人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杀害他。   “等等!若你们杀了他,不怕被朝廷追究吗?一个重犯岂是你们随意想杀便杀的。 ”  此刻丞相长史也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有些许焦急,这龟奴了不能就这样死了。

  刚才正想问他,一些当日百香楼的事情呢?  他既然是百香楼的,司马长史便就是不信丞相大人他们做的那些勾当有如此隐秘。   说不定这龟奴知道些什么呢?所以他现在还死不得。   并且,他好像也不似坏人,自然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的便被这些刺客夺了性命去。

  刺客听见了丞相司直的话,便有些不屑地嗤之以鼻。   “你又是谁?最好别多嘴啊,你放心等会儿处置完他,便会轮到你们,可别着急。 ”  看来这次龟奴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两人都在对面被管着,不管如何的焦急都只能眼睁睁的……  丞相司直还是有些不想就如此放弃,毕竟也是一条人命,他那一大家子人还在家中等候他呢。   这时有两个刺客已经钳住龟奴的双手,用力把他往牢房的中央拖着。   “住手!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件事,他牵涉的案子可是非常重要的,若是他没有了,你觉得会没人追究?没人找你们?”  说话的依旧是丞相司直,虽然他并不知道龟奴到底是牵涉了什么案子,也只是故意这样说给黑衣人听的。   同时也是为了试探,说不定能够得到什么线索,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   也是为了恐吓他们,说不定还能保住龟奴的性命。

  虽然丞相司直并不确定,黑衣人会不会吃这一套,不过,也得姑且一试。   没想到为首的黑衣人却比方才更加不耐烦了。

  “自己都要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多管闲事?果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还没等丞相司直作何反应,旁边的黑衣人便开口了。   “头儿,别跟他废话,正事要紧。 ”  “是啊,头儿,反正即便是在这里杀了这人,便也没有人会知道是谁做的。

”  为首的人微微点了点头,觉得说的有道理:“把白绫给他准备好。 ”  随着为首的黑衣人的一声令下,不一会儿一条白绫便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龟奴此刻都已经腿都有些吓软了,难道今晚便真的是自己的死期了?  对面的丞相司直与丞相长史两人同时都是都吸一口凉气。   丞相长史这下见那些黑衣人已经开始强行把龟奴的头往白绫的方向按。   而龟奴此刻也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丞相长史便是真的有些着急了:  “你,你们真是……这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这可是皇宫的地牢,你们如此,便如同对皇上不敬,是对皇上的挑衅。

”  “你们不怕皇上将你们满门抄斩吗?”  听到皇上,满门抄斩,这时候抓着龟奴手脚的几个黑衣人手中的动作明显一顿。   眼神有些犹豫地看向为首的黑衣人。   黑衣人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这些人站在了,都怎么会如此的懦弱。

  黑衣人心底便涌上一股怒火:“怕什么!到时候此人上吊一死,便是畏罪自杀,至于那两人,给他们服用哑药和毒药,还怕此事不能够脱身?”  为首的黑衣人的话犹如定心丸一般,都开始继续着手中的动作,甚至比方才还更大胆一般。   看来这些人也是能够轻易被语言若蛊惑的人。

  丞相司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来只要自己再说一些话刺激他们,说不定此事定有转机。   “看来你们,是真的,是一些亡命之徒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更何况又是天子脚下,你以为你们逃的掉?你们……”  为首的黑衣人终于受不了了,便怒吼一声,打断了丞相司直。   “够了!住口!”  “你还没完没了了?看来你是急着想要我们先照顾照顾你了?”  黑衣人说着,照顾照顾四个字几乎还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看着丞相司直的眼睛猩红,眼神充满了杀意,随后便又瞟了一眼旁边的丞相长史。   便对其余几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既然他们如此着急,便先伺候他们吧。 ”  “去!”  “把这药给他们喂了,看他们还能聒噪么。 ”  为首的黑衣人说着便拿出了两瓶药瓶递给旁边的黑衣人。

  随后几个黑衣人便浩浩荡荡的过来,首先便开了丞相司直的牢房。

  丞相司直的瞳孔慢慢放大,心中不由的开始紧张起来了。   龟奴和丞相长史都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丞相长史眼看着几个黑衣人已经完全把丞相司直给控制住了,心底更是焦急。   “喂,你怎么那么弱,反抗啊!”  丞相司直那里还有心思回答他嗯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仿佛丞相长史说的话与自己无关一般。

  丞相长史见他这反应都快要气的捶胸顿足了。

  为首的黑衣人见丞相长史如此,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不过这在他面纱的掩饰下,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呵,你也别急啊,一会儿便轮到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