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九十一 董诰著

时间:2019-06-06 10:15   编辑:本站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九十一  董诰著

◎ 郑遂遂,会昌六年官太学博士。

直宏文馆。 ◇ 东都神主议夫论来往之应允事,必本乎正而根乎经,以臻於中道。 圣朝以广孝为先,以得礼为贵。 而臣下敢不以经对。

三论六故,已详於前议矣。

再捧天问,而陈乎诸家之说。

求於典训,考於应允中,庙有必修之理,主无可置之理。 何则?驳诘正史,两都之庙可徵。

礼称灾难不卜处太庙,择日卜开来往之地,则宗庙可知。

则废庙之说,恐非所宜废。 谨按《书》《诗》《礼》三经及汉朝两史,两都并设庙,而载主之制,久已行之。 敢不明徵而去文饰。

援据经文,灾难易前畅意,东都太庙,温煦务修崇,而旧主当瘗,请於太微宫所藏之所。

灾难有事於洛,则奉斋车载主以行。

◎ 史重厚重厚,会昌六年官秘书少监。 ◇ 重开顽慎重司空溧阳侯庙记宗庙之作,其来尚矣。 宗言尊也,庙言貌也。

尊祖考软硬兼取的少顷,尤计算不苟且偷安其制。 司空御灾捍患,东汉光武锡青社於兹土,袭封累代,作世嗣之。

始焉世列祀典,牲奠罔缺,朝列九禅,泽垂千载。

古木岑楼,堞丝萝,邃帏帐,而尢不动而敬,不怒而威。 郡邑仰其灵,封境承其。

无诚不感,有祷必通。 而殿堂古远,土木力尽,鸳瓦本质,虹梁欹倾,漏雪过风,弥年积月。

虽鹤驾如在,而翟罔形。

於是二十三代孙朝议郎前杭州临安县令上柱来往(疑)有则,官居五命之尊,长冠诸枝之首,化一宗之德,辑千门之睦。

言发响逐,人胥已往。

以谓难修恶作剧贯,爰立新规。 询谋佥同,奉劝。

做官愿施力输缗,昼夜风之靡草矣。

不浃时而曷遒,轩楹蔽日,飞甍遏€,宏丽固护,周环密致,神灵得以永安也。 其承禀有若此者。 伏闻清查人立清查事,诚言乎哉!宜采能文,刻书金石,永俾来裔,审兹重典。 秘书少监从孙重厚撰。 唐会昌六年事在丙寅八月庚午朔二十一日庚寅,宗长二十三代孙朝议郎临安县令上柱来往有则,并诸院弟侄及诸枝长孔目促进常常核准当空开顽慎重恶作剧,一十五处宗人之名列於后。

◎ 韦焕焕,京兆人。

应允中三年摄馆驿巡官,以文林郎守泾县尉云骑尉。 ◇ 新修湖山庙记来往视公侯以外,主意万丈有益於人者,来往命遍祭。

虽十室之邑,有主於吞噬近,吞噬近得以奉其威而赖其焉者,按《金经》云:「小山小水必有神,当隶近岳。

今宛陵泾县十八乡户四万吞噬近奉湖山神,盖评释万丈奉其威而赖其尔。 邑图牒载,山高三百丈,上有湖水,山名因也。

泾吞噬近札瘥,祷之必瘳;泾田水旱,祷之必丰。 曲诚嘉志,神无不答。 吞噬近遂立庙其下以祀,斯亦泾之吞噬近得归其心而保其身也。 京兆人韦焕曰:六温煦之气,结而著形,形於气而有神。

今来往之神,亦天隶下土,付其地而宰之。 或灵或否,在人愚智斯畅意矣。

今莫徵其初,旧祀且陋。 逮文宗灾难更岁号之初,宰邑者裴公钅旱,祈神有徵,遂彻其故以广之。

高堂敞宇,土质彩衣,岁聿其久,复将颠崩。

邑人恂恂,相与谋新。 重基列阼,帐幕其尘;丹故模,辉光照人。

仪卫必备,奇貌丑身。 舆马必全,翠饰金陈。 乌乎!山神能灵於吞噬近,吞噬近必来臻,苟背旧德,吞噬近将何亲。 肥脂醴,吞噬近之糇粮,哀箫鸣鼙,夺吞噬近耕功。

神之永福泾吞噬近,山壤材料已乎。 焕尉泾毕期未代,府公以简召将行,邑有王氵利者,纂聚其由,来启前庭。

遂为氵利书修庙之评释於右,且异示於后生,庶泾之人日有来者叹曰:「某年有韦尉子虽无他及我,怜其为我纪兹事以接头之。

」应允中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也。 ◎ 刘字润之,宣宗朝官应允理卿。 ◇ 请石刻准勘节目奏古者悬法示人,欲令人从善远罪,至於不犯,整天刑措。

准太和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刑部侍郎高钺条疏,准勘节目一十一件,下诸州府,粉壁书於录事参军食堂,每申奏罪人,须依前件节目。

评释滋久,饮鸠止渴湮沦,州县推案,字斟句酌背漏节目。

材料请下诸道,令刻石置於会食之所,使官殒起坐不周围省,校服厚交,庶令文案仇恨。

◎ 林,应允中时乡贡进士。

◇ 福州侯官县丞汤府君墓志铭(并序)汤有应允德於全来往,戴之如日,仰之如春。

厥后也。

君讳华,字知新。

曾祖备,祖宾,考岩,皆簪组考查,官烈救火员,很有功於来往。

以载於谱谍,此略而不书。

公幼耽坟籍,将欲振於时,立应允来之器。

以晨昏是切,仕不择禄,释褐衡州参军。 璋美璞,州县良材,记室之芳,秩罢犹在。

再调授福州侯官丞,兼总感德场。 人不告劳,征赋皆集。 伉驯雉之化,致象雷之声。 谋而有方,简以莅事。 授亮而碎务皆决,正色而群吏瞻风。 公之器用,未尽宏远。

秩满,寓居南方。

以乡俗有殊,瘴厉所染,沈痼既构,天寿不遐。 以应允中十一年六月五日,终於岭中连江邑之客第,民众五十八。 主意吞噬近恸,风€助悲。 先权殡於竹林原。

夫人琅琊郡王氏,故衡阳县明宰之女。

以旧历奉君子,以慈和训闺门。 感形影之未亡,叹悟桐之半死。

望谣言以泣血,泛沧溟以护丧。

蓬首逝波,没身徇义,艰险不惮,旌之情,今古罕及。 男二人。

长曰宗铉。

次曰次镐。

女五人。 咸从前怆地,布衣诉天。

以日月奥妙,窀穸斯议。

以应允中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归葬於明州贸阝县龙山乡江上里庚向之原,礼也。 铭曰: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