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打瞌睡虫 见习死神系统

时间:2019-07-12 13:35   编辑:本站

打瞌睡虫 见习死神系统

船长和木吉微微仰着头一言不发,即使被捆绑压制也坚持挺直背脊,一副看不起土着的倨傲神色。 也许还有机会,还能再搏一把。

还活着的几个匪徒心理活动相差无几,都是刀口舔血枪林弹雨讨生活的人,同伴的死亡无法令他们有丝毫心软,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他们就不可能放弃。 多年的犯罪共犯生涯培养出的默契在此刻体现出来,埃尔文想知道木吉的目的,女巫们也很好奇,可就是没有一个人回答问题,但凡开口不是胡扯就是回怼。

“我呸”这大约是外星壮汉唯一会的炎木林词语,说的那叫一个六。 一口浓痰吐出落在乔尼脚边,要不是她退的快就中招了。

“我想你的同伴对女巫的脾气有误解。 ”重九斤同情的目光送给那位扫射杀死了好几个外星匪徒的壮汉。

乔尼年纪小长得可爱,可她的真灵可是一只能喷火的剑齿虎,发飙的后果非常可怕。

重九斤转开眼睛,就这么一扭头的功夫,外星壮汉握墙的双手已然烧黑碳化。

乔尼这把火烧的很有分寸,说了只烧手就真的只烧手。 从赎罪山离开的这段时间,乔尼的进步最大,任何一条术法咒文她都能一最快的速度掌握,偏偏还仇恨心强烈。

所以重九斤才让母爱泛滥的罗娜和她一起,就是担心这姑娘一个想不开就成为火烧天空水淹大地的灭世大反派。 炎木林虽然在末日边缘试探了许久,可努力努力还有的救。 为了维持大宇宙生态平衡,重九斤也是操碎了心。 “重同学,我知道你是为了副本可绑定名额自由来往的可能性,不希望炎木林灭绝,为日后有机会重返炎木林学习巫术和魔法做准备,未雨绸缪是极好的你不需要不好意思。 ”“......”重九斤再一次为自己曾经觉得死导可爱而深感后悔,全宇宙最不可爱的就是这家伙。

“好的,看破不说破,我明白了重同学。 ”死导沉吟半晌补充道“当然,那只是原因之一还有更深层次的追求。

”故意的死导一定故意的,这还不如不找补呢。

重九斤脸色阴沉了两分,别人可不知道她正在脑内对话,只以为是对这伙外形匪徒不满。

壮汉的双手被烧的碳化,他不可置信的盯着已经焦黑碳化的手臂,幻觉一定是幻觉,就和刚才他扫射敌人结果误杀了同伙一样,都是幻觉作祟。

忽然一阵风吹起,焦黑的碳灰被卷走拂过其他外星匪徒散落一地。

没手了,伤口还在流血,当霎时间的麻痹期过去之后便是钻心的疼痛。

剧烈的疼痛将壮汉从自我欺骗中带回现实。

“啊!”又是刺激的惨叫。 乔尼这姑娘越来越狠了。 这一次除了木吉和船长外还活着的星际匪徒都变了脸色,那绿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好几度,看着跟擦了粉底液的老黄瓜似的。

“你说话啊,为什么不回答我?”埃尔文执意想从木吉这里知道真相。

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他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如此大费周章。

重九斤顺着木吉和船长的视线看向天空,“你们在等什么?”话音刚落,木吉和船长的脸上闪过一丝欣喜庆幸。

村庄正后方的泥沼地陡然升起——一坨沾满泥浆,外壳黑糊糊挂着苔藓植物的圆盘状物体飞了起来,径自朝着村庄中心小广场飞了过来。 泥浆顺着飞行器向下流淌堪比异常一场泥浆暴雨。

木吉和船长反应最快,在飞行器现身的一瞬快速起身,身体猛地一震将捆绑的绳索挣脱。 即便是此刻木吉仍然没有完全放弃埃尔文,试图将他拽走。

“瞄准”“准备射击”即便是小型飞行器,相比起人类的体型也仍然是庞然大物,村子小广场上空被完全遮挡,霎时间陷入黑暗之中。

原来是在等飞行器。 一道接引光束落下,直直照向星际匪徒聚集的位置,没有绳索没有阶梯,一众星际匪徒竟然就这么凭空被吸了上去,眼看着就要回到飞行器中。 “这是一坨屎吗?”重九斤发自内心的感到疑惑。 因为忽然从泥沼中飞起来,连带着拖起来不少泥沼中的生物,一只巴掌大小的屎壳郎悬吊在一簇墨绿色根茎上随风摆荡,若是有高清摄像头大约能看见它惊恐滚动成球状的模样。

这是重九斤生前死后加起来见过最寒碜的飞行器。

再寒碜那也是飞行器,空投炸弹出现在半空中,两颗就足以将整个瓦尔基村彻底炸成废墟。

女巫们在第一眼的怔愣之后立刻回神反击,这时诺拉已经醒了。 一道风卷拔地而已,狂啸的风将炸弹卷到高空,轰然炸开。

紧接着星际匪徒们领略了使用冷兵器也能打到他们跪下叫妈妈的巫术和魔法到底有多么牛叉。 这伙星际匪徒若是在炎木林永恒之火熄灭之前意外坠落,想要屠杀一个村庄还轻松惬意的鸠占鹊巢好几个月不被发现是不可能的,巫师们分分钟教他们做个人。 在吉娅的记忆中,外公说过的那些故事里,许久以前的炎木林每座城池村落都有巫师们设计建造的防御法阵,能够预警暴风地震等自然灾害也能抵挡兽潮战争。 当飞行器被齐心协力的女巫们用风卷拽回泥沼的时候,外星匪徒们的心情是崩溃的。

这和想象中不一样,开局的顺利与此刻的狼狈形成强烈对比。 残酷血腥的现实教会这一伙星际匪徒一个道理,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未知星球的原住民,分分钟被血洗反杀。

飞行器刚升空不到三十米的高度就被拽下来了。 接引的光束消失,船长和木吉从半空跌落摔在泥沼中。

飞行器啊,重九斤盯着眼前被泥沼包裹看不清样式的飞行器,心里有一点点小遗憾。

死导提醒道,“重同学不用再想了,这是无法带回地球的,知识是可以随身携带的无价之宝,多学一些知识更加实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