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诗歌

举报沈阳市纪委监察委王辉

时间:2019-07-04 12:54   编辑:本站

举报沈阳市纪委监察委王辉

  沈阳市反贪局王辉身兼多角色,只为将假案办成铁案  法之阳光  :58  阅读12万  关注  像王辉这样的司法人员一旦归入新成立的监察委后,将会有多少人、有多少官员要经受其严刑考验  文/利律阳光  于洪区原政法委副书记白志刚涉嫌受贿一审(重审)案,于2018年3月9日及13日在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一个小法庭开庭审理,该案指控白志刚在2009年拆迁项目中分别收受动迁人华振某50万元、曹某5万元行贿款。

本案辩护人周泽律师、任星辉律师,出庭的还有助理律师王昊宸。

两天的审理,完成了讯问/发问、排非程序,期间证人华振某出庭作证,该案现休庭。

  本案辩护人准备相当细致而详尽,就诉讼程序及事实进行了全面发问,排非时则提交了谈话录音、病历、伤情照片等材料,巨细无遗地揭露了办案人员存在刑讯逼供、编造证据、胁迫证人等严重违法行为。

随着被告人、证人的当庭陈情,以及辩护人的娓娓道来,一幅幅办案画面在众人面前逐渐展开,给笔者印象最深的,则是本案关键人物、沈阳市反贪局检察员王辉的相关情节。

  检察员王辉是白案主要侦查人员,本案可以说是他亲自编导的一个活剧,为将案件办成铁案,他一人身兼多种职能,包括但不仅限于:  1,编剧、导演  本案两起受贿指控,包括犯罪内容、时间地点等细节,皆由张辉编剧并执导,进行录像之前,他会先对犯罪嫌疑人白志刚以及证人华振某进行讯问排练,为了让讯问录音录像有始有终,他会专门将人先带出审讯室、开始录像、再将人又带进审讯室;因为证人华振某不是专业演员,又不擅撒谎,故老是穿帮,于是一个片段甚至得来回折腾几次才最终录制成功,显见本剧导演颇有耐心。 即便如此,录像中仍然出现华某问王辉“是不是我这样说了就可以回去了”的提问。

  根据“剧情”需要,王辉还要不断修改剧本,比如将送钱地点从家里改为办公室。

为增强剧情可信度,他还要求白志刚再编一个“小一点的受贿事实”,可由于编造的人并不存在,于是两次改人名,最后在王辉的协助下“选中”了一位曹姓退休人员,原街道党委委员。

  2,演员  王辉倾情出演的是黑道全武行打手。

为了让华某、白志刚认可无中生有的行受贿“事实”,他亲自上阵刑讯逼供,比如拳打脚踢,给喝水但不让上厕所,尤其对证人华某,先后采取不给吃喝、不给吃药、罚深蹲2000次,左右开弓扇耳光、鞋底抽耳光,用矿泉水瓶碾压两胁,给其戴上头套后将头浸入墩布池脏水中呛水……可叹这王辉,身处白道中,却偏行黑道事。

  3,钦派安抚员自任保护伞  为巩固证人证言,王辉还专门请华某吃饭(当然,最终由“客人”华某买单),席上他以其他动迁户受处理或得到好处的鲜活例子,对华某进行威胁利诱,同时自告奋勇充当保护伞,声称只要华某不翻证,“我保你50年(人身、财产)平安,你剩余没拆的厂房不再拆除,你可以租出去,一年收十几万租金”,这样的承诺他还在办公室说过一次,他会保华某50年,他还有徒弟云云。

  看来这位王辉在当地影响势力还真不小,有心者可以联系联系,没准投靠后可受其荫庇呢。 王辉出具的一个“情况说明”称,其受领导指派对证人作安抚工作,也不知此威胁利诱性的安抚方式是否系领导授意,若真是上面的意思,那么内幕就更深了。

  此外,王辉办案中作过不少并没有兑现的承诺。

比如,他让白志刚再编一个小金额的受贿事实,说只给领导汇报用,不放进案卷;他跟华振某保证,指证白志刚的事到时会撤下来,往他办公柜里一放,这个事就过去了…….  本案还发生了王辉在原一审开庭前两天的凌晨五点跑到证人曹某家中对夫妻二人作笔录的奇事。

这种令人费解的勤勉,让人不禁思量他当时内心该有多么惶恐,结合当时证人华某已经翻证,笔者认为,他凌晨造访的目的是威胁曹某不得也翻证,曹某妻子笔录中那句“这事走到哪儿我们都认”的宣誓,估计让王辉长舒了一口气。

  以上简单列举未全面展示王辉的作为,笔者心里悄悄作了一个小小的前景展望:像王辉这样的司法人员,一旦归入新成立的监察委后,会有多少人,尤其是有多少官员将经受他的严刑考验……  审理中令笔者深有感触的,是证人华振某的人生感悟,他当庭陈述:自2016年6月他被迫再次翻证、诬陷白志刚后,突然出现右侧手脚不灵、脑梗现象,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我诬陷白志刚遭报应了。 于是他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作伪证害人了。

此番彻悟让笔者意识到,在中国重建有神信仰对于当今充斥不实谎言的言词证据界具有多么举足轻重的意义。 人民有了敬神信仰,才有敬畏心,以及,自我约束矫正的自觉性,如此,民族才会有希望。

  庭前庭后、庭上庭下,还有不少故事与情节,就不一一陈述了。 庭审至此进行了一小半,但愿笔者见证的是冤屈得雪进行时,案件开庭前沈阳新下的那场雪如今已完全消融,或许就是一个美好的预兆。